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一卷 初入三國 第一百二十章 施計(二)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胡人與公孫瓚交戰數年,每每都是輸在速度和情報之上,時常是沒等己方做好準備,公孫瓚的騎兵便如天降般出現,這也是公孫瓚一貫的作戰策略。

    得知公孫瓚派兵阻擊自己,長城以北的胡人首領急忙調兵遣將前去支援幽州境內的部隊。

    話說在土垠之北有一座高山名為徐無山,山中有幾個小縣城,公孫瓚此次出兵恰巧路過徐無山,因為糧草不足的原因,便讓手下大將田楷洗劫了當地縣下的幾個村莊。

    田楷這人,不僅心狠手辣而且還極為的好色,每次隨公孫瓚出兵都會找各種理由洗劫幾個村莊,不僅搶奪百姓的糧食,還趁機糟蹋了無數的女子,惹得邊境附近的百姓是怨聲載道,敢怒而不敢言。

    此次奉命前來奪糧的田楷,依舊和往常一樣,一入村莊便一邊讓手下燒殺搶奪,一邊帶著手下去尋找有些姿色的大姑娘小媳婦,以供自己淫樂。

    借著公孫瓚的威名作威作福慣了的田楷,這次卻碰上了硬茬。

    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徐無山里的百姓多為獵戶,而且此地因與胡地較近,山里有很多偷渡過來的胡人在此生活,民風十分彪悍。

    見田楷一行人毫無理由的燒殺著自己親人,奸#淫著自己的妻女,山里的百姓一怒之下,拿出狩獵的弓箭、長矛便反抗了起來。

    “田將軍不好了,外面的村民發生暴動了!”一戶農舍外,一個士兵大聲的向里面叫道。

    此時田楷正趴在一個年輕女子身上馳騁著,屋內,一個年輕男子和一個小孩的尸體正躺在地上,看起樣子應該是田楷身下女子的丈夫和孩子。

    聽到外面士兵的大叫,田楷大罵了一聲。

    “媽的,這幫賤民竟敢放抗!”

    罵完,田楷猛地發力,開始沖刺起來,身下的女子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弄得忍不住慘叫起來,淚水打濕了臉頰。

    辦完個人事情之后,田楷提上褲子、拿起大刀便沖了出去。

    一出農舍,只見外面很多百姓已經與自己手下混戰在一起。

    看著眼前的景象,田楷不禁大怒。

    “一個不留,全都給老子殺了!”田楷大叫一聲便沖向了人群之中。

    士兵們聽到田楷的命令之后,也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其中幾個膽子大的士兵見田楷走遠,轉過身跑進了田楷方才出來的那家農舍。

    ......

    幾日之后,奉劉毅之命前來屠村的姚烈等人悄悄跟隨公孫瓚等人來到了徐無山。

    待姚烈一行人來到之前的那個村莊時,看著眼前的慘狀,眾人心中不由升起一團怒火。

    “這公孫瓚竟然如此狠毒!他就不怕遭天譴嗎?”毒蝎中,一個士兵看著面前血流成河的村莊,不由的怒罵起來。

    聽聞此話,想想自己此行的目的,姚烈也不由的心生猶豫,如果這里的人沒有被公孫瓚屠戮,自己真的能下的去手嗎?

    隨后,姚烈命手下士兵檢查一下,看看是否有幸存的百姓。

    “將軍,全村上下男女老幼無一人幸存。”一名毒蝎紅著眼睛向姚烈報告道,說完還將手里的一塊巴掌大的木片遞了過來。

    見狀,姚烈一把將木片接了過來。

    只見巴掌大的木片之上用鮮血歪歪扭扭的寫著兩個字“田楷”

    一見之下,姚烈在此確認了,這屠村之事就是公孫瓚干的。

    “把這些人的尸體都燒了吧”姚烈嘆了一聲道。

    “遵命!”

    此時天氣正熱,如果任由這些尸體腐爛下去,極有可能發生瘟疫,因此姚烈命士兵們將尸體聚在一起,然后一把火將這些尸體給燒了。

    查看完這里之后,姚烈等人又順著公孫瓚一行人留下的腳印跟了上去,越往山里走,眾人心中越是惱怒。

    只見,公孫瓚一行人所過之處,所有村莊都被屠戮,均無人幸存。

    一連焚燒了幾個村莊的尸體之后,姚烈實在不忍在跟上去,于是便帶著手下返回了涿縣。

    待姚烈將自己所見告知劉毅之后,劉毅急忙將程昱眾人叫過來議事。

    姚烈將徐無山的事情又和眾人講述了一遍,惹得張飛大罵了公孫瓚一頓,而一旁的程昱和戲志才聞言則是皺起眉,似乎不太相信姚烈的陳述。

    “四兒,廣陽郡的兄弟們進展如何了?”

    見劉毅問話,一旁的崔四急忙回道“回稟主公,我手下的幾個兄弟已經成功潛入了薊縣!”

    聞聽崔四此言,劉毅心中大喜,面帶狠色的看著崔四道“告訴兄弟們,可以動手了!”

    “遵命,我現在就去通知那些弟兄!”說完,崔四起身便跑出了大廳。

    崔四走后,劉毅眾人又商討了一番之后,程昱等人便離開了。

    剛走出議事廳,程昱便悄悄將姚烈叫到了一旁。

    “姚將軍,那些村民確實是公孫瓚所殺的嗎?”程昱將姚烈帶到一個四下無人的地方,小聲的問道。

    見程昱如此問,姚烈知道程昱可能是猜出了些什么。于是便從懷中將那塊寫有血字的木片拿了出來,交給了程昱。

    程昱看著手中的木片,不解的看著姚烈。

    “姚將軍,這是?”

    姚烈聞言回道“這是在一名被奸!殺的女子尸體旁撿到的,我在公孫瓚那里呆過一段時間,見過這個叫田楷的,他正是公孫瓚手下的大將,此人對公孫瓚是言聽計從,若沒有公孫瓚的指令,他肯定不敢私自屠村。”

    程昱聞言,握著手中的木片,自言自語道“不是主公便好!”

    姚烈聞聽程昱此言,知道自己的事情被程昱猜了出來,心中不由的暗嘆“程先生果真了得啊!”

    二人又閑聊了兩句后便分開了,姚烈一走,程昱便拿著那木片去見了戲志才。

    “志才兄這下可以放心了吧!”

    看著程昱拿來的木片,戲志才心中頓時松了一口氣。

    “看來咱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原來二人早就懷疑對劉毅秘密派遣姚烈的事情產生了懷疑,今日聽姚烈說到公孫瓚屠村之后,二人心中大驚,以為是劉毅為了大事特意派姚烈去做的,見此事確實是公孫瓚所為,二人這才放下心來。

    ......

    數日后,幽州刺史府所在,薊縣城內的一家酒館。

    劉虞手下的兩名交好的從事,忙完手里的活之后,二人便相約在酒館里一起喝起酒來。

    此時酒館內有很多人,二人身著便裝,和那些吃酒的百姓一個模樣,因此并未因此館內的食客們的注意。

    二人坐的地方正好靠著窗戶,點好了酒食之后,二人便一邊聊著家常一邊喝起了小酒。

    此時幾個商旅模樣的人正坐在二人的身后喝著酒,幾人一邊喝酒一邊熱火朝天的吹噓著自己在各地的所見所聞。

    那兩名從事被身后熱鬧的談話聲吸引,便翹起耳朵偷聽了起來。

    “哎?你們聽說沒有,北平的公孫瓚將軍又出兵了!”商販甲說道。

    此言一出,商販乙不以為意的有些嘲諷的回道“嗨~真是什么消息啊?公孫將軍負責抵御外敵,出兵那不是常事嗎?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桌上其余幾人聞言也附和了幾句。

    商販甲見眾人一臉不屑的樣子,喝了一大口酒之后又神秘道“你們知道個屁!我聽說公孫將軍這次出兵,在途中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情”

    “哦?什么事?快說來聽聽!”桌上幾人聞言,興趣被勾了出來,急忙將頭探了過去。

    幾人身后的那兩名從事聞言,相視一眼,趕忙放下酒杯,專心致志的偷聽起來。

    “我聽說啊,公孫將軍在路上為了籌集糧草,把沿途的存在都給屠了,連老人孩子都沒放過,那慘狀簡直如人間地獄啊!”

    其余幾人聞言不敢相信的看著商販甲。

    “老哥,你可別亂說啊,這要是傳出去可是要殺頭的啊!”商販乙急道。

    聞言,商販甲縮了縮脖子,忙端起酒杯說道“哥幾個就當我剛才放了個屁,千萬別往心里去哈,來來來~喝酒喝酒!”

    其余幾個商販聞言也不再問,端起酒杯就又開始嚷嚷著喝了起來。

    幾名商販沒有把剛才的對話當回事,但是幾人身后的那兩名從事,此時心中卻是掀起驚濤。

    二人打了個眼色后,猛地站起身。

    “酒家,結帳!”

    說完,兩名從事將幾枚銅板拍在酒桌上后,便直直向酒館外跑去。

    見二人走遠,那幾名商販模樣的人,一改剛才嬉笑的模樣,一臉嚴肅的看著彼此。

    “快去稟告外面的弟兄,就說成了!”剛才那名商販甲小聲吩咐道。

    幾人中的一人聞言,點了點頭,然后起身便向酒館外面跑去。

    話說那兩名從事除了酒館之后便一路向劉虞的刺史府跑去。

    到了刺史府,正巧劉虞在屋中看書,見兩名從事慌慌張張的樣子,劉虞急問出了什么事,兩名從事聞言便將方才酒館內聽來的消息告知了劉虞。

    聽罷二人的講述,劉虞大怒。

    “這公孫瓚太不像話了!”劉虞大怒道,手中的竹簡被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大人,這公孫瓚憑著自己騎都尉的身份,一向不依法度行事,多次擅自發兵攻襲胡人,若是在任由其如此下去,恐怕日后沒人能治得了他了!”

    兩名從事見劉虞發怒,忍不住開始添油加醋起來。

    聞聽二人此言,劉虞心中憤恨不已。

    自上任以來,劉虞廣施仁政,幽州附近的胡人大多被安撫,但自從公孫瓚被封為騎都尉之后,多次率兵攻打胡人,導致與胡人的關系再度惡化,自己多年的經營幾乎毀于一旦。

    “你二人拿著我的手諭,馬上去公孫瓚處,喝令其立刻停止對胡人的進攻,而且要讓其交出屠殺百姓的兇手,我要為那些枉死的百姓主持公道!”

    要知道公孫瓚的狠辣那可是出了名的,兩名從事聞言,心中大駭,誰也不敢點頭答應。

    劉虞壓根沒有理會二人,拿出紙筆,奮筆疾書,洋洋灑灑的寫下了一片痛斥公孫瓚的文信,然后丟給了二人。

    “還不快去!”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