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堯舜之君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先是坐了馬車,到了一處地方與弘治皇帝會合。

    弘治皇帝果然是一身便裝,方繼藩見了陛下,一陣苦笑,最近陛下的惡趣味有點重啊。

    可他能體諒弘治皇帝的心思。

    體察民情嘛,說到底,還是被自己帶壞了。

    弘治皇帝顯得心情不錯,他和方繼藩同車,每每方繼藩和弘治皇帝同車的時候,他都能看到,蕭敬一臉幽怨的眼神。

    弘治皇帝坐在車里,他淡淡的道:“朕記得,你的門生唐寅曾有奏疏,厲數過衛所制的不合理,朕當時,不以為意,今日……倒是想要親見。”

    方繼藩笑吟吟的道:“伯虎這個人,在寧波帶兵,自是看不慣,內陸衛所的習氣。”

    弘治皇帝便沉默不言了。

    此次去的,乃是永清左衛,永清左衛在京里并不起眼,此前,他們只拱衛京畿的外圍。

    只不過……隨著新城的開發,這永清左衛,卻因為距離新城頗近,反而變得重要起來。

    車馬很快抵達了永清左衛的地盤,這里和尋常的農莊,沒有太大的分別,放眼看去,是連綿無盡的麥田,似乎到了收割的季節,無數衣衫襤褸的人,在收割著麥子。

    這都是軍田,弘治皇帝坐在馬車里,一路至永清衛的大營。

    只是那大營,早已殘破了,營門前,也沒有人守衛,只一個老軍卒,搬了長凳在此。

    弘治皇帝下了車,方繼藩隨即跟了下去。

    他猛的想到,好像自己才是欽差,弘治皇帝不過是自己的隨員,便又乖乖的走到了前頭,一個眼色,便有禁衛上前,朝那老軍卒吼道:“齊國公欽命奉旨來巡營,人呢,人都在哪里?”

    “啊……”老軍卒一愣,瞠目結舌了老半天。

    “巡營,為何不早說,陳指揮使還在家呢?”

    方繼藩便上前:“他家在哪里,讓他給我滾過來。”

    “……”老軍卒是聽說過方繼藩的大名的,嚇得面如土色:“這……這……在新城。”

    新城……

    方繼藩咬牙切齒:“那同知呢?”

    “指揮劉同知,也在家呀。”老軍卒戰戰兢兢的道:“要不,卑下去喊他?”

    方繼藩回頭看了弘治皇帝一眼。

    弘治皇帝懵了。

    武官們……根本就不在營里。

    方繼藩瞇著眼:“他們幾時會來營里?”

    老軍卒嚇得身如篩糠,不敢說。

    方繼藩便厲聲道:“你們的指揮厲害,還是老子厲害,瞎了你的狗眼,不知道我方繼藩是誰嗎?”

    “說,說……”老軍卒嚇尿了,方繼藩三個字……真聽說過:“一月會來兩趟。”

    方繼藩便左右四看:“士卒們在何處?”

    老軍卒踟躕道:“都去收麥子了。”

    方繼藩道:“這營里只有你?”

    老軍卒道:“卑下腿腳不便,上官憐惜卑下,讓卑下在此看門。”

    方繼藩不禁道:“平時營里幾日一練習,幾日一操?”

    老軍卒似乎覺得有些不對味了,可看著一身蟒袍的方繼藩,居然出奇的順服:“三五月吧,兵部來人的時候。”

    方繼藩還要問,回過頭,卻見弘治皇帝已是拉著臉,轉過身走了。

    方繼藩已是顧不得老軍卒,忙是追上去,低聲道:“陛下,這……不去營里了?”

    弘治皇帝抬頭看著這炙熱的太陽,下車之后,其實他已是汗流浹背了,只片刻功夫,便覺得身子有些吃不消。

    弘治皇帝道:“還去營中做什么?”

    方繼藩尷尬笑道:“是,是,陛下真是圣明哪。”

    弘治皇帝怒道:“再說圣明,切了你的舌頭。”

    方繼藩頭皮發麻,知道弘治皇帝又動怒了。

    蕭敬站在一旁,面帶微笑,心里嘀咕,你方繼藩也有拍到馬腿上的時候。

    方繼藩頓時,拉起臉,振振有詞的道:“哪怕是切了舌頭,兒臣也要說,陛下圣明如堯舜,禹湯不能及!”

    弘治皇帝:“……”

    他臉色溫和了起來,看著一臉悲壯的方繼藩,露出苦澀的笑容,他拍了拍方繼藩的肩:“哎……”

    蕭敬:“……”

    蕭敬有點懵,此刻,他心里笑不出來了,這方繼藩……真的神了。

    弘治皇帝打起了精神,方繼藩的話,給了他幾分溫暖。

    或許……這真的是出于方繼藩的肺腑吧。

    他是自己的女婿,當初……也是朕,看著他長大的,那時候……弘治皇帝心里想,那時候,他才十一二歲呢,一臉稚嫩,在他的心里……或許……朕就是圣明的。

    一念至此,弘治皇帝心里,有了幾分漣漪,他背著手,不錯,在孩子面前,那就圣明給他看看。

    迎著弘治皇帝溫柔的眼神,方繼藩道:“陛下,接下來……我們……是不是……”

    弘治皇帝道:“四處走走。”

    “遵旨!”方繼藩恭順的道。

    說著,弘治皇帝先行,蕭敬想追上去,弘治皇帝卻朝方繼藩招手:“繼藩,你到跟前來。”

    “噢。”方繼藩將蕭敬推到一邊:“讓一讓,別擋道。”

    蕭敬面帶笑容:“好的,好的,齊國公,您先請。”

    眼神……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婦。

    一路……漫無目的的走。

    弘治皇帝已是渾身熱汗,臉色顯得有些蒼白,太酷熱了,他深深的呼吸,一面道:“這還是衛戍京師的衛所,天下其他的衛所,一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方繼藩想了想:“是的。不過,倒有不少軍戶,隨家父出海去了。”

    “難怪……當初倭寇肆虐,如入無人之境了。”弘治皇帝的話,顯得平靜,他似乎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看來,不是倭寇兇殘,也不是,他們有什么了不起,追根問底,是根子爛了。”弘治皇帝居然微笑:“繼藩你怎么看呢?”

    方繼藩道:“世上沒有不變的成法,太祖高皇帝在時,這一套,是有效的,那時剛剛平定天下,國家需要安養生息,只是……”

    弘治皇帝點點頭。

    很快,便到了營地附近的田埂處,這里,無數軍戶正在搶手著麥子。

    一個老漢,手持著鐮刀,上身赤裸,露出的皮膚,被曬得如黑炭一般。

    這老漢年紀顯然也不小了,見有人來,只瞄了一眼,繼續收割。

    弘治皇帝只背著手,站在一旁看。

    天氣酷熱的不行,片刻之后,弘治皇帝的衣衫,便已濕透了。

    蕭敬忙是去附近,取了冰涼的清泉水奉上。

    弘治皇帝搖搖頭:“去問問繼藩喝不喝。”

    方繼藩不客氣,一把搶過蕭敬的水,咕噥咕噥便一口喝盡:“好喝,再去取一盞來。”

    “這是陛下喝的。”蕭敬不禁道。

    弘治皇帝卻依舊佇立,足足凝視了小半時辰,他已吃不消了。

    建弘治皇帝不吭聲,其他人哪里敢說話,都耐心的等候。

    此時,那老漢終于受不住了,方才放下了鐮刀,奇怪的看著這田埂中數十個奇怪的人。

    想了想,他到了田埂處來,行了禮:“不知諸位老爺……”

    他一看方繼藩所穿的蟒袍,就覺得不一般。

    方繼藩笑呵呵的道:“你繼續割啊,我們在此看著,不妨礙你。”

    老漢:“……”

    弘治皇帝瞪了方繼藩一眼,卻道:“給他一點水,再取點吃食來。”

    “啊……”老漢一愣。

    便見有人從包袱里取出幾張餅,盛了清泉,送到了老漢面前。

    老漢倒是沒有客氣,雖是顯得遲疑,卻忙是千恩萬謝,接過了餅,舍不得吃,卻是收起來,只喝了一口水,放在口里咂巴咂巴著。

    蕭敬忍不住道:“賜你餅,你藏起來做什么?”

    “回去給我孫兒吃。”老漢道。

    孫兒二字,像是觸動了弘治皇帝的心事,他笑了:“我也有孫兒,今年已有十歲了,個頭不小。”

    老漢道:“貴人的孫兒定是不凡。”

    弘治皇帝似乎被這不凡二字所打動,面上帶著笑容。

    那個小家伙,文武雙全,當然不凡,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過于沖動,當然,這是少年人當有的樣子。

    弘治皇帝笑道:“不知老漢高姓大名。”

    “小的叫高老和。”

    高老和……

    這名字,倒是挺稀罕。

    弘治皇帝道:“這樣的天氣,真是酷熱啊,若是下一場雨就好了。”

    高老和卻是樂了,咧嘴,露出了黃牙:“這可使不得,若是突然下一場大雨,麥子來不及收,是要爛在地里的。”

    弘治皇帝一愣,隨即,啞然失笑:“來,坐下說話。”

    他說著,也不避諱,大喇喇的坐在了田埂上。

    高老和卻不敢坐,只蹲下來:“貴人們來此……”

    弘治皇帝道:“路過此地,只想來看看,這是永清左衛吧,這里比鄰京師,真是個好地方啊。”

    “這是當然。”高老和連連點頭:“算起來,也是天子腳下呢。這些年來,雖不是風調雨順,世道卻是太平,托朝廷的洪福,大家伙兒,總算過了幾年安生的日子。”

    弘治皇帝笑了,當然,他沒有被這太平安生的日子所觸動。

    若這便是太平安生的日子,那么……這所謂的太平盛世,實在太不值錢了。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