<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一四一三章 求不得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劍拔弩張的氣氛,也讓尼克弗瑞和娜塔莎警惕起來。

    后者更是下意識地摸向后背,隨時都可能拔槍射擊,盡管毫無意義。

    “我利用阿戈摩托之眼,看過過去和未來。但詭異的是,從來沒有你的身影。”

    “這很正常,我用至寶鎮壓了時間和空間,誰都無法在沒經過我的同意之下,回到過去或者前往未來。”

    混沌鐘雛形可不是說笑的,鎮壓世界,鎮壓時間和空間。

    或許很多人有莫大神通,回到過去,穿梭未來。

    但在“現在”,王簡有混沌鐘雛形鎮壓時空,就無法改變他的存在。

    現在混沌鐘雛形也才下品先天靈寶的等級,等級不高,所以也只能小范圍鎮壓。

    若是升級到中品、上品,乃至極品,連整個宇宙都能鎮壓。

    到時候,若是電影宇宙中會學著漫畫中那樣,世界被玩崩了就隨意修改時間線,恐怕就沒法完成了。

    混沌鐘可不是吃素的,鎮壓的就是“現在”。

    實際上要讓混沌鐘雛形提升等級,最好的就是吸收空間寶石和時間寶石。

    空間和時間,才是最混沌鐘最大的補品。

    奈何時間寶石阿戈摩托之眼在古一手上,正如她所說的那樣,現階段的多瑪姆才是最大的威脅。

    多瑪姆可是要吞噬整個星球,把這拉入黑暗維度。

    相比起來,滅霸只會滅掉星球上一半人口,怎么看都比多瑪姆好一些。

    就算被他成功了,地球到底還能留下一半人口,繼續發展就是。

    所以古一是不可能把時間寶石給他的,真要強搶,必定翻臉。

    說不定,現在的王簡,就已經是對方心里不愿接待的人了。若非他沒做出危害地球的事情,加上實力也是不弱,否則可能已經出手對付他了。

    至于空間寶石,倒也不是不可以拿到手里,但那需要謀劃,而且還得面對雷神托爾。

    王簡也不確定能否得逞,只能得過且過了。

    “我能感覺得到,你對我們是沒有惡意的。”

    “這很正常,我以前也是地球人。”

    尼克弗瑞沉聲說道:“神盾局會為你監控倫敦的情況,一旦出現狀況,第一時間告知你。”

    今天聽到的這些,已經徹底顛覆了他的三觀。

    這才明白,地球外的威脅,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若非他城府深沉,說不定早就崩潰了。

    即便如此,也是打擊巨大,恨不得立刻回去把神盾局清洗一遍,增強實力,以抵擋未來的危機。

    好在,神盾局也不是沒有反抗之力的。

    驚奇隊長的實力也是超凡,如果真有人敢對付地球,必定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只不過,驚奇隊長如今還在宇宙中維和,并不在地球上,未來恐怕不能讓她四處亂跑了,免得地球出現危機時卻剛好不在。

    實際上尼克弗瑞不知道,滅霸降臨地球的時候,驚奇隊長正好不在。

    否則的話,以那女暴龍的實力,說不得能錘爆那丫的。

    “多謝,我要的就是這個。”說到這,也不做隱瞞,“神盾局前局長亞歷山大-皮爾斯,就是九頭蛇這一派系的頭領了。”

    “怎么可能!”

    娜塔莎驚呼著,她覺得經過今天的談話,她的神經會無比堅韌。

    “事實就是這樣,而且你們神盾局的所謂洞察計劃,就是九頭蛇的計劃,為的就是擊殺有可能對九頭蛇有威脅的人類。一旦完成,或許,你這位神盾局局長也該消失了。”

    這么一說,似乎他王簡必定會成為榜單上的人物吧。畢竟只要是對九頭蛇有威脅的,都在名單上。

    復仇者團隊的那幾個,必定是其中之一。

    尼克弗瑞和娜塔莎都快要瘋了,兩人的臉色扭曲,不敢相信。

    他們想的,和王簡的不一樣。

    如果連前局長都是九頭蛇的人,而且還是大佬,那神盾局里到底有多少九頭蛇的成員?

    還有,這一派系是什么意思,難道還有另外的派系嗎?

    太多的疑問了,讓他們難以冷靜。

    王簡沒再說什么,只是看向古一法師。

    “古一法師,做個交易如何?”

    古一微笑道:“哦?你想交易什么?阿戈摩托之眼是不可能的。”

    “當然不是,格溫此前制造出生命藥劑。對生命力有一定的補充,還能增強一定的壽命。”

    “對我而言,這些已經沒了用處。”

    別說生命藥劑的效果不咋滴,就算很有效,對古一來說也沒什么用了。

    她的身體每況日下,如今大限將至,到底還是因為吸收了黑暗維度的力量,雖然增長了壽命,卻侵蝕了生命。

    再好的藥物都沒用,這是生命本質的問題。

    王簡嘆了口氣:“想來也是,生命藥劑必定只是療傷藥物。其他的,我也不知是否有效。”

    說著,取出一瓶蛟血酒和生命藥劑:“法師可以試試,或許能夠在一定程度彌補生命本質上的損傷。”

    古一看了看他,并未接過去:“你想要什么?”

    “吸收黑暗維度的能量方法。”

    “不可能!那太危險了。”

    這是古一第一次變了臉色,看向王簡的目光都有兇光在閃爍著。

    “法師放心,我不是自己要吸收,而是一件法寶。如果就算吸收,也不會對這宇宙造成任何影響。”

    “不用了,我是不會教你的。”

    這話讓王簡很無力,不過想想也是。連她自己的弟子都不教,就怕被黑暗維度的力量侵蝕了,何況是王簡。

    她哪會不知道黑暗維度力量的好處,可不是誰都是她,能達到她這等地步,意志何等堅韌。

    可其他人不行,一個不慎就會被侵蝕了。

    她知道王簡很強,或許正如他所說的那樣,不會被影響,但誰能確定?反正都只是他自己說的。

    以防萬一,從根源上斷絕才是。

    王簡嘆了口氣,心想果然還是不行啊:“那真是太遺憾了,不過這瓶蛟血酒和生命藥劑,算是我的禮物,法師盡管收好。”

    “多謝,最近這幾年我還能堅持,如果有麻煩,可以來找我。”

    古一法師沉吟了下,到底沒有拒絕蛟血酒和生命藥劑。

    剛才不收,只是不確定他的條件,免得造成既定事實。

    現在則是另外一碼事,性質不一樣。</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