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062 重回故宅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穆初安的肚子漸漸大起來,八個多月的時候,身子已經很笨重了,很多時候,都需要有人在身邊陪著,許江槿讓穆初安好好待在家里,楊錦為此還特地將以前的鐘點工給辭了,又重新請了個月嫂過來,一般月嫂,也都是生過孩子的婦人,因為有十足的經驗,這倒也緩和了穆初安初為人母的陌生感。

    算著日子,穆臨天出獄也就在這幾天,也正是因為這樣,穆初安最近幾天的心情出奇地好。

    今天中午許江槿回來的很早。

    想起以往千篇一律的,他進門的第一件事,就是過來摸穆初安的肚子,順便問一句,寶寶有沒有想爸爸?自然是沒有回應的。

    每到這個時候,穆初安就取笑他,“你問的寶寶都煩了,你看他都不想搭理你。”

    說完后,許江槿就會直起身子,然后揉揉她的頭,“那你有沒有想我?”

    “想了。”

    接著張姐就會站在一邊笑瞇瞇地看著他們,然后說,“先生,太太,你們的感情真好。”

    思及此,穆初安不由得笑起來。

    這次穆初安主動走過去,在他還沒有開口之前搶先說到,“寶寶很想你,我也很想你,我知道你也想我,好了,張姐已經準備好飯菜了,我們去吃飯吧。”

    許江槿一愣一愣地,反應過來后,哭笑不得,然后走到她面前坐下,“你把我的臺詞都給搶了,我說什么?”

    穆初安夾了些菜放到他的碗里,“那你就別說話了,多吃點。”

    許江槿微微挑眉,“今天心情那么好?”

    穆初安扒拉著米飯,抬起頭問他,“有這么明顯?”

    許江槿拿起紙巾將她嘴角邊的飯粒擦下來,然后說,“都寫在臉上了。”

    穆初安抬起雙手揉了揉臉頰,將臉上的表情隱去,裝作一副面癱的樣子,“那現在呢?”

    許江槿一本正經的點點頭,“嗯,好多了。”

    下一秒,穆初安臉上的表情瞬間散開,笑意繃都繃不住,“那你猜猜我為什么這么高興?”

    許江槿答非所問,“房子我已經找好了,想看看嗎?”

    穆初安眨了眨眼睛,突然拍了下腦門,“我這幾天光顧著高興,正事都給忘了。”

    許江槿替他揉了揉,真是下手沒輕沒重的,“下午我正好有空,帶你去看看?”

    “好啊。”

    雖說是下午,但也是等到穆初安午覺睡醒了后才去的。

    孕婦總是嗜睡,穆初安靠在副駕駛座上,還是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

    車子平穩地行駛著,穆初安的視線悠悠然地飄向了窗外,車子開了一會兒后,她才察覺到,這條路越來越熟悉。

    可是她還是不太敢確定。

    直到車子停下,許江槿下車后走到另外一邊,將穆初安輕輕地牽下來。

    穆初安手還捏在他的掌心里,看著眼前熟悉的建筑物,她的眼睫開始止不住地顫抖。

    “其實這棟別墅我很早以前就買下來了,一直想著有機會能物歸原主,現在終于等到了,你想進去看看嗎?”

    穆初安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可是她的掌心卻在出汗。

    許江槿捏緊她的手,然后摁響了門鈴。

    余叔嘴里喊著誰啊,一路又走過來替他們開門。

    大門打開的剎那,穆初安的眼淚奪眶而出。

    八年了,余叔似乎更老了。

    “初,初安?”

    “余叔,是我。”

    余叔走到她面前,一剎那間,老淚縱橫,“初安啊,這么多年你去哪了,余叔找了你好長時間,你為什么都不回來看看余叔。”

    “對不起,余叔,我其實一直都不敢回來,媽媽不在了,爸爸又入獄了,我一直都不知道我再回來還有什么意義,對不起,余叔……”

    許江槿在一邊扶著她,但又想到孕婦情緒太激動不好。

    “余叔,初安,進去說吧。”

    在許江槿的示意下,余叔這才發現穆初安已經懷著身孕。

    “是余叔考慮的不周到,初安,咱們進去說。”

    許江槿牽著她慢慢地往前走,穆初安看著那一花一草,都在映像里,從來沒有變過。

    “余叔,你一直都住在這兒嗎?”

    “一年前是許先生找到我,他告訴我你一直都很好,我有很多次想去找你,是許先生說,怕你見到故人會傷心,讓我過一段日子去,現在我終于見到你了,也算了了我一樁心愿。”

    “余叔,這么多年,你過得怎么樣?”穆初安拉著他的手,其實她有很多很多話想說,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說些什么,千言萬語,也化成了一句最簡單的問候。

    “挺好的,都挺好的。”余叔不停地點頭,生怕她不相信一樣。

    “嗯。”穆初安哽咽到有些說不下去。

    許江槿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讓她靠在自己的懷里,“沒事的,我會一直陪著你的,沒事的。”

    穆初安將臉埋進去,好長時間,才稍稍平復一些。

    “初安,你和許先生?”這應該才是余叔最關心的事了,老人的愿望,也不過就是看著這些孩子有一個好的歸宿罷了。

    穆初安擦擦眼角的淚水,輕輕地點了點頭。

    余叔破涕而笑,“如果夫人的在天之靈知道,她肯定會很高興的。”

    穆初安笑著點頭,“一定會的,一定會的,我們都會好好的。”

    “好了,咱們不提那些傷心事了,看這時間也不早了,你們都在這坐著,余叔去給你們做好吃的。”余叔說著,已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穆初安應了聲好,“好久沒吃到余叔做的飯菜了,我特別想呢。”

    沒多大一會兒,余叔就已經系好了圍裙進了廚房。

    穆初安撐著沙發站起來,默默地環顧著這屋里的每一樣擺設,就連擺放的位置都沒有變。

    許江槿隨著她站起來,“這里的東西,都是余叔按照當年的樣子,一件一件重新擺回去的。”

    “是啊,壁畫,沙發的顏色,甚至是爸爸平常用的煙灰缸,都一點沒錯。”她輕輕地拿起沙發旁邊桌子上的那個相框,框架完好無損,只是照片的右下角缺了一小塊,她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摩擦著照片上的每一張人臉,他們都笑的異常燦爛,“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還能再回到這里,江槿,真的謝謝你。”

    許江槿從后面環住她,她的肚子已經很大了,許江槿的手輕輕地搭在她的肚子上,“那為了感謝我,穆小姐能不能帶我去參觀一下你的閨房呢?”

    穆初安笑罵了他一句不正經,“我也已經有八年沒回來了,那些房間變成什么樣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你真的想看?”

    許江槿嗯了聲,“沒關系,就算變成豬窩了我以為不會嫌棄你的。”

    “那好吧。”

    許江槿扶著她上了樓,樓梯拐角處的最右邊就是她的房間。

    她站在門口,輕輕地轉動門把手,只聽啪嗒一聲,房門被打開,穆初安站在門口,看著自己曾經親手布置的每一樣東西,她的鼻子有些發酸。

    許江槿跟著她走進去,看著她摸過每一樣小東西,直到她走到床邊,穆初安才發現,自己的照片什么時候換成她和許江槿之間的合影了。

    她拿起照片不由得發笑,“你的小心思昭然若揭啊。”

    許江槿笑瞇瞇地將照片拿過來,指著照片里的自己說,“這個男的是誰啊,這么帥,太有魅力了。”

    穆初安也不拆穿他,“是啊,真的特別帥,比某人強多了。”

    許江槿湊過來,突然在她的臉上吧唧了一口,“真會說話。”

    站的長了,覺得有些累,穆初安索性坐到了床上。

    許江槿坐到她旁邊,環著她的肩膀,“初安,等到孩子出生,咱們就結婚吧,我一刻都等不了了。”

    穆初安看著照片上的兩個人,那還是那天,許江槿向她求婚時的場景,他單膝跪地微微仰著頭,為她戴上戒指的模樣,這個時間點的定格異常地唯美。

    “好。”

    穆初安和許江槿從樓上下來的時候,余叔已經放了好多菜在餐桌上,見他還端著湯,許江槿走過去將湯端過來。

    “余叔,好香啊。”

    “余叔可不香,飯菜才香,我做了你最愛吃的土豆炒雞丁,你快嘗嘗,余叔的手藝退步了沒有。”余叔擺了三雙碗筷在桌子上。

    許江槿替她夾了一塊雞肉放到她碗里,“快吃。”

    穆初安夾起雞肉放進嘴里,熟悉的味道頓時溢滿整個口腔,“特別好吃。”

    余叔懸在半空中的心才落回到原地。

    一頓飯,吃的格外溫馨。

    晚上的時候,穆初安突然不想回去,許江槿也就隨了她的意思。

    兩個人躺在穆初安以前的床上面,因為床原本就很大,所以兩個人睡也不會顯的擁擠。

    “后天就要去接爸爸了,江槿,為什么我覺得很緊張呢。”

    “你不是一直都盼著伯父出來嗎?你可能是太高興了,所以才會導致心里壓力太大,從而產生緊張感,沒事,睡一覺就好了。”

    穆初安往他懷里縮了縮,“這些都是誰教你的,我記得你上大學的時候,沒有選修過心理學啊。”

    許江槿閉上眼睛,呼吸漸漸均勻,“每天聽高晨說那么多次,耳濡目染的就會了,快睡吧。”

    “嗯。”

    ……</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