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五百六十九章 招贅入門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朱砂掌門不用太過驚訝,雖然咱們‘四海同盟’的手段有些過于直接,但終究都是為了行會的利益著想,就算朱砂掌門不進入,換成其他人也是會遭遇同樣的對待。”

    金在淵面帶笑容,浮現一絲歉疚神色道:“而且在知曉你的具體身份之后,咱們相應一切查詢也立刻停止,沒有繼續深入下去。”

    朱砂面不改色道:“那不知道經過一番查探,如今八爺您對在下了解到什么地步呢?”

    “朱砂,北野之地新晉進入靈域者,時間不過三個月左右,乃是‘情誼永恒軍團’行會,如今已經更名為‘休閑居’的行會掌門,在接管該行會不久,已經連續吞并‘秒人幫、’‘聚龍閣’兩家本地行會,一舉躍升為北野排名第三的行會。”

    旁側那八字胡的老者一字一句的念出,同時語調帶有震驚道:“當然,相對于你所統領的行會,更值得關注的卻是你本人,年紀不過二十歲出頭,卻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五行命力圓滿的天賦資質,更兼為一名精神修者,在三個月的時間內,自帝王奠靈者一舉成為如今的洞天境初階,朱砂掌門,你這個提升速度實在有些令人感到可怕啊!”

    隨著他一句句念出,旁側的小寒姑娘幾乎眼睛瞪的溜圓,好似看到鬼一般望著朱砂。

    顯然她也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是單純對這名俊朗青年有些好感,故而要求爺爺為自己說項,卻不曾想到,這朱砂竟是這般厲害的人物。

    “少年英雄,風華正茂,朱砂小友,你這般逆天的天賦之資,可真是令老朽也眼饞不已啊!“那八字胡的老人目光炯炯望住朱砂,目光中竟升騰起一些艷羨之色,似乎在他的身上,依稀看到自己當年的一些模樣。

    朱砂聽著對方的話語,面色卻依舊平靜異常,對著那八字胡老人道:“在下令前輩感到有所羨慕的,只怕乃是這精神修者的雄渾精神力量吧!”

    那八字胡老人聞言,不由得面色微微一怔,旋即會意的大笑起來。

    原來朱砂在使用精神感知在窺伺這片小院之時,就感到有一股無形的防御力量將正堂護遮而入,而能夠做出這般動作的,想必只有和自己一樣的精神修者了。

    那么眼前這位八字胡老人,面容矍鑠,紅潤異常,在眉宇間更是精氣外沖,分明就是那位暗中出手的精神修者無疑,而且對方的精神力道雖然不足自己這般渾厚,但是對于精神力量的操控熟練程度,絕對不在自己之下,當下立刻在心內深處,生出一股惺惺相惜之感。

    那金城八爺金在淵眼見他們兩人面色迥異,當下也是爽朗一笑,向那八字胡老人一指,對朱砂道:“你看我這腦子,都忘記給你們介紹了,朱砂掌門,這位名叫胡元溪,乃是咱們‘四海同盟’的正軍師,亦稱為‘浮空第九人,’他和你一樣都是精神修者,理應多多親近才是。”

    朱砂聞言之后,也是精神猛然一振,雖然這金在淵話語中輕描淡寫,但是對方乃是‘四海同盟’的正牌軍師,地位已是殊不簡單,這‘浮空第九人’的外號,更是表明其在四海浮空城不可撼動的地位。

    金城共計有八名資深長老,除了那位正族長一直在暗中操盤之外,幫會內的大小事務都是由這八人拋頭露面,而能夠排列在他們八人之后稱為第九人,可想而知他在眾人心目中的份量。

    “原來是胡老前輩,真是幸會,”朱砂抱拳施禮,卻是又轉身面向那金在淵,將眉頭微微皺起道:“金八爺,在下雖然乃是北野之地一家小行會的掌門,但終究也只算是邊陲之地的小角色,如今慕名前來四海浮空城瞻仰游歷,似乎也沒有犯下什么大錯吧?不知您老人家這般急于要求見我,卻是出于什么目的?”

    他這句問話一出,整個屋子內的氣氛當即有些古怪起來,莫說那胡元溪一臉玩味,金在淵面色凝重,就連旁側的小寒姑娘也是忍不住芳心大動,心頭小鹿亂撞,向著那金在淵瞥望而去。

    “朱砂小友,相信你剛剛自‘金碧輝煌’大酒樓出來,內中的一切都已經了明于心,也不用我多說了吧。”

    金在淵好似完全沒有看到小寒急切的目光,只是瞇縫起雙眼看著朱砂,半晌后才緩緩出聲道:“寒兒全名叫做金若寒,乃是我唯一的外孫女,老夫本是煞費苦心為其擇一良婿,可偏偏被她洞悉一切,于是來個偷梁換柱、以假亂真,將她自身的貼身丫鬟放入轎中每日行走,而自己卻是喬裝打扮,在酒樓內偷偷觀察一切,甚至將老夫也完全蒙在鼓中。”

    “她當初不過起意乃是為了惡作劇,抑或以此事來意圖揶揄老夫,可沒料到今日竟是火急火燎的跑來,非要老夫將你找到,而后澄清一切。”

    金在淵說到這里,忍不住看了一眼身側的小寒姑娘,苦笑著道:“女大不中留,我這外孫女生性同別的女子不同,向來是敢愛敢狠的性格,若是朱砂小友你也有此意,不妨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權且同她相處一下如何?”

    那小寒姑娘聽到此處,臉色兀自漲得通紅,可雖是如此,她那神情卻是絲毫不懼,反是向著朱砂挑釁般的一昂頭,目光內頗有示威的意味。

    布蘭在朱砂身后,聽到這里也是目瞪口呆。

    本來這小寒的突然出現,已經身份轉換已經足夠令他吃驚,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竟是這般大膽示愛,擺明是打算招贅朱砂入門了。

    他那心里也是頓時翻江倒海的聯想起來,這位年輕的朱砂掌門,卻會作出什么樣的選擇呢?

    “休閑居”雖然目前發展勢頭頗旺,可終究不過是北野之地的一個小行會,而那金城八爺何等人物,乃是堂堂“四海同盟”的第八把交椅,若是成為他的孫婿,豈不立刻變成金城家族的自己人?

    若是能夠就此躋身于靈域之內第一大行會“四海同盟”的權利內圍,那無異于一步登天,可少去多少奮斗和努力,快捷達到爭雄天下的目標。

    除此之外,朱砂目前一直都是孑然一人,并沒有任何紅顏知己,那小寒姑娘無論長相品貌,只怕也都是萬中無一,美人權勢一道擺在面前,換成任何人只怕都是難以抵擋的誘惑吧!

    可就在他浮想聯翩之際,卻是自面色平靜的朱砂口內,冷冷傳出了三個字道:

    “我拒絕!”</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