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一千九十章:神秘石头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砰!”

    一锤敲下去,这头野猪精俩眼珠子往外一翻,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

    赵客一瞧,不禁一脸嫌弃,才给了10点怨气,本来还想借着这些妖怪,给血锤补充一下怨气。

    上次和大觉恶念打的那一架,自己可是损失惨重,消耗掉了不少东西,其中就包括了血锤里的怨气。

    是要想办法补充一下才好。

    不?#19978;?#36825;些不争气的妖怪,居然才这么点。

    其实这也不能怪这些小妖,他们实力太低,低微的实力令这些妖怪甚至还没有明白,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

    更没有太多的志向。

    他们和野兽的唯一区别就在于,自己比较强一点而已。

    故而越是愚笨,心中的野心越小,即便被一锤敲死,心里的怨气也没有多少。

    反倒是那些野心越大,心智越强的生物,一旦被杀无不是怨气冲天。

    这让赵客失望的同时,目光不由看向自己邮册里的那张《鬼新娘》

    “?#19978;В?#30333;棠这娘们现在学乖了,不肯冒头出来,不然倒是能给血锤恢复不少怨气。”

    赵客心中一阵惋惜。

    “大哥,我这客多,要不您先挂个号?”

    眼前?#19968;?#31934;看着被赵客一锤敲死的猪妖,一脸愣然,赵客此时一身黑衣,连面部都带着面具遮挡。

    这些?#19968;?#22934;自然是认不出赵客。

    赵客见状,?#24598;?#24471;和这个女妖解释,直接唤出大夏鼎,一巴掌敲晕了往大夏鼎里一扔,自然有水鹿?#32654;?#26641;他们收拾。

    至于地上这头野猪……

    赵客一瞧,这头猪卖相也不好,枯瘦的模样也没几斤肉,随手一脚踢给屠夫之?#23567;?br />
    “饿!”

    |ˉ﹃ˉ|

    ?#27426;?#23648;夫之盒看着野猪的尸体,居?#24187;?#19968;口吞下去,反而顶着赵客,意思是让赵客把尸体给做熟了。

    他上次在红烟馆吃了不少好东西,赵客好不容易给他的一顿降智打击,似乎又恢复了。

    至少知道吃熟食了。

    “滚蛋,爱吃不吃。”

    赵客一脚把屠夫之盒给踹开。

    |≧口≦|:“饿!饿!饿!!”

    被踢开的屠夫之盒,显然不乐意了,干脆往赵客脚边一趟,一?#27604;?#27900;刷无赖的模样。

    这若是换做别人,赵客早就?#25484;?#34880;锤敲他的阳光灿烂。

    可屠夫之盒赵客却是下不去手。

    不仅仅是因为这?#19968;?#23545;自己作用重大,也是因为这蠢货跟在自己身边时间最长。

    屠夫之盒这张邮票,当初落在别人手上,随手就给用最低的价位给甩卖了。

    可它到了自己手上,却成为了自己的宝。

    严格意义?#20384;?#35828;,屠夫之盒的使用方法,是自己开发出来的。

    对于自己开发出来的东西,人都会有着几分舔?#24656;?#24773;。

    就如自己做的饭菜,只要不是难以下咽,自己都会给自己多打上几分,谁让那是自己做的?#22235;亍?br />
    看屠夫之?#24515;?#33150;的厉害。

    赵客虽然气的冲上去踹他两脚,可最终还是把死猪的尸体扔进邮册。

    带着屠夫之盒走到船上甲板上。

    赵客蒙着脸,身后带着一个怪异的盒子精。

    但周围的妖怪和那些花妖们,却是连一个都没去注意赵客,反倒是赵客身后的屠夫之盒吸引了不少眼球。

    一只蛤蟆精走到屠夫之盒面前,一阵打量左看右看了好一阵后,神情纠结的开口道:“兄弟,你可能是牛蛙生的?你猜猜我是什么生的?”

    屠夫之盒眼睛一瞪,旋即抬头看向身旁赵客,居然破天荒的吐出两个字来:“油炸!”

    见状赵客一撇嘴,不等那只蛤蟆精明白屠夫之盒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

    就见赵客手掌犹如闪电,刹那间一把抓住蛤蟆精的喉咙,指尖犹如发丝般纤细的无相剑经,在蛤蟆精太阳穴上一闪而过后。

    赵客随手就把蛤蟆精扔进邮册里去。

    甲板上的妖怪非常多,但这些小妖一个个都挤在一起,?#36824;?#30528;?#19968;?#27004;船上的姑娘们,加上赵?#32479;?#25163;的速度连一秒都不到。

    不过是一眨眼,那头蛤蟆精就消失不见了,谁也没有留意到,也没有妖怪去留意一个蛤蟆精。

    赵客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带着屠夫之?#22411;白摺?br />
    先把这位祖宗给伺候好了再说,毕竟往后要用得上的地方还多的去了。

    赵客心里琢磨着,若是下次碰到了五鬼,一定要把五个老鬼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翻后,让他们给自己设计出个降智之锤,没事就砸两下这个蠢货。

    “马哥,下次还来哦!”

    “一定一定!”

    一个生有马脑袋,却和人一样穿着衣服,站起来走路的马妖,一脸心满意足的从房间里走出来。

    裤子都还没提上去,便见赵客从他身旁走过,一把勾住马妖的喉咙。

    “咔!”

    手指一扭,随着骨头的断裂声,这头马妖就被赵客拖着往?#30333;?#19978;几?#21073;?#22312;过道拐角的一瞬间,就被赵客扔进了邮册。

    回头看向屠夫之盒这个蠢货:“这个给你爆炒。”

    |*′?`|:“嘿嘿嘿,饿!”

    带着屠夫之盒溜达了一圈,赵客和屠夫之盒感觉就像是在逛菜市场一样。

    ?#34892;?#29609;意被屠夫之盒看上了,但却被赵客一脸嫌弃的表情给放弃掉。

    “你别看了,那玩意看着挺肥,实际上肉骚的很,做起来的味道,就和在炒屎一样。”

    “你看着这个,明明是个蜈蚣精,还把自己吃的这么胖,待会给你烤了。”

    “这个?#31354;?#20040;瘦,算了,就这个吧,煲汤还是可以的。”

    一人一盒挑挑捡捡,把楼船上下三四层都给逛了一圈后,赵客见已经差?#27426;?#20102;。

    便是走到甲板上,唤出了大夏鼎出来。

    就见?#25163;?#34987;赵客给从大夏鼎里扔出来,把血锤往?#25163;?#24576;里一扔。

    “除了那些花妖外,其他的一个不剩,全都杀掉。”

    “全?#21487;?#25481;!”

    ?#25163;?#25260;头看着眼前群妖乱舞的画面,不禁回过头看向赵客确认一遍。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全部宰了,给血锤恢复元气,宰了之后,把那几条穿上剩下的也给清理干净。”

    赵客指了指不?#37117;?#26465;船上的妖怪。

    方才向着自己分身投去不善眼神的几个妖怪就是来自这些船上的。

    血锤现在最大的消耗,都是在这头猪的身上,赵客没有理由不把这件差事交给?#25163;懟?br />
    “那……那你、你们呢?”

    ?#25163;?#20030;着锤子,目光不禁打量在赵客和屠夫之盒的身上。

    “还能做什么,做饭啊,你要是速度快点,还能吃喝点汤。”

    赵客说着,便是带着屠夫之盒走到蟠龙洞的洞口前。

    从大夏鼎里取出那些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架上了炉子开?#30002;?#22791;做菜。

    见赵客似乎是来真的。

    ?#25163;?#19981;禁眨眨眼睛,手上举着锤子,回头一瞧,看着眼前这么多妖怪,却是不知?#26469;邮?#20040;地方下手才好。

    虽然他杀人不眨眼,更别说杀妖怪。

    可这样大规模的屠杀,他还是第一次。

    正琢磨着该怎么下手的时候。

    一头山羊精走到了?#25163;?#36523;旁,目光上下打量?#25163;?#19968;眼后道:“要不要一起来?我把这个让给你。”

    山羊精怀里好抱着一名姿色不错的花妖。

    向着?#25163;?#21457;出了暖味的邀请。

    “一起??”

    ?#25163;?#33041;海中不由?#20102;?#20986;传闻中岛国教育片上的画面。

    再一瞧,这名花妖外?#19981;?#30830;实挺不错的样子。

    “对对,她在下面,你在中间,我在上面。”山羊精兴奋的点头道。

    顿时?#25163;?#33080;色一僵,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三明治的画面。

    目光一时看向自己手上的那把锤头,不禁深吸口气,冷笑道:“嘿嘿,好啊!”

    此时蟠龙洞内就像是赶集了一样的热闹。

    各?#25351;?#26679;的妖怪混在一起。

    因为时间的问题,两个时辰后,这里就要重新被冰冷的湖水覆盖。

    所以就没有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仪式问题。

    大家都简单直接点,挂灯笼。

    红色灯笼,里面放着自己出售的物品。

    黄色灯笼,是解答疑惑的奖励。

    最初蟠龙会上是有人类的先生?#31383;?#30528;书写上文字,妖怪只需要把问题说出来,先生会把事情写在灯笼上。

    结果后来就尴尬的发现,灯笼上写上字不难,可大部分妖怪,压根就不认得字。

    所?#38405;俏唤?#20070;先生,最后也?#32479;?#20026;了大家的一顿美餐。

    不过没有了文字,但妖怪们这么多年过去,反而衍生出自己的一套独特的交流方式。

    或者说是暗号之类的事情,画在灯笼上,哪怕丑一点,大家也能解读个七七八八。

    “咦,这是什么??”

    这时赵敏目光锁定在一口悬挂在头顶的天灯上。

    只要付给蟠龙洞一些有价值的物品,就能够把灯笼挂在上面,令所有人看的清楚。

    不过能?#36824;?#22312;上面的东西,肯定不会是什么普通之物。

    赵客闻言一瞧,原来是一颗石头。

    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颗石头上,不时?#20102;?#20986;奇特的纹理,纹理很玄妙迷幻,但除此之外什么也感受不到。

    赵客现在的身体不过是肉体凡胎,更是琢磨不出其中奥妙。

    这?#36335;?#23601;是一个普通的石头一样。

    可越是这样,赵客越是觉得这颗石头不一般,又一瞧灯笼上面画的画。

    乱七八糟的赵客也看?#27426;?br />
    只能回头求出桃姬。

    “那颗石头不知道是什么,?#24674;?#36947;这个问题已经挂在这里很久了,似乎一百多年前被人悬挂在这里,没人知道是什么,反正就这样挂着,现在人都快要把这颗石头当灯笼了。”

    赵客仔细注视着石头上独特的纹理。

    问桃姬这玩意是什么价格。

    ?#27426;?#26691;姬却是苦笑道:“公子,这么多年对这颗石头?#34892;?#30340;人很多,可人家不卖只要正宗修行的玄门功法,这玩意我们那里有得。”

    “正宗的玄门功法??”

    赵客不由眉头微扬,这玩意他也没有,不过赵客虽?#24187;?#26377;,可不代表其他人没?#23567;?br />
    赵客眸光如电,琢磨了一阵后,?#22836;?#31070;向赵客本体传讯去,不管这颗石头是什么,总的先拿到手再说。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淘宝快3属于什么 澳洲幸运10和幸运飞艇 陕西快乐10分直3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极速快3哪个是正规的 百家乐庄闲路 福建十一选五彩票控 山西十一选五最新遗漏数据 中国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排球比分直播网 年一句玄机解特码 智胜彩票4场进球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100期 安徽快3走势 足球踩球接力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