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四百三十章 天罰臨頭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血色陰雷中,道牧鑄就仙基的敲打聲依舊嘹亮。金光卻只流露周身,血霞暗夜流光溢彩。雷聲不斷,血色陰雷傾落不絕,童伯羽兄妹亦不受影響,誦經的誦經,吹笛的吹笛。

    雷聲再大,如何密集,獨立于童伯羽兄妹的旋律之外,卻無法打亂打斷童伯羽兄妹的旋律。反倒是童伯羽的笛聲似乎有種可以要將血色陰雷的聲音放大,傳向更遠處。

    聞得動靜趕在路上的好事者們,畏懼而逃跑的鬼道眾生們,朝著兩個相反的方向飛馳。場面十分有趣,生者無畏,死者恐懼。

    直至深夜,越來越多好事者趕到,聽著仙樂梵音,他們心平氣和,就連心中的貪欲與好奇也消失無幾。

    食人鷹主沒說甚么,阿鳳掃視一眼其他三頭鷹皇,三頭鷹皇嘎嘎叫,扇動翅膀,化作三道烏光,分別站站立在海岸的其他三個方位。食人鷹群亦分散開來,地上圍繞一圈,天上也圍繞一圈。

    除去九在佛國子民,其余外來人士皆退避三舍,在佛國子民看來食人鷹是圣獸,護國圣獸,天葬輪回圣獸。只要不觸犯食人鷹主和食人鷹皇,食人鷹是不會吞食生靈,它們只吃死人,超度將死之人。

    遂見他們一個個來到食人鷹身前,行一弟子禮,接著五體投地,膜拜天葬臺,然后一個個打坐入定,拿出木魚,或者銅磬,敲打誦經起來。

    咦咦嗯嗯,哼哼唧唧,叮叮當當,嘟嘟篤篤,各種聲音節奏從一開始的雜亂,逐漸變得統一。誦經為主,笛聲為輔,木魚銅磬余音繚繞,整體旋律變得更加豐富而厚重,在血色陰雷環繞下,道牧仙風道骨,寶座莊嚴。

    “這一切都在計算之中?”阿鳳愈加心驚,道牧年齡稚嫩,能經歷多少事情,更何況道牧從未來過這九在佛國,可他每一步都暗合九在佛國的風俗與近況。

    “怎么做到的?”阿鳳柳眉倒豎,自道牧他們出現以后,她引以為傲的靈眸慧心全都失效,唯獨能看得童伯羽一二分,其余道牧、李煥衍、童婕皆看不透。

    童伯羽如今氣息古怪,靈魂有異樣,阿鳳猜測是有人附身。可是道牧毫無波動,童婕更不必說,李煥衍從一開始氣息就很詭秘,也不必講。

    “問題出現在童伯羽身上?”阿鳳越想越不甘,不知不覺已經將靈眸開到極致,慧心流轉,心思似海。

    信徒們看見僧人如此,在外來人奇怪的目光之中,一個個焚香燒紙,向道牧他們虔誠禱告。

    瘋了!瘋了!

    外來人面面相覷,來此之前就聞得此地國民信佛愛佛的程度近乎成災入魔,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只是他們拜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他們凝目細看,卻看不到道牧他們的腰牌,又不敢在陰雷面前展開靈識,更是不敢攪擾天葬池里的食人鷹主與阿鳳。

    “你們要掂量掂量自己性命和掠奪道果,孰輕孰重。”阿鳳淡然自若,語氣平淡,卻清晰的自人們耳邊響蕩。

    眾人內心一凜,引發些許騷動,立馬引起食人鷹回頭盯視,騷動很快得以平息。盡管他們感覺阿鳳警告的人不是他們,可那豈不是更加可怕!說明這片天地還有人藏匿在某處,自詡強者的他們竟然毫無察覺!

    好像阿鳳這一警告起了作用,直至清晨也不見有人企圖壞事。太陽露出尖尖角時,道牧鑄造仙基的敲打聲戛然而止。金光不再激蕩,穢氣不再升騰。金烏幻象清晰可見,閃耀著奪目陽光。

    血霞暗夜鼓氣膨脹,龍皮金絲黑披風無風自動,如水波紋般飛展,獵獵作響。也是這一剎那,鬼哭與獸嚎響徹天地,尖銳刺耳。

    本就涼爽的清晨變得森森涼涼,就連那晨風都像是寒冬臘月一樣,吹拂在人身猶如冰錐扎體,聽得那一陣陣不絕的鬼哭與獸嚎,都覺毛骨悚然。

    童伯羽兄妹如此近距離卻毫無察覺一般,他們沒有任何變化,陰雷不侵,仙樂梵音不曾序亂。那只是表面,實則仙樂梵音與鬼哭獸嚎相互較勁,雖然涇渭分明,可聽在他人耳朵里,渾似被人重重錘擊頭部,頭昏目眩,耳朵回蕩嗡鳴。

    除卻佛徒僧侶無恙,外來人與信徒們不自覺往后退,以尋求平安。

    血色陰雷變得更加暴虐,靜時像赤鏈蛇一樣虛空爬行,或與同伴糾纏。動時猶如武動長鞭,抽打著一切阻礙。風來風消,光來光黯,云來云散,連時空都顯得扭曲。

    阿鳳卻比其他人清楚,那是陰陽兩界互相作用而產生。

    嘶啦啦……

    一條銀色天雷劃開蒼穹,猶如銀龍現世,來得快,去得也快。

    “來了。”食人鷹主緩緩睜開眼睛,雖然眼膜不在,但是給人感覺比有眼膜是更加蒼老與渾濁。

    阿鳳沒有說話,她收回的雙手在袖袍下輕微顫抖。皆言神仙日子逍遙自在快活,長生不死,無懼無畏。

    那都是騙人的,陰司報應與天道懲罰,給神仙的威懾力并不比給普通人的威懾力弱。某種意義上,神仙更加受到束縛,能力越大,破壞力越大,惡貫滿盈之時,不是陰司報應,便是天道懲罰臨頭。

    “人向善,福未至,禍已去。人向惡,福遠去,禍伴生。”阿鳳看著滾滾黑云不斷吞食白云,忍不住呢喃出食人鷹主常掛在嘴邊的話。“可什么是善,什么是惡,標準何在,誰定下的,憑什么定下來的……”

    食人鷹主嘴巴微張,他有很多善惡之分的理論,也有很有善惡之事的經歷,他是大妖魔,曾惡貫滿盈。這片天地都無法降他,后被一高僧鎮壓佛土之下,他才開始向向善。他內心有很多話,可是他就是說不出來。他明白善與惡的道理,卻無法描述出口。

    “能讓你內心平和快樂的是善,能讓你內心焦躁愧疚的是惡。”

    道牧緩緩睜開眼睛,雙眸黑色深邃。僅那一眼,阿鳳覺得自己被看得透徹,在道牧面前毫無秘密。</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