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三章 “铡刀”原理

    纸模整整齐齐的晒在院?#27704;錚?#38081;板能存储热度,再经过烈日暴晒,大概三天,符纸就能成型。

    到了最后一天,墨世安手里多了一个像印章一样的铁块,大小正好能压进纸模里,小心翼翼的按压在已经晒干水分的符纸之上,微微用力,将纸模倒扣取下,一层薄厚?#25163;?#30340;符纸被慢慢揭下来。

    墨世安微微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良久才满意的点点头,有条不紊的将剩下的符纸全取出来,?#27426;?#19981;少,正好三十张,每一张三寸余长的见方,泛着淡淡的草青色。

    标准符纸的大小是三寸长,一寸宽,半分厚,制作精良的空白符纸,“平整齐滑?#20445;?#22235;者缺一不可。

    这四点也成了检验符纸的四项基本指标。

    平之一字,考较的是调料功夫,符液均匀细腻,灵石粉填充适量,融合度高,纸面自可一马平川。

    这整,看的是修边技术,不管是符纸还是什么纸,总是有毛边的,都要将其修掉,整通“正?#20445;?#36825;边角之处,讲究一个有如刀削,纸锋可破肤。

    齐是指所制作的符纸大小一般无二,这东西,?#27704;?#37117;没有零卖一张的,偶尔出一张不算本事,张张都如是,才是手机绝佳的制符匠人。

    滑,就更好理解了,纸面如玉,轻抚之下,有如绸?#23567;?br />
    就目前来说,墨世安这个制符匠?#35828;?#25216;术只能算过关,前面这平整齐三字,他大抵都能做到,唯独这最后的滑字……

    非修真者难以及也。

    墨世安将三十张半成品小心翼翼的捧回屋子,墨染衣和墨染玉轻手轻脚的跟在后面,却没有进去,只垫着?#20598;猓?#25170;着窗子往里看。

    “姐,你想去镇?#19979;穡俊?#22696;染玉小声问道。

    墨染衣眼中多了些向往,她当然想去,从前她爱宅家,但是想出去抬脚便走,有个很健康的身体,可现在,别说镇上,连这小小的村子她都未曾走全,自家的地也不过是远远的看过几次,对这院子外的世界,说不向往,那是骗?#35828;摹?br />
    可她这林妹妹一般的体?#21097;?#35265;个风怕是就要病上几天,到头来,连累的还不是家人。网 高?#20998;?#26356;新

    她轻轻摇头,却怎么也说不出不想去的话。

    身体里那个属于莫依的灵魂泪流满面,她已经接受了自己成为病秧子的事实。

    神马叫改造,这才叫改造,给你塞在一个这样的身体里,所有的棱角,齐刷刷的凋零。

    “姐,我会叫爹多买些糖回来,买好多好多糖!”小姑娘郑重其事的保证着。

    墨染衣忍不住揉了揉妹妹的小脑袋,她这个妹妹以照顾姐姐为己任,对她的身体?#20154;?#33258;己还上心。

    还记得她两岁的时候,比个凳子都高不了多少,以为姐姐自己独享美食,偷偷的跑去厨房,趁娘没注意,喝了一口那刚倒出来又烫又苦的汤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跑到她跟前,对她说,“姐姐好苦,姐姐好苦,爹爹娘坏,不给姐姐饭,姐姐不苦苦了,不苦苦了,呜呜……”

    ?#38405;且院螅?#29241;每次去镇上,妹妹总会要爹买糖回来。

    墨染衣莞尔,小姑娘看着懂事,还是小孩子心思,有糖药就不苦了?哪有这个道理。

    “姐大了,不吃糖了,玉儿想吃就叫爹给你买。”开玩笑,她都多大了,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那汤药就算再难以下?#21097;?#22905;捏着鼻子也要咽下去,她还没活够呢!

    “哈哈!成了!真的成了!”墨世安忍不住放声大笑,状如疯?#30149;?br />
    墨染衣也高兴起来,纸模的大小是固定的,符液调配的比例也是固定的,技艺纯熟之人,那三寸见方的毛符能裁出三张空白符纸,大多数匠人,只能稳妥的裁出两张,同样的用料,同样的步骤,同样的时间,创造的价值却是差着一半呢。

    墨世安虽是修真者出身,可这制符,还真就和身份什么的?#27426;?#22823;关系,完全看一个熟练。

    墨染衣不过将铡刀的原理提了提,墨世安就上了?#27169;?#21487;她没想到他真的能弄出来。

    要知道,说和做,绝对是两码事。

    “来,都来看看,咱们家?#38498;?#23601;有好日子了,哪怕你们都没有灵根,爹这门手艺传给你们姐妹,也够你们吃用一辈子了。”

    “要是有灵根,?#38498;?#20462;行这手艺也用得上,用自己做的符纸炼制符箓,?#26194;?#29575;很高,赚灵石也容易一些,修行修行,没有灵石哪里能修?#23567;?br />
    墨世安是真高兴,也不管两个女儿听不听得懂,絮絮叨叨的念叨着。

    墨染衣听得分明,她早就知道这个世界的修真者并不如世人眼中过的那样风光如意。

    如是干巴巴的修行,别说金丹元婴,连筑基的边都摸不着,灵石对修士来说,是必不可少之物,多少都不嫌多,修为越高的修士,越是有鲸吞灵石的海量。

    “和孩子念叨什么呢?”素娘挎着个小包袱,眉眼都是笑。

    “素娘,成了,切出了三张!三张!”墨世安用手?#28982;?#30528;。

    素娘挑挑眉,也很是意外,“真成了?”她一?#26412;?#24471;自家夫君是在异想天开,那么多巧手的匠人都只能切出两张,墨世安不过刚刚上手,哪里能比肩那些做了几十年的老匠人。

    “还能有假?!”墨世安上前拉着她的手,又喊了两个女儿进来,母女三个一眨不眨的看着那怪模怪样的工具,“?#38738;輟薄斑青輟?#21448;切出三张空白符纸来。

    墨世安得意洋洋的看着她们,脸上赤果果的写着:夸我吧夸我吧夸我吧……

    ?#19978;?#36824;没等母女三个给出什么回应,院子外面有人叫喊:“石安?#20540;埽?#30707;安家的在家呢?”

    墨世安?#25104;?#19968;变,急急忙忙的将“铡刀”藏了起来,转过身来,又开始?#31456;?#31526;纸。

    素娘守着房门,看墨世安收拾妥当,这才打开房门。

    “在家,在家呢。”

    出了院子一看,竟是村长家的老二,“是二峰?#20540;?#21834;,快进来,进来坐,正给孩子熬药呢,看着火也走不开,二峰?#20540;?#21035;见怪啊!”

    来人脚步顿了顿,脸上抽了抽,没再往里走。

    “我就不进去了,这么个事,再几天就开山了,咱们村的规矩,这开山是要祭山神的,这祭拜的事情马虎不得,爹的意思是,明天晚上,都去我家,大家一起商量商量,看看今年是个什么章程。”来人说话甚是倨傲,下巴差点没抬到天上,一双眼睛极不安分,不住乱瞄着。

    “唉唉,我们一准早去。”墨世安手中还提着烧火棒,脸上还有烟灰,满脸的憨厚,连连点头答应着。

    这唤作二峰的扫了他一眼,从鼻?#27704;鎩?#21999;”了一声,“那我就先走了,还得跑几家呢。”转身去了。

    “二峰?#20540;?#24930;走……”素娘吆喝了一嗓子,麻利的关上院门,看看自家夫君那副样子,当真老实巴交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还笑!”墨世安假装生气,挺直了腰杆,“还不知道又弄什?#23544;?#34558;子,去年交了五十个大钱,今年说?#27426;?#23601;要翻倍!”

    “爹,你不是说就当打发要饭的了吗?”墨染玉的小脑袋从房门伸出来,歪着头问道。

    “咳?#21462;?#21683;?#21462;?#22696;世安差点被小女儿呛死,他那是气话好吧,五十个大钱,于他卖符纸赚的不算什么,可大女儿的病三天两头就要抓药,家里哪里能有什么富裕。

    “玉儿,你记错了,爹没说过。”

    “爹说过,我明明记得!”

    “没有,真没有!”

    “有有有,就是有!”

    “这个……真的没……”

    “有!姐也记得,我们一起听到的!”

    “玉儿,你姐该喝药了。”

    ?#21834;?#37027;等姐喝完药,我再和爹说,娘,明明就是有,是真的!”

    *********************************************************************

    (新书上传,求支持~!收藏点一点,推荐点一点,宅女扫?#25581;?#36814;~!O(∩_∩)O~)

    另有一本仙侠文:

    [bookid=1553846,bookname=《重生之?#35762;?#20185;路》]欢迎赏鉴~!

    <hr />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甘肃快三走势图一定牛一定牛 吉林11选5遗漏5码 河南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历史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直播视频直播 中国福利彩票中心 急速赛车开奖结果 江西快3多少时间开奖 浙江6十1走势图坐标带连线 香港六合彩博彩解料 大乐透投注66多少钱 云南省打造三张牌 极速时时彩是国家的吗 京东彩票推荐扣钱 体彩20选5今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