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五百六十六 本能的選擇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呵呵。”薛城尷尬笑道,這倆詞據說是化解尷尬的萬能詞匯。

    噗通——

    坤瑞也跪了,反正閨女也打擾前輩兩次了,而且對于自己來說,跟著這樣一位前輩結束自己的做任務散修生涯也是不錯的歸宿,做了一百多年浮萍一般的任務生涯,他也累了。

    “前輩,我們父女愿意拜入您的門下,終生為您效力!”坤瑞鄭重道。

    一路觀察,這位老司機品格和做事都不錯,與自己的老管家留塵有的一比,但留塵的性格還是有些耿直,適合主內,而這位老司機,性格內剛外柔,處世圓滑而不失風骨,做靈瓏派的外派業務代表、主外很不錯,靈瓏派很需要這種能夠做事的人。

    畢竟要從小培養的勢力,還需要很多年才能養出可堪用的人才來。

    薛城想了想道:“呃,我們靈瓏小店現在也確實缺人手,但我們秉承寧缺毋濫的原則,我個人也做不了全部的主兒,是不是接納你們進靈瓏小店,還需要我們掌柜考察過才行。”

    “靈瓏小店?!”坤瑞驚憾詫異,“前輩是靈瓏小店的人?”

    薛城想想自己的在青固鎮杏林古苑的待遇,嘆口氣道:“唉,我是靈瓏小店的閑雜人。”

    坤伶道:“可是據我所知,靈瓏小店與北風集團都是誕龍山的勢力,我們這次青陽溝的任務就是從北風集團接的,前輩您怎么還接自己家的任務?”

    薛城一臉不耐煩的往事不堪回首:“都說了,我是靈瓏小店的閑雜人,因為沒事兒干,所以也沒有錢,所以只好接任務掙點零花錢了。”

    坤瑞能夠抓住問題的實質:“前輩,若是我們通過了靈瓏小店掌柜的考察,就能拜入您的門下?”

    “沒錯。”

    坤瑞立刻呯呯呯下地上磕了九個頭:“見過前輩,我父女定然努力通過考驗,成為前輩門下。”

    坤伶不解道:“可是我是想拜入前輩門下的,不想拜入靈瓏小店的……”

    坤瑞已經一袖子把閨女的頭給按在地上磕頭了。

    父女倆磕完頭,寒山上來施禮道:“前輩,在下也是一介散修,若是靈瓏小店肯于收容,在下也愿意加入,成為靈瓏小店一員。”靈瓏小店的靈瓏美食如今可是風頭正盛,雖然說與摩瑪洲仙廚的比賽可能會輸,但在東華洲依然排第一的。摩瑪洲的仙廚們遲早會走的,到時候東華洲飲食行業還是靈瓏小店的天下。

    薛城擺擺手道:“人力資源部不歸我管,等回到青固鎮,讓我們的靈瓏小店的總經理兼人力資源部部長考核你們吧。”

    寒山施禮謝過,將一片靈力烤趣味菇放進嘴里,剎那間,他的眼睛亮了,然后,“哞——”學了一聲牛叫,身體像牛一般跳躍了一下,甩了甩屁股上不存在的尾巴。樣子實在憨態詭異。

    坤伶好奇:“寒山道友,你這是做什么?”

    寒山立刻打坐運行了一圈功法,坤伶等得都要長蘑菇了,寒山才結束行功,站起來沖薛城噗通就跪下了:“多謝前輩賜予神食,寒山愿意拜入前輩門下,此生追隨前輩!”

    吃過靈瓏點心與不吃,對靈瓏小店的向往程度是截然不同的。

    薛城虛扶一把道:“行了,你跟坤瑞父女一般,等通過了我們靈瓏小店的考核,就可以正式加入靈瓏小店了。”

    “謝前輩!”寒山又重重磕了幾個頭,才起身回答坤伶的問題,“坤伶道友,前輩剛才給我的趣味菇是妖屬性的,美味無窮,但還有一個功效,其中的妖氣已經經過前輩的方法改造,雖然在下無法吸收,但在身體中協助在下疏通經脈后訓練了肉身強度后,又對在下毫無損傷地散逸出體外。在下從這一片趣味菇中收獲大大的裨益,勝過在下苦苦修煉十年!”

    坤伶滴靈靈道:“我還以為只有我吃了靈氣屬性的烤趣味菇有收獲,原來妖氣屬性的也會有這么大的好處!”

    她望著自己手里的剩下的一塊烤趣味菇,非常想吃,又怕吃到了像自己老爹吃到的,最終爆出一口魔氣來,簡直像嘴巴里點燃了一個鞭炮一般。

    坤瑞看到閨女的猶豫道:“別看我吃的是魔氣屬性的趣味菇,我照樣地得好處了,魔氣在嘴巴爆開的瞬間,我有了一瞬間的頓悟,悟出了法術的戰斗爆發力的運用。”

    寒山:“這么大的好處!”戰斗拼的就是生死一瞬間,但一瞬間的爆發力可不是好掌握的,能夠得到這樣的頓悟實在讓人羨慕。

    三人也不說話了,毫不猶豫的將手里剩下的一塊趣味菇吃了下去。

    三人各自去收獲自己的好處了,薛城扭頭一看,小精靈已經進入修煉模式了,簡直是個爭分奪秒的修煉狂人。

    薛城本來想把他們先送出青陽溝,自己再探索一番,但看現在的情況,這四人怕是不愿意先出去的。

    反正時間充裕,索性帶著他們再探索一段時間。

    薛城揮手將陣法收起,帶著四人繼續向前探索。

    ……

    一個月后,五人收獲滿滿,走出青陽溝,期間雖然經歷了與其他修者的摩擦沖突戰斗,但總體來說有驚無險沒吃虧。

    薛城一走出大榕樹范圍,恐獸就跳過來賣萌。

    薛城掏出一塊靈瓏烤趣味菇丟給它道:“進去的人都出來了嗎?”

    恐獸掰著爪子計算:“進入了二十三個,出來了一二三四……”數到六的時候,它的大爪子指向薛城幾人,“七**十十一,嗯,一共出來了十一個。”

    也就是還有十二個人至今兩個月還沒有出來。

    回想青陽溝的危險狀況,至今還沒有出來,若非有大機緣,就是兇多吉少了。

    “出來的六個人呢?”薛城問恐獸。

    恐獸轉身帶著他們外走去,一個草窩窩里,橫七豎八躺著六個人,草窩窩外面還坐著兩個,有種喪失勞動能力的殘疾人曬太陽的既視感,但青陽溝正值梅雨季節,太陽真心不好曬。

    薛城:“大家這是咋的了?”

    眾人看到薛城,如同見到親人長輩一般,頓時眼淚汪汪,嘴眼歪斜、手腳哆嗦、各種抽搐,簡直像凡人中最常見的血栓老年癡呆患者一般。

    薛城五人搞不清情況,一頭霧水。

    坐在草窩窩外面的兩人,閔米和那位精力旺盛的結丹女修王晟剛要開口解釋,猛然看到薛城頭頂上的化烏瓶和魔性玫瑰,連連暴退、大驚失色:“魔族至寶!”

    草窩里的人看到薛城頭頂的東西嚇得直接暈過去了兩個,實在是魔族至寶兇名赫赫。

    東華洲修真學校里的必修課《南軒星各族寶物鑒賞》中就有一章專門介紹魔族至寶魔性玫瑰的。

    不像人族修士的法器那樣是煉制出來的,魔性玫瑰天生地長,其上散發至純的魔氣,普通修士沾之必死。

    面對魔性玫瑰,化神修士都要避其鋒芒,總之就是非常厲害,非常牛逼的存在。

    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魔性玫瑰不像修士的法器,可以永久流傳、代代相傳,魔性玫瑰會隨著認主的修士隕落而消散。

    更值得慶幸的是,魔性玫瑰十分罕見,目前南軒星流傳的歷史上,出現的魔性玫瑰一共不超過十數。

    而最值得慶幸的是,目前的魔族,沒有魔擁有魔性玫瑰,也就是說,南軒星沒有魔性玫瑰。

    如果魔族有魔性玫瑰的話,魔性玫瑰又落入化神魔修小丫手里的話,魔族的實力會瞬間大漲,力壓其余各族,成為南軒星的霸主,到時候恐怕南軒星就不能叫地球,更不能叫南軒星,而會叫小丫星了。

    現在,所有的慶幸都將化作無有,因為疑似魔性玫瑰的東西出現了!

    草窩窩里沒有嚇暈的三個修士盯著薛城的頭頂,瞳孔放大、渾身哆嗦。

    閔米:“前輩,除了我,大家都受傷嚴重,請您放過大家!”

    王晟:“你是魔修?難怪恐獸都被你給忽悠住了!”

    薛城:“恐獸怕魔修嗎?”

    王晟:“沒聽說。”

    薛城:“……”所以你這是什么邏輯啊喂!

    閔米大著膽子走到薛城面前,擋住病殘缺心眼的眾人道:“前輩,王晟前輩舍己救人受傷,這些道友也是從青陽溝逃出來的,受傷嚴重,請前輩放過他們,若是……若是您有什么吩咐,在下愿意供前輩驅使。”雖然很害怕,但閔米還是挺身而出,護佑傷員。

    薛城無語道:“干嘛求我放過他們?我為什么要殺他們啊?”

    閔米:“您……您是魔修啊,看到弱小修士落單,難道不是會欺負一下的嗎?”

    薛城鼻子噴氣:“難道東華洲的修真義務教育把你們洗腦成傻子了?青固鎮也駐有等待青固鎮世界開啟的修士,難道你覺得他們都是見人就殺的瘋子?”

    閔米驚喜:“難道前輩不殺我們?多謝前輩!我們南軒星各族是一家,魔族也是我們人族的好朋友,以后我們走到哪里,都會向人宣講前輩的仁慈,以及魔族也是非常友好的。”

    薛城:“那倒沒必要,因為我本來就不——是——魔——族!”面對這群二貨,她也是無語了。

    王晟:“閔米,不要聽那魔頭巧言令色,不是魔族,魔性玫瑰怎么會與她靠近?她怎么能與魔性玫瑰接近?”

    薛城從自己頭頂上將化烏瓶取下來道:“你們叫嚷了半天魔性玫瑰了,可曾感受到一絲魔氣?”

    眾人搖頭:“那倒沒有。”

    “所以,我有特殊的方法,能夠屏蔽魔性玫瑰的魔氣,所以我作為一個人族修士,也能取得魔性玫瑰。”薛城說著,伸手在魔性玫瑰花瓣上點了點。魔性玫瑰似乎很享受地搖曳了兩下。

    眾人一時將信將疑。

    恐獸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它才不管人族還是魔族,它要的是好吃的。

    恐獸的大頭往小小的薛城面前一伸,露出一副人性化的表情:“嗷嗷嗷,我的美味呢?”

    薛城一手一根杏鮑菇,一手一筐靈力烤趣味菇:“你選哪個?選杏鮑菇的話,按照我們的約定只有十根,選烤趣味菇的話,這筐都歸你!”

    這真是一個兩難的選擇題,可不可以都選?但恐獸的心眼兒比較直,它只猶豫了一秒,就本能的選擇了靈力烤趣味菇。

    味道一樣好吃,當然選多的那個,是個聰明的獸獸都會這么選的。

    恐獸幸福的抱著一大筐靈瓏烤趣味菇打滾去了。

    薛城看向嘴眼歪斜的六人:“你們怎么變成這個樣子的?”

    “嗚嗚嗚、嗷嗷嗷嗷……”六人愣是沒有一個說清楚話的。

    閔米道:“前輩,還是在下來告訴您吧,他們都不能說話了。他們是在青陽溝被毒氣毒的,他們進入青陽溝第一天就退回來了,剛剛回來的時候,他們傷勢還沒有這么嚴重,身體也沒這么僵硬,還能勉強說話,可是病情越來越重,身體各處都在不同程度的僵硬,就成這樣了。

    薛城:“既然都傷成這樣了,從青陽溝出來都兩個月了,怎么不趕緊離開鹿苑山去治病,在這兒等著干嘛?”

    “嗷嗷啊——”恐獸立刻伸過大腦袋來刷存在感邀功:那是咱不讓他們走,一起進去的,讓他們在這兒等著您出來呢。我干得不錯吧,快表揚我,快表揚我啊!用美味點心表揚我!

    薛城:你這明白是給我攬事兒的節奏啊,人家誰走誰的,自己對自己的傷負責,你這把人家攔下來,拖延了傷勢,我還得給人治傷!

    算了算了,看在恐獸不會變通的盡職盡責的份上,薛城跳進草窩里,伸手按在第一個嘴眼歪斜的傷員身上,運轉靈瓏點心神功,將他體內的混沌之氣吸收掉。

    身體的僵硬狀態是由于混沌之氣融入血脈、經脈造成的,吸出來后慢慢就好了,不吸出來,時間久了身體僵硬就會變成僵尸,與青陽溝外圍的那些動物一般,僵化而死。

    薛城如今對靈瓏圖的領悟,已經能夠隨心所欲的吸收自己想要吸收的能量煉化了。</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