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73章 這家店絕對有問題!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先生,你看,妹子都在這里呢,您要選哪一位?”拉董飛進來的女人指著坐在墻邊椅子上的姑娘們問董飛。

    而那些姑娘也都是面帶微笑齊聲地向董飛問好:“先生您好!”

    現在是白天的緣故,所以,這里壓根就沒有客人。

    董飛看了一下這些年輕姑娘,他心說,她們看上去也不像是被非法禁錮的呀?

    最起碼,他看不出來這些姑娘臉上有苦澀和悲傷的情緒。

    那被軟禁綁架的少女究竟在哪里呢?

    董飛看了一眼拉自己進來的女人,問:“你們老板呢?”

    “啊?你找我們老板干嘛呀?”這女人一愣。

    “找他有點兒事。”董飛說。

    董飛是想找到這店的老板,然后丟一張傀儡符過去,直接逼問老板店里的隱秘事情,然后或許就可以把被軟禁的少女救出來了。

    “我們老板沒在,不過,老板娘在。”這女人吃吃笑著說道。

    “那也行,你們老板娘在哪里?”董飛看了這女人一眼,說道。

    “我們老板娘在廚房做飯呢,要不,你等一下,我去問問她愿不愿意見你吧。”這女人對著董飛拋了個媚眼說道。

    “行!”董飛點頭。

    “那先生您先坐一會兒。這年頭,我是真不知道,出來找妹子還有人喜歡找老板娘的。嘻嘻!”女人笑著就往里面走去。

    董飛就發現,這房子別有洞天。

    這外面看上去不大,但是,后面有一道暗門,打開之后,就可以看見,后面有一排的小房子,像排得整整齊齊的鴿子籠。

    這女人走過長長的走廊,再推開里面另一扇門,竟然又露出一個院子,院子后頭有一棟小樓。

    這還真的是曲徑通幽,柳暗花明啊。

    董飛知道,上世紀90年代末到2000年初這一段時間,國內的皮肉買賣被控制得并不嚴。

    那個時候,滿大街的足浴店和按摩房,其實都是低端皮肉生意店。

    其中藏污納垢涉及到眾多治安問題。

    董飛心想,看來,這家店沒準真的是有大問題啊。

    “先生,你找我們老板娘干嘛?”董飛正在想著,一個坐在墻邊的看上去臉上還很是青澀的妹子開口問道。

    “找她有點兒事。”董飛說道。

    “你不是過來玩的嗎?”這妹子又問。

    “當然是,想玩,不過,我首先得解決一個問題。”董飛含混地說道,他看了一眼這妹子,問她,“你今年多大了?”

    “你猜?”妹子掩口輕笑。

    “有18嗎?”董飛直接問道。

    “嘻嘻!我今年17歲。”妹子嬉笑著對董飛說道。

    17歲?

    我的天啊,還真的是好小!

    董飛今年也已經19了呢。

    “你是哪里人?”董飛再一次問這妹子。

    “我是徽省人啊。”妹子說。

    “怎么會來到這里,又從事了這一行呢?”董飛決定向這妹子了解一點情況。

    “是一個鄰居姐姐幫我介紹工作,說有個工作既輕松又掙得多,我就跟著過來了。然后,就做了這一行啊。”妹子說道。

    “你做了很久了嗎?”董飛再問。

    “剛剛有半年吧。”妹子說道。

    “覺得掙的多嗎?”董飛見這妹子很喜歡聊天,所以,他索性就放開了問她。

    “還行吧,一個月總能掙個三五千的,我很知足了。”妹子說道。

    “那你來的時候知道自己是要做這個活嗎?”董飛再問。

    “我不知道啊,來了不就知道了嗎?”妹子笑著說道。她笑得很單純,似乎覺得做這一行也很正常一樣。

    “你知道了之后,就愿意做這個了嗎?有人強迫你不?”董飛追問。

    “先生,你夠了啊!我覺得你問得太多了!你到底想干嘛?你是記者嗎?你想暗訪還是咋地?”妹子還沒回答呢,門口站著的一個女人忽然對著董飛厲聲說道。

    董飛看了這女人一眼說道:“我不過是隨便聊聊,這個有問題嗎?”

    “哼!我覺得你很不正常!你玩就玩,哪來那么多磨磨唧唧的話?你到底玩不玩?不玩馬上離開!”這女人不耐煩地說道。

    看來,這女人應該是這店里的監工一類的角色了。

    “玩!我當然玩,我給錢還不行嗎?”董飛從身上直接摸出來三百元遞向那個女人,“我要她們都陪我聊天!”

    “只是聊天?”女人一把將董飛手里的錢給抓了過去。

    “是啊,不行嗎?”董飛笑道。

    “行!當然行!我看你是不是不中用了啊?不中用你可以用手用嘴啊!別一個勁的問那些沒勁的話,行嗎?”女人很是不客氣。

    嘲笑一個男人不中用,這是很惡毒的話了。

    不過,董飛懶得跟她一般見識。

    他又看向剛才的那個小姑娘,說:“我出了300塊包了你們6個人半個小時,你們每個人能拿多少錢?”

    “我不能說,這是我們的商業秘密。”小姑娘這會兒卻是不說話了。

    董飛一眼就看出來問題癥結所在。

    是門口的那個女人在用凌厲的眼神看著那小姑娘。

    董飛聳了聳肩,看來,自己想要再問點什么,也是不大可能的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剛才去找老板娘的那個穿小吊帶的女人回來了。

    那女人笑嘻嘻地說道:“帥哥,你是要找我們老板娘,對嗎?”

    “對。”董飛點頭。

    “那你跟我來吧。”小吊帶對董飛擠擠眼,說道。

    “好!”董飛就起身跟著小吊帶往里頭走。

    如此穿過兩道暗門之間的一條長長的過道,董飛就走到了最里面的那個院子。

    這院子不大,只是個小小的天井。

    兩面都是足足有一丈多高的圍墻,墻頭上還有碎玻璃渣子。

    董飛跟著那個故意走得像風擺楊柳一般妖嬈的小吊帶走進了小樓。

    一進小樓,他就聞見了濃郁的飯菜香。

    小樓的客廳挺大,擺著兩張長條桌子,看得出來,這是吃飯的地方了。

    小吊帶直接走進了一樓的廚房。

    董飛也跟了進去。

    董飛看見,一個一身白肉,豐腴得整個兒顫顫悠悠的女人穿著一條黑色的連衣裙正在煤氣灶前炒菜呢。</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