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844章 朋友,保重!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清掃工作會進行一個月左右,盡最大的努力將一切有毒害的東西消滅在這林子里。

    所以貝思甜等人倒是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嘗試消滅母蟲。

    其實貝思甜對這母蟲的性質已經有了一些了解,那些飛蟲用來麻痹人的神經,這些母蟲才好鉆入人的身體當中,應該說是鉆入人的腦袋里。

    貝思甜心中思索著什么樣的符咒可以將這種蟲子殺死,一般的殺蟲劑是殺不死它們的,如果是火燒,很可能會遺留下蟲卵之類的。

    貝思甜之前就聽說過類似這種蠕動的昆蟲,在遭遇大火的時候為了保存生機,將蟲卵埋于地下或是附著在其他生物身上帶走。

    如果有更好的辦法,貝思甜是不打算給這種危險物種一線生機的,最好讓它們徹底滅絕才好,原本就不應該出現于世間的物種。

    心中迅速尋找著合適的符咒,那些母蟲不知道是智商不夠,還是篤定他們拿它們沒辦法,就那樣蠕動在大魚的肚子里,除了之前對林云平表現出蠢蠢欲動,后邊并沒有什么機會接近這群人類。

    對這種蟲子了解的太少,貝思甜一時也沒有想出更好的符咒,不過,當她轉眼看到林云平的時候,心里一動,頓時有了靈感。

    因為對這些蟲子的屬性知道的太少,因此不知道什么樣的符咒可以將它們殺死,機會只有一次,如若殺不死,這些母蟲定然會發動飛蟲自殺式襲擊,好掩護它們逃走。

    既然這樣……

    “給我爭取時間。”貝思甜對德三等人說道,說完后退幾步,站到了眾人中間,空缺立刻由魏仲源補上。

    貝思甜回想起上輩子用過的符咒,當即拿出黃符和筆來迅速畫起來,沒有融入任何中草藥,卻畫了近五秒,這對于貝思甜來說已經是非常長的時間了。

    同樣的符咒貝思甜分別畫了三張,全部都畫好之后,她故技重施將玄符推向母蟲,然后爆散開來。

    符粉從空中洋洋灑灑落下,接觸到這些符粉,那些母蟲稍稍頓了一下,便又恢復了正常的抱團蠕動。

    但是很快,它們其中好像出現了問題,一條蟲子開始向另一條蟲子發動攻擊,很快便殺死了這條蟲子。

    緊接著,這條蟲子又被另外一條殺死!

    不出一分鐘,大魚肚子里的母蟲便亂套了,互相開始廝殺吞噬。

    褚志成大吃一驚,剛才貝思甜制符的時候他就在疑惑了,見到這番情景,再無遲疑。

    “貝大夫,您這是……”

    貝思甜點點頭,“不錯,我用的是養蠱的方式!”

    褚志成微微蹙眉,“這樣做真的妥當嗎!”

    貝思甜微微一笑,“褚大夫不必多慮,我這藥有抑制作用,不會讓這最后一條成氣候,而且沒有接下來的步驟,這些毒蟲也成不了氣候。”

    褚志成一聽也反應過來,盡管這符咒制出的玄符效果類似于養蠱的藥物,但還是有所區別的,不再往下進行,不會真的出來劇毒蠱蟲。

    他想到這里,目光立刻看向那些飛蟲,說道:“貝大夫,是否可以作用在這些飛蟲上?”

    貝思甜一想也是,她是從養蠱的手段當中受到的啟發,充其量就是為了讓這些蟲子自己廝殺起來,然后進行快速消耗,這些飛蟲同樣適用!

    不過這一次,貝思甜并未將這種符咒傳授給旁人,只給了青羽等人,她也防備一手,免得這些人當中產生了歪心思或者以后產生這樣的心思,從而利用符咒養蠱害人。

    蠱蟲也是可以救人的,不過這都是有著久遠傳承的。

    青羽的人迅速將玄符爆散作用在飛蟲上,很快飛蟲就各自打了起來!

    沒有母蟲的命令飛蟲原本就遲滯了,如今更是相互廝殺,哪里還有人管地面上的玄醫們。

    褚志成迅速來到林云平身邊,試了幾次,發覺根本無法將他體內的毒蟲逼出來,只好向貝思甜尋求幫助。

    不過他有些不報希望,以貝思甜的性子,怕是不會搭理林云平的。

    “好啊。”貝思甜說著便走了過來。

    褚志成沒想到她一口就答應了,心中頓時感激不已。

    “感謝貝大夫,貝大夫胸襟令人佩服!”

    貝思甜這就屬于以德報怨了,胸襟的確讓人佩服。

    然而……

    了解貝思甜的人卻不這么想,如果說林云平有了性命危險,或許貝思甜還會摒棄前嫌救他一命,但現在林云平完全可以撐到回去做手術將蟲子取出來,貝思甜必定不會管的。

    既然她打算管了……

    包括魏仲源在內,青羽的幾個人看向林云平的目光充滿了憐憫。

    朋友,保重!

    貝思甜來到林云平身邊,抬手輕輕按了按林云平的胃部,剛才就看到有飛蟲飛進去,難道是飛到了胃里邊?

    “耳朵里進的不多,倒是好解決,這胃里的再不處理,恐怕是要被撐爆了。”貝思甜說道。

    林云平是可以撐到回去做手術沒錯,但也要歷經一番煎熬和壓制,如果壓制不住呢。

    褚志成正是明白這個道理,這才尋求貝思甜幫忙,如今聽到貝思甜這般說,和他判斷的一般無二。

    貝思甜將身上一小截熏香拿出來,點燃之后置于林云平耳朵邊上,然后往里輕輕吹了口氣,熏香的味道進去之后,林云平的身體迅速哆嗦起來。

    緊接著就看到一只兩只……一共五只飛蟲從里邊爬了出來,嫌棄地飛了出去,剛剛飛出去,就被同伴給殺了。

    褚志成知道制作這種熏香不易,一般的熏香制作手段都是秘傳的,古木流派盡管也會,但并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將林云平耳朵中的飛蟲引出來之后,盡管林云平腦袋還有些發脹,但沒有麻痹效果的持續性,腦袋很快就清醒了許多,看到居然是貝思甜在救他,頓時感到赧然。

    不過很快,他就顧不上這些情緒了,他也著實沒想到,迎接他的會是這樣的事情。

    貝思甜當即制符,然后遞給林云平說道:“喝下這個。”

    林云平倒也沒有猶豫,當即喝了下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