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一百八十三章 慘綠的眼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雖然老板娘的態度很差,但是手腳確實麻利。

    很快,一只烤雞就端了上來。

    香味蔓延,客棧中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喝酒聊天的依舊在喝酒聊天,下棋的也依舊在下棋,但是目光,卻時不時瞟向桌上的那盤雞。

    鬼哭撕下一個雞腿,香氣更加濃郁。

    門口,人漸漸的多了起來。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個個衣衫襤褸,手腳纖細,頭大肚大。他們的眼睛,仿佛一只只的惡狼,死死地瞪著客棧里面,不停的吞咽口水。

    掌柜的沒了剛才的悠閑,他整了一下衣襟,將茶杯放在桌上,輕咳一聲。

    頓時,邁進來的半只腳立刻縮了回去。

    在一雙雙綠油油的眼睛中,采薇額頭細汗冒出。鬼哭將一個雞腿放進她的碗中,道:“吃。”

    采薇低下頭來,小口小口的吃著,一股股壓力迎面撲來,讓她神情僵硬。

    鈴聲微微有些急促,鬼哭大口大口的吃著肉,眼中的紅光忽隱忽現。

    終于,一盤雞吃完了。

    采薇松了一口氣,吃飯之時,她感覺,自己仿佛被一群餓狼包圍,他們隨時都可能撲上來將自己撕得粉碎,這樣的一頓飯,她還是第一次吃。

    老板娘扭著腰走了過來:“432文。”

    采薇聽得頭皮發麻,這一頓飯,好貴。

    她從包裹中扯出一貫銅錢,拆開來,輸了432文,放在了桌上。

    老板娘滿意的抱起銅錢走了,鬼哭和采薇離開了座位,鬼哭到了柜臺邊,問道:“掌柜的,能問你一個事嗎?”

    “自然能問。”掌柜的悠哉悠哉的說:“不過回不回答,就是我的事了。”

    “我就問個路。”鬼哭說:“黑煙湖,埋骨城,怎么走?”

    掌柜的直起了身:“要入云夢澤?”

    “要經過云夢澤。”

    “那你可得悠著點,等人多一起走,”

    “多謝教誨,所以該怎么走?”

    掌柜的臉上掛起了笑容:“100文。”

    鬼哭扭過頭,采薇走上前來,數了100文,放在了柜臺上。

    掌柜的笑容愈加燦爛:“你們可以明天早上去北城門外的臭河河岸邊找一個叫老冬的人,他的船,可以載你們去那里。”

    “多謝。”

    鬼哭和采薇就要離開,掌柜的忽然說道:“給你們個忠告,晚上,別出門。”

    鬼哭和采薇點了點頭,采薇心中越加不安。

    “鬼大哥,我總覺得有問題。”

    “是啊,問題還很大。”

    鬼哭說著,用力的咬了咬牙。

    鬼哭和采薇離開了大廳,頓時,一群人撲了進來,瘋狂的搶奪著桌上的骨頭。

    噼里啪啦的聲音中,桌子被擠翻了,一群人瘋狂的廝打起來,一聲聲悶哼,一聲聲擊打聲,一聲聲骨裂聲,在客棧之中交錯響起。

    二胡再一次被拉響,悲涼的歌聲混合了進去。掌柜的舒服的躺在了椅子上,看著打成一團的人群,又一次哼起了歌謠。老板娘悄無聲息的出現了,她雙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看著。

    終于,打斗停了。

    那群人默契的出了門,有的鼓起腮幫,滿臉幸福。有的擦拭著身上的血跡,神情灰暗。

    還有的,卻是留在了客棧中,哼哼唧唧,甚至一動不動。

    幾個衙役就在門口,其中一個臉上掛起了笑容,沖著掌柜的和老板娘鞠了一躬,揮了揮手。一群衙役默契的將人拖走,臉上都掛著止不住的激動。

    縣衙的牢房,始終都是空的。囚犯們一個個進來,讓牢房不那么空曠,卻往往一夜之后,牢房又空了。

    那些囚犯,去了哪里。整個縣城中的人,心知肚明。

    看著離去的眾人,老板娘啐了一口:“真tnd惡心。”

    “惡心?”掌柜的嘿嘿一笑:“總比臭骨頭魚要好多了,他們成日吃臭骨頭魚,總該換個口味吧,不然,真瘋了,你我也就倒霉了。”

    “他們和瘋不瘋已經沒什么兩樣了。”老板娘說了一句,轉身離去。

    下棋的老頭耳朵動了動,落下一顆子,然后雙手把住褲腰帶,用力勒緊。

    三個喝酒的,神色艱難的將臭骨頭魚塞進嘴里,費勁的嚼著。骨頭被嚼成碎片,用力的抿出一絲又一絲的肉,大片大片的血沫混合著散發著惡臭的骨頭從嘴里吐出。

    其中一個突然拍案而起,眼中熱淚橫流:“對不住了。”

    說著,他轉身出門而去。

    出門的時候,腳步沉重。一跨出了那一道門,腳步一下子就變得輕松起來。

    只聽他高聲呼喊:“臭婆娘,快點準備贏錢,咱們去縣衙買肉。”

    安排妥當了采薇之后,鬼哭來到了后院,后院的馬廄中,大黑馬不安的踱著步子。

    院墻上,一顆顆人頭伸長了脖子,使勁的往里瞅。那頭上安著的,是一顆顆慘綠的眼珠子,像金魚一般凸了出來,嘴里流著口水,完全不顧秋雨冰寒。

    而現在的鬼哭,已經扯下了臉上的布條,此時此刻,由不得他大意。

    他解開了韁繩,牽著大黑馬,走出了后院。到了大道上,一路往北。身后,先是幾道人影,然后十幾道人影,并且越來越多。

    鈴鐺震動不休,鬼哭和大黑馬的腳步加快。

    匆匆的穿過城門,穿過了護城河,鬼哭用力一拍大黑馬的屁股,大黑馬嘶鳴一聲,縱蹄狂奔而去。

    匆匆的腳步聲,仿佛潮水,隆隆而來,迅速的將鬼哭淹沒。

    鬼哭仿佛一塊礁石,屹立不動。那些撞在他身上的人,紛紛被彈開,然后摔倒在地,接著無數雙大腳踩下。

    他們來得快,去的也快。就像是一群瘋狗,追著大黑馬而去,鬼哭站在原地,在他腳邊,躺著五六個人,已經沒了聲息,看起來是被活活踩死的。

    城門口的兵士跑了過來,無神的雙目瞟了一眼鬼哭,然后興奮的將地上的人拖走。

    鬼哭深吸了一口氣,道:“運氣真差!”

    也不知道在說自己,還是說躺在地上被拖走的那幾人。

    說著,他轉身回去。

    腦海中一遍遍回蕩著“胡澤縣”三個字,思考的臭骨頭魚這種怪魚。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浮上心頭。

    入了城后,在客棧前,鬼哭猛的停下。臉上,掛起了苦笑,眼中,透著血光。

    “不會吧……”語氣中,止不住的興奮。

    鬼哭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干涸的嘴唇。</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