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177章 追殺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這一連串的攻擊,境地置換其實只是瞬間的事。

    林塵開始利用幻靈九變的神奇速度和身法,將殘影留在原地,人已經來到木姓修士的身側,劍芒只是一個引子。

    真正的殺手是青冥六印中的第一印——王印。

    就算木姓修士躲過了劍氣劍芒,也不會發現印決的存在,直到隕落,他始終不知道怎么死的,說來也真是憋屈。

    “師兄”

    其他七個修士看見林塵的算計,看見自己師兄明明已經躲開了致命的襲擊,最后還是倒在了地上,原本就被血鷹雕壓著打,在剛剛分神之下,更是險象環生,都有撤退的想法。

    “想打本公子的注意,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材料?”

    林塵將木姓修士的法器和儲物袋收了起來,雙眼看向正在更血鷹雕苦戰的七個修士。

    “道友,這是誤會,只要道友停手,我們就當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一個九階修為的修士帶著求和的口吻說道。

    “誤會,原來我們之間是誤會啊,那就……”

    “對,就是誤會,道友可以讓這只……。”

    林塵話說到一半,一道印決按了出去,整個人站在原地風輕云淡的看著對方。

    說話的修士停林塵也認為是誤會,心里一喜,沒有想到這個家伙這么好忽悠,沒有想到自己的話還沒有說完,那毀滅的印決就狠狠的轟在身上,整個人慢慢失去知覺,眼前的世界也慢慢變得灰暗。

    “師弟,你怎么了?”

    和血鷹雕苦苦戰斗的修士看見自己身邊的師弟倒下,心里一陣害怕,九階的師兄已經死在對方手中,現在有少了一個師弟,不要說勝算有多少,能不能脫身還是未知數。

    在他們心里,本來一個四階的修士根本什么都算不上,自己師兄弟隨便一個就能解決,最讓他們看中的是血鷹雕,一個五階的妖獸足足可以和筑基期的修士爭高下。

    看見幾人中最厲害的九階的師兄去對付一個四階的修士,將一個五階妖獸扔給自己,心里都不滿,令他們想不到的是,這個四階的修士居然跟九階硬拼不落下風,更讓他們驚駭的是,九階的師兄死在四階修士手中。

    一個聚氣境八階的修士將一個火球術施展出去,轉身就朝反方向奔行逃走,眼見有人逃走,原本打算撤離的修士,現在更是沒有了斗志,都各自放棄攻擊和防御,轉身逃走。

    “笨蛋,哎。”

    林塵淡淡的嘆息了一聲,輕輕的搖了搖頭。

    如果真正要戰斗,林塵還不見得能將他們全部留下,而他們的組合一散開,就給了林塵個個擊破的機會。

    “你三個,我三個,看誰先解決,在這里匯合。”

    林塵將快速飛掠而出,一道意念傳進血鷹雕腦海中,等血鷹雕反應過來時,林塵的身影已經在二十丈外了。

    血鷹雕一個人性化的表情出現,雙翅一展,朝逃走修士的方向追了上去。

    幻靈九變展開,身形化為殘影消失不見。

    第一個逃走的修士逃出二十丈后,其他修士才開始分開逃走,在他眼中,林塵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算計中,就算林塵追殺過來。也是幾個呼吸后的事情。

    再說了,林塵最先肯定是追殺最近的,跟自己的師弟一糾纏,自己不知道已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死雜種,等有機會落到老子中,老子一定將你撕了。”

    成平飛逃出了兩百米之外,感覺后面沒有人追上來,心里開始得意起來,以為自己的算計成功了,林塵肯定在和自己的師弟們斗法,他也沒有急著飛奔。

    “我送上門來了,我就成全你的愿望,來吧,看你怎么撕了我?”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成平飛的耳中。

    頓時,整個人如同五雷轟頂。

    只見,一個白色的身影站在身側不遠的地方,一只手緩緩抬起,臉上露出一絲邪惡的笑意。

    “不遠欺人太甚,老子也不是好惹的,你最好不要動我,我是天玄門的,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成平飛大聲的說著,眼睛四周轉個不停,看樣子是在想辦法逃走,而且說話的生有那個也帶著絲絲顫抖,明顯是害怕眼前的白衣修士。

    “死了就沒有人知道我殺了你,就算知道,那又如何?”

    林塵冷冷的說道,話剛說完,抬起的手猛然按了出來,一道毀滅的印決朝著成平飛碾壓過來,印決足有數米大小。

    印決所過之處,空間不斷的顫抖破滅。

    “啊”

    沒有等成平飛有絲毫準備,整個人就被印決碾成肉餅,空中一陣血雨紛飛后,林塵的人已經消失在原地了,成平風身上的儲物袋也被收走。

    在叢林的一個偏僻處,一個修士正一臉驚駭的奔行著。

    突然。

    頭頂的空氣中一陣顫抖,帶著強烈的破空之聲。

    一只巨大的爪子狠狠的抓下,瞬間,修士的頭顱一片血肉模糊,整個人借著慣性之力沖出兩丈之外才倒了下去。

    血鷹雕看見修士躺在地上不動了,接著又在修士的胸口狠狠的來了一抓,眼睛在修士的腰間掃視一遍,一個儲物袋被爪子抓了下來。

    林塵也在同一時間解決了第二個七階的修士,沒有斗志的修士,一直只有逃跑的心,哪里有多少心思防御,幾乎沒有用多少工夫就輕松解決了第二個修士。

    在第二個死在他手中的修士到下去的時候,林塵眼中的另外一個修士也快消失在他視線中。

    他將全身真氣運轉,幻靈九變施展得更加精妙。

    短短十余個呼吸間,另外一個修士也再次的出現在他眼中,出現在他眼中不只是一個修士了。

    視線中,在一處平坦的草坪上,幾個修士正在斗法,一邊只有一個聚氣境七階和一個聚氣境八階的修士背對背的頑固抵抗。

    另外一邊則是三個七階和兩個八階的修士,五個人光憑人數和修為就完全壓制兩外兩個修士,只是他們并沒有直接滅殺兩個修士,正玩著貓捉老鼠的游戲。

    “鄭師兄,你們在這里就好了。”

    從林塵眼前逃跑的修士逃到五個修士面前,臉上露出一絲興奮之色。

    “師弟,你怎么一個人回來了,其他的師兄呢?”

    一個聚氣境八階的中年修士。

    看了看一臉驚駭表情的師弟。

    “說來話長,我等一下給你說”

    他自然不知道林塵已經追了上來,以為自己已經完全脫離危險,又遇到幾個師兄在這里,心里一寬,自顧在一邊快速的回復體力,心中算計著,就算林塵追上來,自己也有體力再次逃走的機會。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