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许总,已经基本能?#27426;?#23450;,韩昆迟就是就是导致穆临天入狱的罪魁祸首。”

    “怎么说?”

    ?#30340;冢?#32511;洲递过来一份文件,“这一张是当年最初的投资数据整理出来的手写稿,另外一张是当年韩昆迟提交上去的数据表。这两份数据对比一下,误差可就不止?#27426;?#21322;点了。”

    许江槿的目光沉沉地定格在照片上面,不说话。

    “这一份手稿,是当年韩昆迟的秘书根据财务部估算出来的数据进行地整理,因为她一般都?#20889;?#25163;稿的习惯,所以才能保留下来,后来可能是因为穆氏集团出事以后,她怕惹祸?#20185;恚?#25152;以就将手稿藏了起来,最近,韩昆迟好像是知道了什么,所以一直在派人寻找她,只是没想到被我抢先一步。”

    “为什么只有照片,手稿呢?”

    “她不肯交出来,因为毕竟有这样一份东西在,还能保命。”

    许江槿沉声命令到,“将她转移到我们的可控区域内,记住,?#27426;?#19981;能让韩昆迟找到她。”

    “好,我明?#20303;!?br />
    许江槿略微点头,“去吧。”

    绿洲重新戴好口罩,然后打开车门下去。

    许江槿将文件装进档案袋里后,随手扔在了副驾驶座上,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到家的时候,穆初?#19981;?#27809;有睡醒。

    他示意张姐不要出声,然后自己一个人走到房间门口,自从她怀了孕之后,许江槿就让张姐在楼下收拾了一间朝阳的屋子出来,让她能方便一些。

    许江槿微微垂眸,轻轻地拧开了房门,他走进去,坐在了床边,穆初安的肚子上盖着被子,可就算是睡着了,也不忘将双手搭在肚子上,看着她恬静的睡颜,许江槿突然觉得整个人都安静下来。

    初安,等这一切尘埃落定,我?#27426;?#20250;让所有害了?#24405;?#30340;人都伏罪,到那?#20445;?#25105;也算兑现了最初的承诺,幸好,我还能为你做这么一件事。

    他将她的右手托在手中,看着她中?#24178;?#37027;枚戒指在眼?#21543;?#38378;发亮。

    穆初安的睡眠一向很浅,像是感受到了他的存在一般,?#27426;?#20037;,她就醒了过来。

    “你回来了。”

    许江槿起身,在她额头上映下一个吻,“吃饭了没?#23567;!?br />
    “中午的时候吃了。”她的唇角弯起,然后伸出手勾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许江槿捏捏她的脸,突然说“我听我妈说,怀孕的人一般都会变胖,你怎么怀孕都这么久了,脸上捏起来也没什么肉。”

    “我才不要变胖呢。”

    “胖了多好,抱着也舒服。”他突然在她旁边睡下,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腰上,“你说,等孩子出生了,我们应该给他取个什么名字?”

    穆初安想了想说,“叫嘉言怎么样?嘉言,也是美好的语言。而且它还是出自宋代朱熹《朱子全书?学五》:“见人嘉言善行,则敬慕而记录之。”

    许江槿也觉得很不错,“那就叫他许嘉言。”

    “可是,如果让你爸知道我们背着他就把宝宝的名字就取了,他会不会不高兴啊。”

    “他敢,这可是我儿子。”

    穆初安举起手揉了揉他的发丝,“那宝宝的名字可就靠你了。”

    “好。”

    那天,许江槿搂着穆初安沉?#20102;?#21435;。

    第二天早上,穆初?#36130;?#26469;的格外早,估计如果不是身子移动不便的话,还不知道她得绕着屋子走多少圈。

    许江槿端着早餐过来,将她轻轻地摁在了椅子上,“来,张嘴。”

    穆初安听着他的话张开嘴,许江槿喂了她一口煎?#21834;?br />
    “别?#20445;?#24613;也没有用,来,再喝一口牛奶。”

    穆初安又张嘴喝了口牛奶。

    等到她吃的差?#27426;?#20102;后,许江槿才又说,“车已经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去。”

    穆初安也觉得自己太过紧张了,“我还想吃煎?#22467;?#22025;言?#19981;?#24819;吃。”

    许江槿十分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行,想吃多少都可以。”

    张姐收拾了碗筷后,许江槿突然说,“今天晚上不用?#24613;?#39277;菜了,我们不回来吃了。”

    “好的,先生,我知道了。”

    许江槿点?#35828;?#22836;,临走的时候,?#25351;?#31302;初?#25165;?#20102;件衣服。

    穆初安坐进车里,拿起手机又不知道该不该给沈泽说一声。

    许江槿像是看穿了她的意图,轻声说,“你如果想说就说一声吧,我不介意的。”

    穆初安抬眼看他,她总觉得这不像是吃醋王许江槿说的话。

    “你如果再不打的话,我可就要反悔了。”

    “行行行,那我打了。”

    许江槿点点头,眼睛正视前方。

    电话打出去后,刚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通,“喂,沈泽。”

    “?#25319;?#26102;隔这么长时间,这是穆初安主动给他打的第一通电话,可是她不说,他也知道她想说什么,“我正在去近郊监狱的路上,有什么事等到了再说吧。”

    “好吧。”

    电话被挂断的很快,穆初安举着手机,觉得心里挺难受的,毕竟这么长时间的朋友了,说不联系就不联系了,她一直都没有发现,原来沈泽的心,也可以狠到极点。

    许江槿看出她的情绪?#27426;裕?#20063;没有说破,“他已经去了?”

    穆初安点点头,“?#29275;?#20182;已经去了。”

    “心情不好?”

    “也没有,只是有点难过,毕竟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朋友,说断就断了,觉得很?#19978;А!?br />
    许江槿的嘴角弯了弯,最后实在忍不住就紧紧抿着唇,心里还不忘来上一句,算你小子有自知之明。

    “其实交朋友这件事也得靠缘分,如果缘分尽了,那朋友也就没得做了,虽然会难过,但是过?#27426;?#26102;间就过去了,没什?#21019;?#19981;了?#35828;模?#20320;就别放在心上了。”

    穆初安疑惑地看向他,“是这样吗?”

    许江槿说的目不转睛,“当然是啊,这些东西本来就不能强求。”

    穆初安微微眯起眼睛,“我看你就是为少了一个情敌而感到高兴吧。”

    许江槿一副看破你别说破的表情,“这件事就翻篇了,别提了。”

    “是是是,你说的都是对的。”穆初安将脸重新扭回去,看着目的地越来越近,她的唇角开始不由自主的上扬。

    许江槿的心情也很好,总归是少了一个情?#23567;?br />
    车子渐渐地停在了近郊监狱的门口,许江槿扶着穆初安从车里下来的时候,沈泽已经等在那了。

    他的身子一直背对着他们,后背挺的?#25163;北手保?#30524;睛始终盯着大门的方向,萧肃站在他身后陪他一起等。

    穆初安想主动喊她,可是又没?#24515;?#20010;勇气,因为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愿意跟她说话。

    许江槿倒是没有太大的?#20174;Α?br />
    ?#27426;?#20037;,余叔也坐着出租车?#20384;矗?#36319;他们回合。

    其实沈泽一直都知道她来了,可是他却没有勇气转过身来面对她,或许现在的结果,对大家都好。

    “这是沈家的那孩子吧。”余叔看到了沈泽,虽然觉得面熟,可是又想不起是谁,但最后还是问了一句。

    沈泽这才光明正大的转过来,视线从穆初安身上避开,“是我,我是沈泽,请问您是?”

    “这就对了,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孩子,你小时候见过我的,我是余叔。”

    沈泽着才与映象?#24515;?#24352;模糊的?#27785;?#31995;起来,“好多年不见了吧,余叔,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记得记得,你小时候可是调皮捣蛋的很,记得有一?#25991;?#36138;玩,把初安他们家的玻璃都给砸烂了,最后还是我给收拾的烂摊子。”

    听到初安的名字,他才将视线?#26029;?#22905;,然后微微点头示意。

    “这么久的事了,你居然还记得,真是不容?#35013; !?br />
    话音未落,许江槿突然笑出声来,“我真是没想到,沈先生居然还有这么?#27426;?#26377;趣的童年啊。”

    嘲笑意味这么明显,沈泽自然是不?#20107;?#21518;,“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许先生小时候的所作所为似乎并不比我差。”

    眼见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穆初安适时开了口,“时间快到了,你们都消停一会吧。”

    沈泽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我自然不会跟他一般见?#19969;!?br />
    “你以为我会跟你一般见识?”

    两人冷哼一声,同时转过头去。

    穆初安掩着唇轻声笑着,就连余叔也没忍住,“我认识许先生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呢。”

    穆初安也不否认,“他其实一直都很?#23383;傘!?br />
    等了有好一会儿,就听到铁门缓缓拉开的声音。

    穆初?#36130;?#24687;凝神,直到穆临天消瘦的身影出现在?#21491;?#37324;,她的泪水突?#27426;?#30518;而出,“爸爸……”

    穆临天?#26174;?#22320;应了一声,那一声极其熟悉的声音传来,穆初安再?#37096;?#21046;不住地朝她走过去。

    许江槿在一边扶着她,穆临天从对面走过来,两人在阳光中紧紧相拥。

    沈泽举在半空中的手缓缓地垂下。

    直到穆初安放开他,余叔才哽?#39318;派?#38899;叫出了口,“先生。”

    “老余。”穆临天的眼眶通红一片。

    如今,过去了八年,他们就这样在监狱外面团聚了,可是泪眼婆?#37117;洌?#21364;少了那个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双色球八卦图选号法 江苏快3开奖直播淘宝 彩票论坛网站大全 hi分分彩官网 内蒙古快3走势图和尾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多少期 云南11选5专家推荐 半全场大小球稳赚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 新疆25选7什么时候开奖时间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图2元网 甘肃快三形态一定牛 大内部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