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天空中的戰爭!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對方在青鹿嶺布置了大量的陷阱,墮馬坑,攔索,還使用了大量的鐵蒺藜,手法非常熟練、專業,完全阻斷了南下的所有道路。清除、填埋這些障礙,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

    “青鹿嶺兩旁,都是群山起伏,荊棘密布,樹木非常密集,有些地方戰馬根本通不過去,從兩側繞行,幾萬的軍隊速度會大為拖慢。而從另一條道路繞行,則還需要至少多花上半天!”

    “無論如何,他們抵達京師的時間都會大為延遲!”

    金佑石低著頭說著,最后一句話,仿佛有千鈞之力,說出“大為延遲”四個字,金佑石仿佛使勁了全身的力氣,臉色臉色蒼白,冷汗如雨。

    現在這種時候,大軍抵達延遲意味著什么,沒有人比金做法石更明白了。更重要的是,北庭都護軍“遇襲”,很明顯和他的信息偵查不到位有很大的關系。

    只是,就連金佑石又哪里想得到,對方居然會使用這種手段。從塞外到京師,一路蜿蜒曲折,何止數千里,他又如何能夠每個地方都偵察到?

    只是事實已經擺在那里,他脫不了關系。

    “這件事情與你無關!”

    就在大殿內一片壓抑的時候,鬼王的聲音突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唰,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一陣鏗鏘的腳步聲傳入耳中,下一刻只見鬼王突然大步走過去,猛的拉下了墻上的一塊幕布。

    霎那間,墻上赫然顯露出一張殘缺的大唐的軍事地圖來!

    地圖上還有很多地方一片模糊,并沒有精確繪制出來,但是許多關鍵的地方,早已描繪其上,栩栩如生。

    ——這一場“較量”涉及到從京師,到邊陲各個方面,東宮方面又怎么可能不繪制一張完整的大唐地圖?只不過相比起王沖那邊,東宮的地圖顯然還有些粗陋。

    侯君集打開那張地圖,幾乎一眼就集中到了地圖上,“青鹿峰”所在的位置,只是一眼,侯君集的目光一跳,眼神頓時變得凌厲無比。

    “我們中計了,三角缺口的兵馬已經在這里了!”

    侯君集伸出一根手指,指著地圖上青鹿峰的位置,開口說出的第一句話,就令眾人心中劇震無比:

    “沒有意外,從青鹿峰折返的另外三條路也已經被他們截斷。同時截然三條路徑,鋪設阻斷數萬兵馬的陷阱,——沒有八千多的人馬絕對做不到!”

    “我聽說當初怛羅斯之戰,烏斯藏和西突厥的聯軍總共數萬人馬,準備從后方偷襲,結果被異域王麾下的人馬阻擋了數天,寸步都難以前進,那名年輕的將領好像叫蘇寒山。金佑石,三角缺口的那名武將是叫這個名字嗎?”

    “是!”

    金佑石心中一震,連忙道。

    “就是他了!”

    侯君集衣袖一拂,淡然道。

    “殿下,恐怕要麻煩你聯系一下烏斯藏人了,拜托他們探查一下,沒有意外,三角缺口有相當的人馬都已經不在了。”

    “好吧!”

    大皇子遲疑片刻,點了點頭。在這場行動中,不管是大皇子還是侯君集,其實都不愿意借用烏斯藏的力量,畢竟,他們現在進行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但是現在,也不得不借用他們的力量了。

    “我一直以為我們要對付的僅是那個王家幼子而已,想不到他的麾下還有如此人物,通知張征,等他到達黃巾嶺的時候,改由這里前進。”

    侯君集說著,手指一伸,在圖上的一點,狠狠按了下去。

    眾人心中一怔,齊齊看去,只見侯君集手按的地方,乍一看是崇山峻嶺,但仔細看去,赫然是一條隱秘的峽谷溪流。

    那條峽谷溪流非常狹窄,而順著淺淺的溪流一路往南,整個峽谷的末端赫然直指牛頭關,那是大軍南下的最后一道關口。

    一剎那間,眾人心中劇震,立即明白了什么。

    “是!”

    這一霎那,金佑石心悅誠服。這一刻,對于眼前的鬼王,他心中佩服到了極點。

    噠噠噠!

    正在說話的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身后傳來,這急速的變化突然吸引了眾人的注意。一時間,侯君集、大皇子、金佑石、孟屠等人紛紛扭頭看了過去。

    “報!”

    就在眾人的目光中,一名金吾衛手持長戟,從外面匆匆闖了進來:

    “收到消息,異域王府那邊剛剛調了一千名全副武裝的鐵騎入府,這些人守護在王府周圍的各個地方,現在那里戒備森嚴,我們的人難以靠近。”

    “什么?!”

    聽到這個消息,大皇子豁然變色:

    “這個混蛋,好大的膽子,他居然敢明目張膽的征召鐵騎,而且是在天子腳下,他想做什么?!”

    一千鐵騎,而且還是全副武裝的那種,這不是個小數目。這也怨不得大皇子緊張,畢竟領導他們的可是王沖,以王沖表現出來的能力,這一千鐵騎在他手中足以發揮出一萬,甚至數萬鐵騎的威力來。在現在這種時刻,對于東宮來說,這絕對是一股令人忌憚的力量。

    “祝童恩,你帶幾個人去異域王府,我要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大皇子厲聲道。

    “殿下。”

    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孟屠上前兩步,壓低聲音,遲疑道:

    “按照朝廷的規矩,王沖是親王,而且有圣皇的特赦,豢養一群全副武裝的私人力量,完全在他的權限之內,我們沒有權力去阻止他!”

    孟屠的聲音一落,整個大殿內頓時鴉雀無聲。大皇子李瑛神色一僵,頓時滿臉錯愕。

    “另外,按照規矩,異域王府的那數百金吾衛還不算在那一千人之內,此外,異域王府還有動用車弩的權力,這些都是其他王爺所不具備的。”

    孟屠澀聲補充了一句。瞬息間,四周圍針落可聞,一片壓抑。

    不錯,王沖雖然不是什么皇室血脈,但卻是圣皇親封的親王,他的權力其實還在其他的親王之上,這一點,就連大皇子都無權干涉。

    另一側,就連鬼王都不由皺了一下眉,不得不說,王沖這番舉動讓他有些意外,短時間內,侯君集也看不到他的目的和深意。

    “傳我命令,嚴密監視。另外,金佑石,清剿計劃,我只給你三天時間,無論如何,你都必須做到,否則的話,自己提頭來見大皇子吧!”

    侯君集道。

    “是!”

    金佑石冷汗涔涔,連忙躬身道。

    “嘩啦啦!”

    只是片刻的時間,羽翅振動,無數的信鴿、海東青、鷹雀從東宮中飛出,鬼王的一道道命令也跟著迅速傳了下去。

    ……

    異域王府。

    唳!

    距離地面數千米的高空中,伴隨著一陣凄厲的尖唳,一只碩大的巖鷹在七八只鷹雀的攻擊下,悲鳴一聲,身體一僵,從空中筆直的墜落下來,啪嗒一聲,砸落在異域王府的房頂上,然后連同屋頂上的碎瓦落在地上,血肉模糊。

    在這只巖鷹的身上,至少有十多處鳥雀啄擊的傷痕。

    “啪嗒!”

    而只不過眨眼的時間,又是一只巖鷹從空中墜落下來。

    在過去的十二個時辰里,異域王府上空的鷹雀大戰不但沒有消減,反而越發激烈。這種鳥雀的奇觀,早已吸引了周圍無數京師百姓的注意,然而一隊隊站在四方的城衛軍和城防司,又讓他們望而卻步。

    “王爺,情況非常不妙,我們已經派出了所有的鷹雀,包括鷹王都已經派出去了,但是對方的鳥雀卻是源源不斷,有增無減。另外,對方的目的似乎意在封閉我們整個異域王府所有的消息,只要飛出王府,必然就會被截斷。照這樣下去,我們和各個地方就會完全失去聯系。”

    院子里,張雀站在王沖身旁,仰望著天空,憂心忡忡道。

    這是大唐京師中的第一場空戰,規模之大,史無前例,盡管已經傾盡全力,但是眼前的處境卻沒有絲毫改變,反而越發惡劣了。

    王沖站在院子里,一動不動,那一陣陣凄厲的鳥叫聲此起彼伏,不斷在耳邊響起。而每隔一段時間,便有一只鳥雀墜落在王沖身邊。

    王沖眼眸微閉,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準備好了嗎?”

    突然之間,王沖開口道。

    張雀神色一愕,正在詫異間,突然一個聲音從身后傳來:

    “王爺,一切已經準備妥當!”

    聲音未落,程三元一身甲胄,從后方的陰影中走了出來,而在他的身旁,則是一張年輕,卻又仿佛經歷過風霜的臉龐。

    “陳不讓!”

    張雀先是一怔,很快辨認了出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明明在軍中的陳不讓,居然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一剎那,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準備吧!”

    王沖揮了揮手。

    鏘鏘鏘,下一刻,就在一陣清脆的腳步聲中,一隊全副武裝的甲士突然踏著整齊的步伐,從異域王府魚貫而出。這些甲士每一個都是身軀挺拔,氣勢威嚴,更重要的是,他們每個人肩上都背著一張半人高的金屬大弓。

    “準備!”

    隨著陳不讓手臂一揮,一聲號令,下一刻,五十多名甲士全部屈膝半跪于地,同時反手一抓,取過后背的金屬大弓,然后右手一抓,每個人手中至少都抓了五六支利箭,就在一陣軋軋的聲音中,所有的弓箭全部對準了空中密密麻麻的鷹雀。

    所有人就像定格在那里,一動不動。

    這一系列動作,干脆利索,而且整齊劃一,就宛如一人般,顯示出高超的訓練。

    “放!”

    一聲令下,數以百計的利箭,有如奔雷掣電,瞬息間破空而出,射向無盡的高處。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