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眾妖邪,陰戌魔。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儒道生劍氣如虹,無情劍劃過了天樞道人的脖子,沾染了一絲赤血,對著天樞道人:“老怪,你輸了,就此罷手吧。”

    天樞道人不解的看著儒道生:“我看不透你。”

    “哦?”儒道生好奇的看了天樞道人一眼。

    “你明明不想勝我,與我比斗只想拖延時間,為何卻想著戰勝與我,你可知道,惹怒我的后果是什么嗎?”天樞道人對儒道生道。

    “我本來確實只想拖延時間,只可惜,我擔憂某人的安危,自不愿與你多做糾纏,所以,我便只能戰勝與你了,還請你履行諾言,就此作罷!”儒道生對天樞道人道。

    “好啊,我可以放了他們。”天樞道人手中幻化出了一個紅葫蘆,此葫蘆乃紫金紅葫蘆,天樞道人對儒道生道:“儒道生。”

    “嗯?”儒道生應允了一聲,便被收入到了紫金紅葫蘆里面,這紫金紅葫蘆,甚是邪祟,只要拿著他,對人喊一聲名字,那人只要應允,便被收到這葫蘆之中,不出三刻,便化為一灘血水。

    “這么回事?”張友仁等人甚為驚訝,儒道生明明占盡上風,卻被天樞道人手持一個紅葫蘆給收了去,在看看天樞道人,晃著葫蘆甚為得意。

    “你不講信用!”楊婉妗指著天樞道人怒斥道。

    “是啊,既然比斗,輸不起,就別賭了,何必背地里耍陰招。”張友仁對天樞道人道。

    “哼,我只是陪你們玩玩罷了,你們還真當真了,嗯,張友仁!”天樞道人手持紫金紅葫蘆對著張友仁道。

    張友仁正想要說話,被楊婉妗捂住了嘴巴,楊婉妗笑聲的在張友仁耳邊道:“這葫蘆甚詭異,只要對著你喊你的名字,只要應允一聲,便被收到葫蘆之中,所以,別搭理他。”

    “哈哈哈,你們倒是挺謹慎的啊。”天樞道人顛了顛葫蘆,對著他們道:“也罷,那我就以別的方式,會會你們!”

    “卑鄙無恥,下流!”此刻,雪獅女也不在與瑤光道人多做糾纏,直向天樞道人而去,誓要搶奪天樞道人手中的紫金紅葫蘆,而瑤光道人怎可輕易的放過雪獅女,手中的神兵譜中飛出一道道鐵索,死死的向著雪獅女纏繞而去,雪獅女剛到天樞道人跟前,便被神兵譜中飛出的鐵索,捆綁的死死的。

    “接下來,便是你們了。”北斗七怪們,向著張友仁和楊婉妗走了過去。

    張友仁護在楊婉妗的身后,雖是一個凡人,但縱酒是一個男子,怎允許這些妖道們,欺負一個受傷的女子,天樞道人正要向張友仁抓去,便看到張友仁體內金光一閃,飛出九條護體金龍,直接沖向天樞道人,天樞道人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這九條護體金龍給彈了出去,頓時,天樞道人吐血倒在了地上。

    只在一瞬間,金光一閃而過,金龍轉眼即逝,天璇道人扶著天樞道人,看著眼前的一幕,對天樞道人道:“這小子,甚是詭異,竟有金龍護體!”

    “可惡!”天樞道人心想,若不是自己有些修為,顧及便被那九條金龍撕的粉碎,想到這里,天樞道人便不寒而栗。

    “看來,你還是有些用處的。”楊婉妗看了一眼張友仁,想到自己也是被張友仁體內的金光所傷,不由感到傷心。

    “那當然!”張友仁不由吹噓了一聲,其實他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為什么自己體內會有九道金龍相互,竟然糊里糊涂的將那天樞道人給震傷了,如果天樞道人知道,張友仁心中所想,估計得氣的吐血。

    “一起上,我還不信,奈何不了這個小鬼!”天璇道人扶著天樞道人,對著眾兄弟們道。當眾人合力將張友仁,楊婉妗圍剿的時候,頓時起了白霧,一條條白蛇將張友仁,楊婉妗護的死死的。

    “怎么回事?怎么忽然間起霧了?”天璇道人心中滿是疑惑。

    “小心,這些霧可虛化成蛇!”瑤光道人向幾位兄長道。

    天樞道人對著眾兄弟們道:“是戌魔老祖鵠蒼來了。”

    “什么!”眾人頓時心中大驚,這戌魔老祖的修為,就算一百個他們,也不夠曬牙縫的,沒想到戌魔老祖鵠蒼竟然會出現。

    “哈哈.......。”濃霧之中出現一人,此人滿頭白發,乘坐著輪椅,此人便是惡狗嶺的老祖宗戌魔鵠蒼。

    戌魔鵠蒼捋了捋胡子,冷冷的看著北斗七怪們:“小葫蘆們,好久不見啊。”

    “晚輩北斗七怪,拜見戌魔老祖。”北斗七怪紛紛向戌魔老祖行禮。

    “我那儒孫,現在何處?”戌魔老祖瞪了北斗七怪一眼,北斗七怪嚇得臉色發青,天樞道人正要拿出葫蘆收戌魔老祖的時候,卻發現那紫金紅葫蘆不見了,而戌魔老祖手中正拿著那紫金紅葫蘆。

    戌魔老祖鵠蒼拔掉葫蘆的篩子,將儒道生給放了出來,鵠蒼看了一眼儒道生,此刻儒道生給鵠蒼行了一禮。

    “誰把你關進去的?”鵠蒼向儒道生詢問道。

    “是......北斗七怪中的天樞道人。”儒道生剛說完,便看到鵠蒼馭著輪椅來到了天樞道人的面前,啪!一巴掌打在了天樞道人的臉上,而那天樞道人害怕的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鵠蒼的頭發化作一條條白蛇,死死的勒住天樞道人,將天樞道人給提了起來:“我的孫兒,我都不舍得打他一下,你倒好,竟敢將他收今葫蘆中,誰給你的膽子!”

    天樞道人的脖子,快要被鵠蒼給勒斷了,不斷的求著戌魔老祖鵠蒼饒恕,便連儒道生也心有不忍的替天樞道人求情,鵠蒼才將天樞道人給放了。

    “這些人,我要帶走,沒意見吧!”鵠蒼向北斗七怪詢問道。

    “戌魔老祖,我們沒意見。”北斗七怪他們那里敢有意見,就算有意見也不敢說,萬一鵠蒼一個不高興,將他們給殺了,他們豈不是死的太冤枉了。

    嗖!便在此時,飛來一只飛刀,直射向戌魔鵠蒼,戌魔鵠蒼接住飛刀,怒喝道:“誰!”

    “哈哈哈......。”濃霧之中,一個女子出現在了戌魔鵠蒼的面前,正是那雪圣母,不僅如此,身邊還有三個人,一個是貪無厭,還有一個是奢比尸,還有一個是面目極為丑陋的蛤蟆精,而此蛤蟆精不是別人,正是張友仁的父親張藝,是奢比尸將張藝的魂魄強行給注入蛤蟆精肉身的。

    奢比尸對戌魔鵠蒼道:“老朋友,好久不見。”

    “是你,奢比尸!”鵠蒼看了一眼奢比尸,心中滿是憤怒。

    奢比尸對鵠蒼道:“飛刀上淬了毒,此毒乃是血圣母的隱生盞上的瘴毒,不知此刻,你是什么滋味。”

    “什么?”鵠蒼扔了手中的飛刀,此刻手心已經烏黑一片,鵠蒼連忙點上穴道。

    “老祖宗。”儒道生連忙上鵠蒼面前。

    鵠蒼對著奢比尸道:“你們真卑鄙!”

    “老朋友,這件事,我可從頭到尾沒有參與。”奢比尸很是委屈的對鵠蒼道。

    血圣母向鵠蒼走了過去,對鵠蒼道:“老前輩,只要你惡狗嶺加入我們,我保證,你今日安然無恙。”

    “休想!”鵠蒼冷冷的瞪著血圣母。

    “老前輩,我勸你最好不要運功,因為你越是運功,毒素便救越快的融匯到你的血液之中,到時候,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血圣母對鵠蒼道。

    鵠蒼指著血圣母道:“就會使一些陰招。”

    “我承認,我打不過你,沒辦法,我們只有實用此計策了呢?其實,我們真的,不想傷害你的。”血圣母對鵠蒼道。

    “快給我將解藥拿出來!”儒道生手持無情劍,向血圣母而來,卻被貪無厭一下子給擋了下來。

    奢比尸對血圣母道:“他交給你們了,是死是活,不是我所關心的。”

    “就憑你們!”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縱然鵠蒼中了毒,但血圣母等人依舊不是鵠蒼的對手,當然除了奢比尸除外,奢比尸在一旁看戲,而蛤蟆精一直深情注視著張友仁,同時也在為張友仁擔憂著。

    奢比尸對蛤蟆精笑道:“怎么不去相認啊,他可是你的兒子。”

    “你給我閉嘴!”蛤蟆精惡狠狠的瞪著奢比尸。

    “哦,對了,你現在不是張藝了,而是一只丑陋的蛤蟆精,你怕給你兒子丟人,有意思,真有意思。”奢比尸對蛤蟆精道。

    “你真是卑鄙無恥!”蛤蟆精冷冷的對奢比尸道。

    “哈哈哈,他們都這么說我。”奢比尸哈哈一笑。

    就在一瞬間的功夫,貪無厭和血圣母便被中了毒的鵠蒼給打傷,血圣母對著北斗七怪道:“還不快點幫忙?他們在你們地盤上,不顧及江湖道義,難道你們真咽的下這口氣?”血圣母知道,即便鵠蒼中了劇毒,她和貪無厭依舊不是鵠蒼的對手。

    北斗七怪聽到血圣母這般說,內心的貪欲一下子便燃了起來,雖對戌魔鵠蒼有懼意,但鵠蒼已經中了劇毒,也沒什么好怕的,比起圣人的肉,這點風險算不了什么,故,北斗七怪相互看了一眼,便揮動手中的法寶,向鵠蒼攻了過去。

    “老祖宗小心!”儒道生向鵠蒼沖了過去。

    鵠蒼一掌將儒道生給擊飛了出去,對著儒道生道:“這里不需要你管,帶著張友仁他們趕快離開!”

    “可是......。”儒道生暗恨自己沒用,關鍵時刻,根本就幫不上什么忙。

    “別給我說廢話,趕緊走,這些雜碎,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鵠蒼對儒道生道。

    “可是老祖宗,你,你中了毒啊。”儒道生對鵠蒼道。

    “哈哈!區區的毒,能奈我何!”鵠蒼擋下了天璣道人的斬仙飛刀,此刻瑤光道人手持瑤光劍向鵠蒼沖了過去,而鵠蒼白須一甩,一條條白蛇直沖瑤光道人而去,瑤光道人深知這毒蛇的厲害,若被這些毒蛇咬中,必會化作一灘血水,沒想到,中了毒的鵠蒼,竟然還這么厲害。

    “大家小心這些蛇。”瑤光道人手持神兵譜,飛出一道道兵刃,不知斬殺了多少的白蛇。

    北斗七怪各施展出自己的法寶,什么散魂鎖,勾魂幡,水火蛭,神兵譜,斬仙飛刀來對付鵠蒼,但卻連鵠蒼的毛發都沒有碰到過,還有那血圣母和貪無厭,二人合力與鵠蒼打斗,竟沒有占據半分的便宜,若非血圣母的血液中的毒素那般的霸道,他們根本就占不到任何便宜,甚至他們會被鵠蒼給斬殺與此。

    此刻雪獅女咬斷了鐵索,化作了一頭雪獅向張友仁和楊婉妗沖了過去,雪獅對著張友仁楊婉妗道:“騎到我背上來!”張友仁將楊婉妗拖到了雪獅的身上,自己也躍了上去。

    雪獅縱身一躍,來到了儒道生的面前,對儒道生道:“還不快點上我背上,我帶著你離開這里!”

    “你們走吧,老祖宗在這里,我不能一走了之!”眼下,戌魔鵠蒼中毒,又被這些陰險的家伙們圍攻,儒道生斷然不能一走了之,哪怕拼上自己的命,也絕對不能讓戌魔鵠蒼在這里出事。

    “好自為之!”雪獅說了一句,便要帶著張友仁他們離開,卻不知,剛要走的時候,雪獅被奢比尸一掌給打了下來,張友仁與楊婉妗頓時摔倒在了地上,雪獅想要想要站起身來,卻傷的太重,沒有力氣,還沒剛站起來,便有栽倒在了地上。

    “放了他們!”張友仁知道眼前之人是誰,就是他屠了整個九龍山的人,是他害的自己家破人亡,此刻的張友仁恨不得殺了他,以卸自己的心頭之恨。

    奢比尸晃了晃身后的尾巴,對著張友仁道:“他們是生是死,和我沒什么關系,實話告訴你,你的生死與我也沒什么關系,圣人的肉說什么日月同壽,增加修為,可笑,向著這種人,生死對我而言,算不上什么,至于修為,就算在增進,又能增盡到哪里?”

    “那你為何死死糾纏我不放?”張友仁冷冷的看著奢比尸。

    “殺人的樂趣,沒辦法,答應了別人,總不能言而無信吧。”奢比尸對張友仁道。

    “放我朋友離去,我隨你處置!”張友仁對奢比尸道。

    “你覺得,你現在有什么資格,與我談條件嗎?”奢比尸看了一眼張友仁,對張友仁笑了笑,道:“如今的你,只是等在被宰殺的小綿羊而已。”

    “小綿羊也有不溫順的時候。”張友仁對奢比尸道。

    奢比尸哈哈一笑,對張友仁道:“小綿羊即使在不溫順,他也只是一只綿羊,永遠不可能成為一頭嗜血的猛獸,我說的對嗎?”說著,奢比尸向張友仁而去,此刻,戌魔鵠蒼揮出一掌,將血圣母,貪無厭還有北斗七怪給震到了一旁,馭著輪椅,直接來到張友仁的面前。

    “不準動他!”鵠蒼替張友仁擋下了奢比尸的一掌。

    奢比尸看了鵠蒼一眼,冷冷的道:“好歹,我們曾經也算朋友,我不想你死,給我讓開!”

    “老夫雖然年邁,但為了惡狗嶺的眾犬孫兒們,休想動張友仁一下。”鵠蒼態度很堅決,決心要保護張友仁。

    “哈哈哈,看來,你被天界的那些人給嚇破了膽子,莫不然,也不會保護張友仁對吧。”奢比尸看著中毒的鵠蒼,不住的搖頭嘆息。

    奢比尸對鵠蒼道:“你剛才在與血圣母他們打斗的時候,強行動氣,恐怕此刻,毒以遂了心脈,老朋友啊,我勸你最好不要動氣,畢竟你沒有不死之身不是嗎?”奢比尸對鵠蒼道。

    “不準你動老祖宗!”儒道生手持無情劍,直向奢比尸沖了過去。

    “一個沒有修為的廢物,也敢在我面前叫囂!”說著,奢比尸揮出一掌,將儒道生打飛了出去,而這時候,鵠蒼很是憤怒,自己的孫兒自己都舍不得打,卻被奢比尸給教訓了,無疑是在打他的臉。

    鵠蒼吞云化霧,化作一只五十顆頭顱的兇獸,此兇獸渾身長滿了蛇發,不斷的發出絲絲的聲響,此獸正乃鵠蒼的原形獫狁,獫狁咆哮一聲,直沖奢比尸而去,奢比尸自是不敢與鵠蒼硬碰硬。

    “你們還不來幫忙?”鵠蒼對著血圣母幾分說道。

    “不要管我,我攔著他們,你們帶著我孫兒快走!”鵠蒼對著張友仁等人說完,五十個血盆大口一張,頓時向眾人咬了過去,眾人不敢犯進,奢比尸抓住一顆頭顱的上下顎,直將那顆頭顱撕的粉碎,鮮血直噴射了奢比尸的全身。

    “還有四十九顆頭顱。”奢比尸沾了沾身上的血,對著鵠蒼笑道。

    “老祖宗!”受了重傷的儒道生看著老祖宗這般,自己卻幫不上什么忙,不由的心痛。

    “不要管我,快走!”獫狁剛說完,天璣道人手中的斬仙飛刀,斬掉了獫狁的一顆頭顱。

    “不!”看到這場景,儒道生很是心痛,更恨自己無可奈何。

    “走,在這里,也無濟于事,如果我們在不走的話,便辜負了老祖宗的一番好意。”雪獅叼起儒道生,拖著張友仁和楊婉妗便要離開。

    “休想離開!”血圣母追了過去,卻不料,一陣白煙吹過,血圣母被獫狁的一顆頭顱死死的叼住,竟脫不開身,血圣母一掌打向那顆頭顱,袖口中飛出成千上萬的蚊蟲,瞬間將那獫狁的一顆頭顱啃食成了白骨。

    而此刻,雪獅帶著張友仁已經逃離了七星山,此刻,獫狁失去了三顆頭顱,依舊頑強的抵抗著,向血圣母這樣的雜碎們,獫狁根本就不放在眼中,只是那奢比尸太過難纏了,縱是自己沒中毒,在他手中,也討不到什么好處,如今,更別說中毒了,身后還有那幾只該死的蒼蠅。

    “張友仁跑了,你為何不去追?”血圣母向奢比尸質問道。

    奢比尸掐住了血圣母的脖子,冷冷的對血圣母道:“你這是在跟我說話嗎?”

    血圣母一時間得意忘形了,明知道眼前之人,乃是一個魔鬼,自己還這般與他講話,即便自己是蚩尤的夫人,也不敢與奢比尸抗衡,雖說,現下奢比尸是在蚩尤手中做事的,但終究不是蚩尤的手下,即便蚩尤,也得讓奢比尸三分,何況是自己。

    “咳咳,我錯了,我不該這般得意忘形。”血圣母向奢比尸懇求道。

    奢比尸看都不看血圣母一眼,直接從血圣母的身后,把隱生盞搶了過來,本來血圣母想要用隱生盞對付奢比尸的,但沒想到,被奢比尸給發現了,想到這里,血圣母更為的恐懼了。

    奢比尸松開了血圣母,摸著血圣母的頭,很是溫柔的血圣母道:“以后,在這般跟我說話,我會把你的頭擰下來。”血圣母看著奢比尸溫柔的一笑,心中很是恐懼,比起他嚴厲起來,奢比尸詭異的一笑,才是最最可怕的。

    “我不想我的老朋友,太過受罪,給他一個痛快吧。”奢比尸拍了拍血圣母的頭,將那隱生盞扔給了血圣母,血圣母渾身顫抖的拿著隱生盞,生怕此刻奢比尸會對自己不利。

    “放心,我不會殺你,我若想殺你,自不會跟你說那么多的廢話,向來都是干凈利落!”奢比尸對血圣母溫柔的笑了笑。

    血圣母催動隱生盞向獫狁而去,隱生盞內,飄蕩著一縷縷毒瘴,正是鵠蒼所中之毒,這隱生盞內,融匯了蟲族所有族群中最烈最霸道的毒,縱然是戌魔鵠蒼這樣的人,也難以招架。

    “戌魔老祖,俗話說的好,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不如投靠我們,何必這般委屈自己,畢竟命才是最最重要的,不是嗎。”血圣母一邊施展毒瘴之氣,一邊對化獫狁的鵠蒼好言相勸。

    獫狁化作人形鵠蒼,坐在輪椅之上,對血圣母道:“休想,我縱身死,也絕不投靠爾等小人。”他們這般陰險,鵠蒼知道,若是投靠他們,自己的族群,定遭受滅頂之災。

    鵠蒼用力抵抗著隱生盞的毒瘴之氣,而此刻,他的體內早已布滿了劇毒,一直忍著疼痛與血圣母等人抗衡著。

    “一起上!”貪無厭對著北斗七怪們道。

    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北斗七怪各持著法寶,向鵠蒼打了過去,鵠蒼手臂白發化蛇,萬蛇化鞭,向眾人纏繞而去,北斗七怪中的瑤光道人施展神兵譜,飛出一柄柄刀子,不知殺了多少的蛇,那些蛇斷頭之后,化作煙霧散去之后,便飄散幾縷雪絲。

    鵠蒼吐了一口黑血,黑血落地,枯萎凋零了一片花草,鵠蒼肩膀上的雙蛇,直接向鵠蒼的雙臂咬了過去,將自身的毒素盡數的注入到自己體內,來一個以毒攻毒,即便自己的毒性微弱,只要能減輕一絲疼痛,也是好的。

    “啊......!”鵠蒼咬著牙,忍著痛苦揮出一掌,直接將北斗七怪們震的吐血,神兵利器盡數的散落與地,此刻,血圣母收了隱生盞,與貪無厭二人又向鵠蒼攻來,鵠蒼雙掌相迎,將那血圣母和貪無厭給震了出去,而自己,因強行運功的愿意,又吐了一口黑血。

    血圣母擦了擦嘴角的綠色血液,對鵠蒼道:“戌魔老祖,你恐怕是強弩之末了吧。”

    “這隱生盞的毒,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抗拒的。”貪無厭對鵠蒼道。

    “一群卑鄙無恥的家伙!撲!”這次,鵠蒼吐出的黑血更多了,面目極為的猙獰恐怖,若不是他的修為精進,又那么堅持,恐怕早以歸西了。

    “撐不住了吧。”血圣母,貪無厭,北斗七怪們,死死的與鵠蒼周旋著,不管他怎么厲害,就是一直拖著他,只要有一絲縫隙,血圣母他們,便會趁虛而入,榨干鵠蒼的修為。

    最終,血圣母抓住了鵠蒼的胳膊,手狠狠的一抓,硬生生的將鵠蒼的胳膊給扯了下來,鮮血橫飛。

    “小心,血液有毒!”血圣母向貪無厭提醒了一聲,畢竟他們不是奢比尸,有不死之身,若沾染了鵠蒼的毒,恐怕與鵠蒼一般,就算血圣母想救治,也會需要一些功夫。

    “啊!”鵠蒼撕裂的慘叫著,那血圣母撕掉鵠蒼的一個胳膊不算,又硬生生的扯斷了鵠蒼的另外一個胳膊,這血圣母的手段極位的殘忍,在看看北斗七怪,各個手持利劍,七八劍刺在了鵠蒼的胸膛,腹部,脖頸,后背,雙目,眉心,。

    “別把他弄死了,那樣的話,豈不浪費了他的萬年修為,留著煉丹不好嗎?”貪無厭對北斗七怪們道。

    “不用這么麻煩,直接把他的修為吸過來便是。”血圣母對貪無厭道。

    “你說的沒錯,那張友仁雖然逃了,可這老東西,還在我們手中,吸了他的修為,留著他的命,在去惡狗嶺換取張友仁,那些犬王們,雖有手段,但我們吸了這戌魔老祖的修為,他們不在是我們的敵手,我們更不懼怕他們的報復。”天樞道人對貪無厭道。

    “好!哈哈......。”貪無厭不由一聲狂笑。

    “我縱是死,也不讓得逞!”說著,戌魔鵠蒼便要自爆身軀,卻被看戲的奢比尸一眼看破,直接閃現到鵠蒼面前,封住了鵠蒼的穴道。

    “廢話真多,若不是我出手快,恐怕你們早被鵠蒼的自爆炸的粉身碎骨了。”奢比尸對著血圣母冷冷的道。

    “多謝了。”血圣母向奢比尸謝完之后,手中幻化出千萬蚊蟲,這些蚊蟲專門吸食血液與修為,而北斗七怪們也不甘示弱,體內飛出一根根藤蔓,將那鵠蒼死死的纏繞住了。

    “啊!”此刻,鵠蒼體內的真氣不斷的往外流出,流向那幾個貪婪的盜竊者,眼看著自己快要油燈枯盡的時候,卻無可奈何,鵠蒼暗恨,自己竟死的如此窩囊,被一些小人物暗算至死,想想心中滿是不甘。

    “突然覺得,體內的力量異常的強大,強大的快要爆了一般。”血圣母不由的驚嘆道。

    “是啊,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強大,幸好中了毒,若不是中了毒,你我,恐怕無法將其制伏。”瑤光道人想想,便覺得心驚膽戰。

    “哼!犬戎族的老祖,修為能弱的了嗎?”奢比尸不由冷聲一聲。

    “得饒人處且饒人!”便在鵠蒼體內還有最后一絲氣息的時候,一道火光沖向了血圣母幾人,頓時,貪無厭,血圣母還有北斗七怪們,被推開百米直遠,周圍一處處烈焰,一縷縷濃煙閃現在了他們的面前,當他們睜開眼睛的時候,戌魔鵠蒼被一長著翅膀的紅發男子抱在懷中,這紅發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炎舞。

    炎舞看著渾身插滿了劍的,遍布傷痕累累的鵠蒼,在看了看地上被扯斷的兩條臂膀,心中很是揪心。

    “炎帝,好久不見。”奢比尸對炎舞笑了笑。

    炎舞冷冷的看了一眼奢比尸,對奢比尸道:“你們這群妖魔,當真好大的膽子,九龍山一事,我不去找你們,你們今天竟自投羅網。”說話的功夫,炎舞來到了血圣母的面前,見血圣母要催動隱生盞的時候,卻被炎舞死死的踩住了手,炎舞一腳叫隱生盞給踢開了。

    “好惡毒的女人。”炎舞冷冷的看了血圣母一眼,正要出手解決了眼前的幾個禍端,此刻,奢比尸閃現到了炎舞的面前,擋下了炎舞的招式。

    奢比尸對著血圣母幾人道:“還不快走!”奢比尸都沒辦法與炎舞抗衡,眼前的這幾個人耍耍手段還可以,若真要與炎舞比斗,恐怕這炎舞隨便煽動一下業火,這些人便瞬間化為灰燼,九龍山,奢比尸是知曉炎舞神通的。

    血圣母等人紛紛站起身來,轉身便飛走了,只留下奢比尸一人對抗炎舞,炎舞冷冷的看了一眼奢比尸:“你想做出頭鳥?”

    “炎帝何必為了一條惡狗動怒。”奢比尸對炎舞笑道,奢比尸剛說完,頭被炎舞撕扯了下來,鮮血直涌而出。

    炎舞將奢比尸的頭扔在了地上,對著背后無頭的奢比尸道:“我知道,你有不死之身,也知道你的頭顱會很快長出來,今日,若非我有急事,絕不可能這般算了,下次,我便不會這般仁慈!”說著,抱著鵠蒼,揮動翅膀向著惡狗嶺的方向而去。

    當炎舞離開的時候,奢比尸那無頭的身軀,瞬間長出了一個新的頭顱,奢比尸晃了晃頭顱,看著炎舞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道:“炎帝,總有一天,我要親手將你撕碎!”然后,奢比尸將手伸向天空,緊緊的握住了手。

    逃走的血圣母等人來到了七星山的天樞峰,血圣母和貪無厭逼著北斗七怪加入他們一伙,否則他們便會跟戌魔老祖一個下場,北斗七怪早已是騎虎難下,已經得罪了戌魔老祖鵠蒼,如果在將血圣母他們給得罪了,那以后的日子恐怕不會太平,更何況,戌魔老祖鵠蒼就是拒絕加入他們一伙的,便這般給算計了,如果他們七兄弟也是這般,恐怕下場不會比戌魔老祖鵠蒼好多少。

    “我們還有選擇的機會嗎?”天樞道人的一句話,已經表示加入了他們,血圣母告知北斗七怪,他們的勢力為新的九黎族,其首領為蚩尤。意思就是重震昔日的九黎輝煌,血圣母還告訴了北斗七怪,日后九黎重現輝煌,你們也會跟著瘋狂無限。

    炎舞帶著奄奄一息的戌魔鵠蒼回到了惡狗嶺,炎舞一直給戌魔鵠蒼運送真氣,希望能夠救戌魔鵠蒼一命。

    “哈哈.......想不到我戌魔老祖縱橫一世,卻落的這般下場。”鵠蒼對著炎舞不由的一聲慘笑。

    炎舞對鵠蒼道:“有我在,你死不了。”

    “為什么救我?”鵠蒼不解的看著炎舞。

    炎舞對鵠蒼道:“只是,不想你死的這般窩囊罷了。”

    “的確窩囊,被幾個跳梁小丑給暗害。”說著,鵠蒼吐了一口鮮血。

    炎舞點住了鵠蒼的穴道,從身上拿出一枚丹藥,直接塞到了鵠蒼的嘴中,對鵠蒼道:“這是解毒丹,或許對你有一絲幫助吧。”

    “我所中的瘴毒,極為的霸道,尋常的丹藥,根本無法救治與我。”鵠蒼對炎舞道。

    炎舞對鵠蒼道:“你覺得我像普通之人嗎?”

    “不像。”鵠蒼對炎舞微微一笑后,咳嗽了幾聲。

    “那你說,離恨天怎么樣?”炎舞向鵠蒼詢問道。

    “你說的是混元太清大帝離恨天?”鵠蒼不解的看了一眼炎舞。

    炎舞告訴鵠蒼:“我曾經跟著離恨天學過醫,那水簾洞中的書籍,我已全部記與腦海,什么煉丹煉藥,都難不住我,你覺得,你身上的毒,我無法解開嗎?”

    “若是這般,多謝了。”說著,鵠蒼又咳嗽了幾聲。

    炎舞向鵠蒼詢問道:“你不懷疑我的目的嗎?”

    “我以這般不堪,能讓上神記掛的無非就是張友仁,還有那二十萬天兵天將,以及,咳咳!以及我惡狗嶺的勢力。”鵠蒼對炎舞笑了笑。

    炎舞對鵠蒼道:“你不覺得趁人之危嗎?”

    “那就趁人之危吧,與其信任外人,倒不如將我犬孫兒們,托付給一個重情重義之人。”鵠蒼看了一眼炎舞,微微一笑。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