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七十八章 赶尸人与傀儡术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牢画这么一郁闷,也忘了去问黑无常那没说出口的半句话是什么。直到黑无常喃喃自语着,带着那两只鬼离开了,牢画才将黑无常刚刚说的那?#27426;?#35805;消化在了脑子里。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从没上过学的孩子,忽然被送到了一所重点高中,不给她教科书,还要面对一周一小考两周一大考。她决定,?#27426;?#35201;问薛焰要一些学习资料回来苦读一遍,没吃过猪肉,也得看一看猪跑是不是?

    想到这,她也不在广场继续练习了,直接给薛焰发微信道:“我要学习!”

    薛焰今天没什么事,正在和牢庸在殿中下棋,就收到了牢画的微信消息。他看了看手机屏幕,又看了看牢庸,问道:“牢画他,是不是很爱学习啊?”

    牢庸正在专心研?#31185;?#23616;,被薛焰这么一问,张口就答道:?#20843;?#29233;什么学习啊?回回考试都靠复习冲刺,从来都不知道按部就班。”

    薛焰一听,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牢画的技能可不就是没有按部就班来么?#31354;?#24456;符?#20384;?#30011;的风格啊。

    “想学什么?”薛焰在微信里问。

    “关于修仙,有没有什么速成的?我发现我一无所知。”

    薛焰笑了。果然,速成就是牢画的作风。坐在对面的牢庸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薛焰旋即收起了笑,?#38391;?#26071;子走了一步,然后回复牢画道:“明天我去找你吧,把你要的带过去。”

    牢画看到薛焰的回复,眼前就浮现出了薛焰微笑着的样子。这令她的脸颊?#34892;?#28907;烫的。这个薛焰,干嘛要对她这么好?她不过随便是问了一句,他就要亲自给她送书,这殷勤的有点过分吧?#31354;?#26679;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么?

    她在手机屏幕上打出了她的疑问,随?#20174;?#21024;掉了。这话问出来,要人家怎么回答呢?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因为你是我的优乐美啊!要不要这么恶心?

    罢了罢了,她还是决定不问了。牢画想了想,说道:“今天我找黑无常办件事,他说我的能力很奇怪,正好明天你来了帮我看看。”

    “好的,待会我找他问问。”

    说到这儿,牢画突然想到今天黄虎提到的那个申屠北于是问道:“薛焰,你知道赶尸人吗?”

    轮转王殿上,薛焰对着手机皱起了眉头。

    “知道,怎么了?你遇见赶尸的了?”

    “不太确定,我只是发现有人在收集尸体,穿长袍留胡须,挺怪的。”

    “明天见面说吧,我现在正在陪你爸下棋,跟你聊天,差点儿输了。”

    这……要是几个月以前,牢画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那个?#20064;?#23621;然有朝一日会在阎王殿里跟阎王爷下棋。要是知道?#20064;?#27515;后过得这么清闲潇洒,她也不至于当初浪费那么多眼泪了。

    更要命的是,薛焰这个时候这么说,令她的脸颊更红了。刚刚对人家献了殷勤,就说他正在陪人家?#20064;?#19979;棋,这怎么看都有种暧昧的味道啊……

    牢画看着空荡荡的广场,也没心情继续练习了,干脆回家睡觉去。

    第二天一早,牢画就看见了一个奇异的画面:青魂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睡觉。薛焰坐在沙发边上,一脸严肃的瞪着青魂。而乌骓则是像宠物狗见到主人一样垂着舌头摇着尾巴?#33258;?#34203;焰腿边,一脸谄媚。

    这个薛焰,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跑到她一个单身女青年的家里,真的好么?虽然她和他有点暧昧,但也不至于这么随便吧?而且乌骓是她的灵兽,对着别人这么热情,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咳咳!”牢画故意发出点动静,打断了薛焰对青魂的怒瞪与乌骓的献媚。薛焰一见牢画醒了,立马换上了和煦的笑容说道:“你醒啦!看你睡得那么香就没忍心?#24515;?#36215;来。”

    这一笑令牢画如沐春风,心里埋怨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一大早就中美男计的感觉,其实也挺好的。

    ?#29677;擰!?#29282;画撅着小嘴,脸上还挂着些没睡醒的不满,在薛焰看来,那神情却像是种任性的撒娇,萌感十足。

    嗯,娶个这样的老婆,他还是挺满意的。

    牢画自然不知道薛焰心里的这些念头,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要扯着薛焰出去吃早饭。薛焰对于人间烟火都是非常?#34892;?#36259;的,屁颠屁颠的跟着牢画。牢画临走前看了一眼睡着的青魂,还是动了动意念将他收回了识海。

    “我们俩去吃饭,带他干嘛!”薛焰有点不太乐意。牢画实在是搞?#24187;?#30333;这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诧异的问道:“我怎么感觉你们俩总是?#27426;?#20184;呢?你们以前是不是有?#40482;。俊?br />
    薛焰抿着嘴,眨了眨眼,什么也没说。这青魂对于他来说,相当于一个烦人的小舅子,从前就爱对他挑三拣四,后来牢画又在婚礼上遭遇坠河失踪,四百年地仙血脉才复?#30504;?#38738;魂能给他好?#25104;?#25165;怪!

    这些因果薛焰可没准?#36214;?#22312;就告诉牢画。他现在反倒?#34892;?#24198;幸这个烦人的小舅子跟他?#27426;?#20184;,不然说?#27426;?#26089;就将牢画已经嫁给他的事情说出来了。这样的?#20843;?#23682;不是很尴尬?两人现在的关系,顶多算是有点暧昧。若是从前,这窗户纸捅破了,事情八成?#32479;?#20102;。可是牢画是现代女性,爱情观婚姻观都是全新的,就算结婚了都未必能栓得住,更别提还是四百年前的婚事了。再加上还有个喜欢挑拨离间的小舅子,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说到底,薛焰还是想和牢画好好相处。活了这么久,牢画是他唯一想要娶回家的女人,虽然不是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情,但也是他心头的唯一?#27426;?#32418;?#20498;澹?#36825;令他格外珍惜。

    牢画见他不说,也懒得再问,解释道:“这?#19968;?#26152;天夜里去帮我查了一些东西,我想?#20154;?#37266;了问清楚情况。”

    薛焰点?#35828;?#22836;,没再说什么。牢画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经历,迟疑了一下,说道:?#30333;?#22825;晚上……我杀了两个人。”

    薛焰一愣,随即?#32654;?#30011;说了一下前因后果。听到牢画说钟楚艳要?#27809;?#34382;以及那十几个大汉一起对牢画做点什么,薛焰怒了,浑身的气势在这一瞬间陡然一变,那双原本温柔而明媚的眼睛此时燃烧着熊熊?#19968;穡?#31449;在他身边,仿佛看见了肆意蔓延的地狱之火,阎王之威令人如身处炼狱般煎熬。

    “薛焰……”牢画?#34892;?#30171;苦的喊道,?#21050;?#34203;焰厉声道:“这些人,全部都该死!”

    “薛焰!”牢画再次大叫道。那震慑万千地狱之魂的威压太过恐怖,她也?#34892;?#25215;受不住了。好在薛焰这回听见了她的?#21543;?#31435;即收回了这恐怖的威压道:“对不起!我刚刚?#34892;?#28608;动了……我……”

    他?#34892;?#23604;尬。他总不能解释,是因为这些人想对他老婆不轨他才生气的吧?

    “你没事吧?以后我会注意的。”薛焰看牢画满头大汗的样子,?#34892;?#19981;好意思。“这些人企图对地仙不轨,死有余辜,就是天道也不会?#20154;?#20204;。那两个已经死的,到?#35828;?#24220;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剩下的那几个……”

    “领头的那个我让他去查赶尸人的事情了,其他几个确实讨厌,不过我已经答应放过他们了。”

    “哼,这些?#19968;錚?#26089;晚要落在我手里!”薛焰恶狠狠的说。

    牢画看了他一眼,内心复杂。这个薛焰,刚刚发这?#21019;?#28779;干什么?该不会是……吃醋了吧?#31354;?#19968;大早的,要不要这么暧昧?不过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模样,着实让人心中?#19979;孤易病?#21670;?她为什么要用“老”字?作为鬼差她是有点老,作为人她还是很年轻的,连恋爱都没谈过。要是能和眼前的这个绝世美男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感觉应该不错……

    真是太讨厌了,一大早的就来撩她,她还要干正事的好不好?牢画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甩掉,一边走,一边对薛焰说?#26031;?#20110;申屠北的情况。

    “听你这么说,倒有点像赶尸人。赶尸一脉以道士自居,通过控制尸体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实际上是一种?#22270;?#30340;傀儡术。正常的傀儡术,需要使用自己的灵魂之力炼化天材地宝制作而成的傀儡,使其与自己心意相通。赶尸人则不需要耗费精力去?#32610;也牧现?#20316;傀儡,而是直接炼化尸体。但尸体毕竟不是赶尸人亲手制作的傀儡,无法真正的实现与其心意相通,所以赶尸人只能通过一些简单的傀儡术法来控制尸体。再加上他们利用尸体,?#25925;?#32773;?#23547;玻?#24120;常受到真正的傀儡术士的排斥。”

    牢画听得一头雾水:“傀儡术?傀儡术士?他们也是修仙的吗?”

    薛焰摇了摇头:“方式不一样,但殊途同归。待你回去以后好好看一看我给你带的书,你就明白了。”

    “咦?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的书呢?”

    “放你家里了。”薛焰见牢画那毛毛躁躁的样子,笑道:“那可不是什么速成的书。你以后的路还很长,要稳扎稳打,一步一步来,才能修成正果。”

    牢画有点不高兴,撅着小嘴哼了一声。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说她?她也是考上过重点大学的好不好?#24656;?#21830;和意志力再差,那也是超过一般水平的。看她回去不好好钻研钻研那些书,让这些看不起她的人都对她?#25991;?#30456;看。

    看到牢画那不服气的小样儿,薛焰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这一上手,他才觉得自己好像逾越了。牢画也是一愣,随即小脸就红了起来。这该死的薛焰,要不要这么撩人啊?人家刚刚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这就搅乱一池春水,好意思么?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二分彩规则 中国福彩网我的积分 nba比分榜 腾讯分分彩计划1期5码 八仙过海六肖中特 浙江体彩6+1网上购买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11选5组三稳赚投注 甘肃快3遗漏号查询 平特一肖论坛。与您同行 七星中国版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综合走势图百度乐彩 福建十三水 篮彩开奖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