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79章 驅除黑色異常能量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正在餐廳吃飯的雄兵連眾人對于卓云嵐的異常表現無不感到意外,尤其是李菲菲更是深有感觸。

    今天的卓云嵐仿佛就像是換了個人一般,早晨和卓云嵐用一字慧劍實戰對練,李菲菲雖然晚上有刻苦練習到了十點多才回到寢室休息。

    可是李菲菲自己知道,自己對于凌波微步還有一字慧劍的掌握,還是很生疏的,一招就用木劍擊中卓云嵐的右手,導致其連木劍都握不住,正常的卓云嵐是不可能的,這一切有些不可思議,今天的卓云嵐太怪了。

    卓云嵐來到閉關的禁閉室,關好門后,直接就以五心朝天的姿勢盤坐在禁閉室的小床上,開始凝神內視。

    不一會兒,卓云嵐發現自己大大拓寬的經脈之中,有一絲若有若無的黑色異常能量正游走于自己的全身。

    卓云嵐控制著自己的神識開始一個部位一個部位的挨個檢查,最后發現腦部黑色的異常能量最多。

    但是腦部畢竟不是一個可以用先天劍氣誅殺異常能量的地方,不得已卓云嵐開始將很多的先天靈氣向腦部供應。

    在腦部先天靈氣達到飽和之后,腦部的黑色異常能量,也開始隨著循環不斷的靈氣流,開始一點一點的流向丹田。

    每一絲從腦部流出的黑色異常能量,都被卓云嵐控制著直接流向左手中指的指尖。

    這是一個非常繁瑣的過濾過程,整個過程就像是如何把一瓶黑色的墨水如何重新分離成水和墨一樣,是一個極為復雜的過程。

    卓云嵐一點都不敢馬虎,一縷一縷的將黑色的異常能量慢慢的向左手中指匯聚。

    此時卓云嵐左手中指的指尖膚色,已經漸漸由奶白色,開始逐漸的變深,開始變得猶如在指尖抹了墨一般,指甲也由一開始健康的粉紅色,逐漸演變成紅黑色……

    待卓云嵐逐一檢查,發現身體內的黑色異常能量全部匯聚于左手中指指尖的時候,卓云嵐從微蟲洞空間取出自己用來縫衣服的針,直接戳透了左手中指指尖的經脈。

    然后卓云嵐運用先天劍氣,開始向左手中指指尖壓迫了過去。由于卓云嵐用針尖扎破了經脈,所以黑色的異常能量開始慢慢的從卓云嵐的左手中指指尖,順著扎破的手指噴了出來。

    待所有的黑色異常能量,終于全部被驅趕出自己的身體,卓云嵐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卓云嵐終究還是沒敢和這股黑色異常能量在體內開戰,畢竟那樣的話對于自己的身體,實在是損傷太大了,只能將其逐出體外。

    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天,僅僅為了驅逐個這玩意兒竟然就需要兩天的時間,看了看掛在墻上的電子時鐘,發現此時已經是深夜了,卓云嵐索性繼續閉關,從而進一步的修煉出一個分身來。

    由于有一個分身的協助,這一次修煉分身變得非常的順利,一晚上的時間,卓云嵐便又做出了兩個新的分身。

    并且現在的三個分身,專門還分出兩個分身專門慢慢的在繼續生產新的分身,雖然速度上比起卓云嵐本體修煉分身慢很多,但是相對來說,好處是并不用本體的參與,省去了本體很多的心力。

    早晨雄兵連集合吃飯的時候,卓云嵐找到蕾娜,直接說道:“蕾娜姐姐,前幾日我之所以閉關是因為我身體遭受到了黑色異常能量的入侵,這種黑色異常能量十分難以驅逐,所以用了三天多才將其驅逐出體外。”

    蕾娜聽到卓云嵐這么說,表情直接變得很是嚴肅,直接說道:“云嵐妹妹,你是怎么發現你的體內有黑色不明能量侵入的?”

    卓云嵐看著周圍這么多的戰友,很是不好意思開口,整個絕美的臉龐開始變得發紅,潔白的貝齒輕輕咬了一下下嘴唇,輕聲說道:“蕾娜姐姐,可不可以不要當著這么多人說出來?很難堪的……”

    蕾娜雖然被卓云嵐害羞咬下嘴唇的驚人美態所吸引,但是還是斬釘截鐵的說道:“不可以,就在這里說出來!”

    卓云嵐聽到蕾娜如此說,整個臉更是紅的如同熟透的蘋果一般,粉嫩誘人的下嘴唇更是不斷的被如玉般的貝齒輕輕的咬開咬去,柳眉緊鎖,眉宇間擰成了一個川字的模樣,絕美的雙眸低垂,長長的睫毛擋住了整個眼眸,卓云嵐仿佛在做什么艱難的決定一般,始終拿不定主意。

    過了許久,卓云嵐眉宇間的川字終于舒展開來,逐漸消失,絕美的通紅臉龐慢慢抬起,深邃絕美的雙眸看著蕾娜,仿佛做了什么重大的決定一般,卓云嵐說道:“其實前幾天晚上我做了個噩夢,夢里我來到了一個強者如林的陌生地方,我遇到了其中一位強者,不料那位強者竟然想要非禮我。”

    卓云嵐此時低下了紅撲撲的誘人臉龐,接著說道:“我自然是不會讓那位強者如愿,于是便與他打了起來,誰知那位強者竟然恐怖如斯,一招威能恐怖至可以毀天滅地的一拳,就直接將我打的渾身無力,全身動彈不得……”

    卓云嵐甚至都能聽到自己的戰友們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在為夢中卓云嵐的處境而擔憂。

    卓云嵐右手理了理自己并不亂的劉海,繼續說道:“那位強者打倒我之后,又來了很多的強者,那些強者滿嘴的粗鄙之語,最后他們商議共同侵犯我,就在這時,咱們雄兵連的某位戰友趕到了,將渾身無力的我保護了起來。”

    活寶趙信直接開口調侃道:“哇塞,英雄救美哦,嘿嘿,后面肯定還有好戲……”

    而此時劉闖的臉上卻變得凝重起來,這幾日劉闖一直在做關于卓云嵐的夢,尤其是第一天的夢印象最為深刻,夢境和卓云嵐口述的如出一轍。

    蕾娜直接嚴肅的說道:“趙信,閉嘴,其他人別打岔,云嵐妹妹你繼續說下去。”

    卓云嵐深吸了一口氣,繼續低著頭說道:“然后那位雄兵連的戰友,一個人將所有的那些強者全部斬殺,只不過后來后來……”

    蕾娜直接調侃道:“后來噩夢變春夢了嗎?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就是一個夢嗎,繼續說呀!”

    卓云嵐硬著頭皮繼續說道:“后來那位戰友開始滿嘴的粗鄙之語,竟然想強行侵犯我,就在這時,我被驚醒了……”

    蕾娜疑問道:“然后呢?”

    。m.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