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16章 贏家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十六?”晨少依舊戲謔的笑著,把兩條腿高高的翹到了桌子上,身子后仰:“窮鬼真狡猾,跟著老子選啊。”

    聶塵沒有理他,只是有些疲憊的靠在椅背上,默默的摸出一顆煙,點上火。

    對面的墨鏡女,卻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吃不定這個人是有意識的選號,還是胡亂猜測,或者根本就是投機取巧的跟著自己和晨少喊的。

    骰盅里面,六個骰子的數字總和是多少,她已經心中有數,甚至哪一個骰子在骰盅里面的哪一個位置,她都心知肚明,這不是猜的,而是她聽出來的。

    墨鏡女受過嚴格的訓練,耳朵聽力異于常人,懂得聚力偷聽的法門,能夠在火車站一類喧鬧的場合中聽出幾米外老人心臟起搏器的頻率,在賭坊這種場合要聽出骰盅里面骰子搖動的聲音,易如反掌。

    所以她有很大的把握,贏得這次賭局。

    不過聶塵喊的十六,卻讓她有些意外。

    這個窮小子該不會要走狗屎運吧?

    想了一想,墨鏡女又為自己沒來由的臆想感到好笑。

    不過是兩個賭場新手而已,有什么理由讓自己因此感到擔憂?

    “梭哈了!梭哈了!”

    周圍桌子上聚賭的賭客,聽到這邊的動靜,都興奮的圍了過來,桌子上籌碼巨大的面額,一邊是美女一邊是紈绔的身份,都是吸引眾人眼珠的因素,這樣的對賭最后的決戰,往往是最有趣的一場戲。

    “開吧!”

    晨少保持著囂張的姿勢,揚了揚下巴,示意荷官:“把骰盅打開!”

    他同樣對自己保持著很強的信心,雖然對面的墨鏡女一晚上都在贏,但是這一把,他不會輸。

    因為搖盅的是自己,對于這種手上技巧的賭術,他有信心。

    剛才搖的時候,他刻意擺布了骰子的位置,所有骰子向上的一面,都在他的控制當中。

    不會有問題的。

    晨少搓了搓手,有點小緊張。

    荷官聽了,伸出手去,就要掀開骰盅的蓋子。

    就在這時候,墨鏡女的手,貌似不經意的微微提起,在桌面上輕輕的拍了一下。

    一股微弱的力道,順著鋪著法絨布的桌面,從她的手掌中,猛地傳向了骰盅,準確的令骰盅里面一顆骰子,滾了一下,轉了一個面。

    力道把握得非常準確,誰也沒有看出來,唯有桌面微微的抖了一下,轉瞬即恢復,而這個女人輕輕的拍一下,就令幾十公分外的一顆骰子,動了一動。

    本來是五朝上的骰子,一下子成了一。

    減了四個數。

    雖然骰盅還沒揭開,但墨鏡女清楚的知道,里面的東西,已經按照自己的想法,發生了改變。

    她抱著雙臂,擁著胸前高聳的峰巒,用冷冷的笑,來回應對面晨少囂張的笑。

    至于在一邊揉著太陽穴緩解痛苦的聶塵,倒是無人留意了。

    窮鬼理他干嘛?他那幾個籌碼可以忽略不計的。

    荷官的手伸出去,揭開了蓋子,她的動作很專業,沒有觸動任何一顆骰子。

    但揭開蓋子的一剎那,空氣的驟然流動產生了微弱的氣流,一顆靠著一點點位置重疊在另一顆骰子上的骰子,被氣流擾動,掉了下來。

    本來三朝上的一面,掉下之后,變成了二。

    這是很罕見的事,要怪就怪晨少,他為求骰子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擺布,刻意追求手法,導致最后放下骰盅時,一顆骰子竟然恰巧的壓在另一顆的上面。

    又有墨鏡女的力道影響,那顆骰子本就搖搖欲墜,荷官的動作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這一切都是瞬間完成的,當骰盅揭開,眾人看到的,都是五顆靜止的骰子。

    紅色和黑色的數字,展現在人們眼前。

    “五、六、二、二、一……是十六!”有反應快的,立刻大喊起來。

    “十六!十六啊!”

    “誰贏了?”

    “是那個女的,她喊的十五,最接近!”

    “哦?晨少輸了?”

    “輸了、輸了!”

    眾人的喊聲一浪高過一浪,好幾億的籌碼就擺在桌面上,琺瑯材質亮閃閃的發著炫目的光,巨額的輸贏就在瞬間發生,怎么能不叫人發狂?

    晨少嘴里叼著的一根雪茄,冒著煙,啪的掉在了地上。

    墨鏡女也面如死灰,難以置信的站起,撐著桌面,墨鏡后面的眼珠子幾乎要瞪出來,盯著骰盅像要吃了它一樣。

    “怎么會……怎么會?”她喃喃的自語,手都在發抖。

    “咦?她這樣子不像贏了的樣子啊!”

    “對了。剛才有個窮小子也參加了,他扔了幾個籌碼進去。他喊的十六?”

    “窮小子?喊的十六?”

    “好像是。”

    圍觀的人更加興奮了,喊叫起來:“是他贏了!是他贏了!”

    就連荷官和賭場的安保,也驚奇的看著這一幕,西湖山莊開張這么些年,并不是沒有見過以小博大的奇跡,但小到這么小的,還是頭一回看到。

    “不可思議……”在賭坊二樓的一間富麗堂皇的房間里,也有幾聲驚嘆響起,一個須發皆白的華服老人狠狠的把手里那根黃銅鑲鉆的煙桿拍到煙灰缸里,嘴里道:“這小子運氣太好了!”

    幾個穿著黑西服的人聚在他身后,都是面色凝重的樣子,眼神復雜。

    在他們面前,有一面巨大的顯示屏,用十來個不同的角度,顯示著這一桌的動態,參加的三方,都有鏡頭細致的交代,只不過聶塵所分配的機位,是最少的,只有正面的一個。墨鏡女卻是最多的。

    大廳中,晨少已經跳起來了。

    “不對!有問題!”他嘶吼著,趴在了桌子上:“明明是十九!明明是十九!她出老千!”

    “有問題的是你吧?你怎么肯定里面是十九?”墨鏡女已經恢復了鎮定,坐了下來:“骰盅是你搖的,我碰都沒碰過,我怎么出千?”

    頓一頓,她冷笑著看向了聶塵:“何況,我也輸了。”

    說的不錯啊,她也輸了。

    晨少愣了一下,一下子抓住了問題的實質,他把矛頭猛地指向了聶塵,張牙舞爪的指著聶塵的鼻子吼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搞了鬼?”

    聶塵揉著太陽穴,皺眉低頭,沒有搭理他。

    肥蟲站起來,一邊把籌碼朝自己懷里攬,一邊笑呵呵的說著:“不管什么鬼,輸了就是輸了,贏了就是贏了,這些錢,呵呵呵,都歸我們了!”

    “你敢拿?”晨少一把捏住了他的手,雙目通紅:“你就不怕出去死無全尸?”

    肥蟲吹了一聲口哨,依舊笑呵呵的。

    旁邊賭場的安保上來,拉開晨少的手。

    “晨少,西湖山莊的規矩,玩的就是輸贏,輸家不能威脅贏家,你雖是貴客,但不能壞了規矩,不然以后西湖山莊的名聲放在哪里?”安保警告道。

    晨少面色紅白交加,牙齒咬得格格響,最后還是放開了手。

    肥蟲又吹了一聲口哨,繼續攬籌碼。

    聶塵這個時候,才抬起頭來,臉上露出一抹微笑,他選擇這里,正是因為安全,安全不僅僅是在賭場里面,包括賭場外面,他也有安全的保障。

    一次贏上一定金額的豪客,是可以要求賭坊派出安保的。</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