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五百一十八章 你們在爭論什么?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不行,我晚上約了人一起吃飯了。”游思瑜拿起背包站起身:“下次吧。”

    “今天晚上的飯局,你必須去。我們工作室的另一個投資人獨木行舟正好來s市了。他想見見你。”

    “可是,我已經約了人了。”

    “是誰啊?不會是司徒然吧?”步步緊追著游思瑜的腳步,走到了電梯的門前。

    游思瑜輕輕點點頭,伸手按了一下電梯的按鍵。

    步步不滿的撇撇嘴:“他就住你隔壁,你們天天都能見面,少見一次也沒什么。推了他,晚上我們一起吃飯。”

    “步總,你憑什么讓yoyo推了我老哥?”司徒姍姍提著手提包,站在了游思瑜的身旁。

    步步沒好氣的白了司徒姍姍一眼:“在公司不要叫她yoyo,要叫游總。”

    游思瑜聞言輕聲失笑:“游總?我是管什么的總?”

    “除了總導演,你想當什么總都可以。”步步咧嘴一笑:“總制片,總監制,總投資,總……”

    “行了,行了。你說的那些,我都勝任不了。”游思瑜對著步步擺擺手:“我唯一能夠勝任的就是畫好我的漫畫。”

    “就是,術業有專攻,yoyo的特長就是畫漫畫。”司徒姍姍贊同的附和道。

    “仙葩,你除了是我們工作室的漫畫作者,還是投資人之一。獨木行舟言明了想見你,你怎么能不去呢?”

    “今天真的不行。”游思瑜對著步步歉意的笑了笑:“我明天就要回m國了,今天晚上是我和司徒然分別前的最后一個晚上,我必須要陪他吃飯。”

    “可陪獨木行舟吃飯對我們工作室也很重要啊。”步步陪著笑臉說道:“你又不是不回來s市了,回來了再陪司徒然吃飯不行嗎?”

    “不行,在我的字典里,我男朋友的事情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游思瑜一邊說著,一邊走進了電梯里。

    “哎,仙葩,再商量商量嘛。要不,我去求求司徒然。”步步按著即將關閉的電梯門,懇求道。

    “只要是事關他的事情,就沒得商量了,其他事情統統推后。”游思瑜將步步的手推開,關閉了電梯的門。

    同樣站在電梯里的司徒姍姍,用探究的神色看著游思瑜:“yoyo,你不會是看到我在旁邊,才故意這么說的吧?”

    “你的話在你哥心目中很有分量嗎?”游思瑜眼眸戲弄的看著司徒姍姍。

    “那當然了,我老哥很在乎我的話。”司徒姍姍揚起小臉,不滿的反駁道。

    “是嗎?恐怕只有展鵬才會在乎你的話。”游思瑜不屑的撇撇嘴:“你的話在你哥那里,就是廢話。”

    “我的話至少還有人當成圣旨。你呢?”司徒姍姍也同樣不屑的撇撇嘴:“我老哥經常說你沒腦子,你的話在我老哥那才是廢話。”

    “我的話就算是廢話,你哥也很在乎。”

    “是嗎?我怎么沒有覺得?”

    “我也沒覺得展鵬把你的話當成圣旨啊?”

    兩人正在爭論間,電梯的門打開,司徒然和顧展鵬正站在門外。游思瑜和司徒姍姍立即笑逐顏開的看著兩人。

    司徒然和顧展鵬走進電梯里,分別站在游思瑜和司徒姍姍的身旁。

    司徒然扭頭看著游思瑜,饒有興趣的問道:“你剛才和姍姍在爭論什么?”

    “你在電梯外都聽到我們爭論了?”游思瑜好奇的問道。

    “你們兩人的聲音那么大,我們能聽不到嗎?”顧展鵬也看向司徒姍姍:“你們在爭論什么?我好像聽到了什么圣旨,什么廢話。”

    司徒姍姍立即挽住顧展鵬的手臂,很嚴肅的問道:“我問你,你老實回答我,我的話對你是不是圣旨?”

    “啊?”顧展鵬目光一怔,看著司徒姍姍肅然的一張臉,他不知所措的笑了笑:“姍姍,你這么問我是什么意思?”

    “別問什么意思,快回答我。”

    “那個……”顧展鵬臉上的笑容透出了尷尬:“你說是就是,你說不是就不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這算什么回答?”司徒姍姍不滿意的瞪圓了丹鳳眼。

    “我……”顧展鵬將求助的目光看向司徒然:“我其實……”

    “好了,姍姍。”司徒然搭住顧展鵬的肩頭,將他拉到自己的身旁,然后眼眸略帶責備的看著司徒姍姍:“你這種總是不饒人的壞脾氣,以后得改改。知道我的同學背后都是叫你什么嗎?危險品。也只有展鵬臨危不懼。”

    “危險品?他們為什么這么叫我?”司徒姍姍眼眸看向顧展鵬,責問道:“你是不是也這樣叫我?我很危險嗎?”

    “不是,其實……”顧展鵬看著司徒姍姍不悅的臉龐,目光埋怨的看向司徒然:“司徒,你這是在幫我,還是在害我啊?”

    “我幫你,也要你自己有底氣啊。”司徒然輕笑著搖搖頭,話峰一轉:“陪我去超市買食材吧,晚上我們一起在家吃飯,給yoyo送行。”

    “yoyo,你要去哪兒?”顧展鵬扭頭看著游思瑜。

    “回m國,辦理我外公遺產的事。”

    “繼承遺產啊。”顧展鵬眼眸微微睜大,急聲問道:“那筆遺產是多少錢啊?”

    “你問那么多干嘛?”司徒然將顧展鵬的腦袋扭轉過來:“幫我想想一會兒買什么食材。”

    “老哥,我想吃蝦,你給做那個……”

    “紅酒洋蔥燴蝦。”司徒然接著司徒姍姍的話說道:“有了展鵬,你以后吃蝦,不用我給你剝蝦殼了。”

    司徒姍姍嘴角帶著得意的笑容,靠近游思瑜,炫耀的說道:“你看,我一說要吃蝦,我老哥就知道我要吃什么蝦。所以,我的話才不是廢話,他很在乎的。”

    游思瑜鼻中輕哼一聲:“你想吃什么還要說一聲,我就不一樣了,我不用說,他就知道我想吃什么。這一比呀,他更在乎誰的話,顯而易見了吧。”

    司徒姍姍不滿的撅起小嘴:“我和我老哥從小一起長大,我們是親兄妹,我們的感情,你能比嗎?”

    “你哥和你不過就是二十幾年的感情,我們可不一樣,我們的感情已經很長很長很長了。”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