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二十九章 玉蚕套装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明天中午12点后,本书就自动参与PK了~!那啥,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中不?!PS:云笈大大给挑了小错,墨染锦应该是衣衣的堂姐而不是表姐,等下去修改之~!嘿嘿~!欢迎大家踊跃抓虫~!O(∩_∩)O~)

    ******

    将千足蜈蚣的虫铠剥离,是个很繁琐的工程。

    为了保证虫铠的完整性,墨染衣用两根箭矢支起千足蜈蚣的嘴,一点一点,将里面被剧毒腐蚀的烂肉向外掏剥。

    ?#20154;?#25487;剥完毕,额前已然隐隐见汗,挖出来的烂肉稀泥似的一团?#35328;?#22320;上,她急忙连同肉泥附近和下面的土一齐挖出来,祭出一张火球符,焦臭的味道浓郁的化不开,她向后退了几步,看着那黑滚滚的烟尘散去,这才又上前细看那青色的虫铠。

    虫铠内部挖空还不算完,她箭上涂的毒甚烈,若不及时处理,恐怕会影响虫铠的品质。

    难得这只千足蜈蚣是少见的均匀发展型,不像一般千足蜈蚣都是侧重自己那密密麻麻的千足,这一身虫铠在幼生期的千足蜈蚣中相当少见,也不怪她狠心咬牙的追过去,甚至不惜深入山林深处。

    珍而重之的?#24433;?#37324;翻出一只小玉瓶,将玉瓶中唯一一颗几乎透明的灵丹倒出来,淡淡的药香萦绕。

    化毒丹是品级最低的解毒丹了,可即便如此,它的身价也高达二十块下品灵石,还别嫌贵,这个价要是能?#28982;?#33258;己一条小命,谁敢说不值得???

    将化毒丹融在水里,双手正反沾了沾,随后?#39029;?#19968;个长长的铁钎,在最顶端细细松松的缠上一团玉蚕灵丝,探进虫铠之中,仔仔细细的擦拭着。

    期间多次将灵?#24656;?#26032;浸到化毒水中,每一次都发出?#22871;?#21862;啦的响动,灵丝上泛出黑色毒物,被化毒水融掉,如此反复,直到灵丝浸到水里再没有动静,那一盆清澈见底的水也变?#27809;?#27978;起来。

    笑容洋溢在墨染衣脸上,眉眼都舒展开来。

    **********************************************************

    她和墨清浊商量了一下,决定将千足蜈蚣的虫铠卖掉,然后用卖出的灵石为两人添购一整套的玉蚕套装,估计还能有剩。

    网游达人墨染衣同学,最是明白好装?#25954;?#21619;着什么,意味着他们会更安全,会猎杀到更多的灵兽……

    当然,虫铠套装的防御其实更强一些,但?#19978;?#36825;里是万花城,墨家的地盘,最最盛产的是灵?#39063;?#22871;商品。

    炼制虫铠套装起码要筑基后期以上的炼器师,还得是专精这一道,别说他们在万花城里找不找得到人,就是加工的费用,还有其他零零碎碎材料加在一起,他们也承受不起。

    人不能好高骛远,得知道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

    就算虫铠套装做了出来,他们敢穿吗?一个两个小不点,炼气期二层的修士?

    若走在大街上,就差没贴个“人傻钱多”的标签了。

    ……

    墨宝阁后院。

    “千足蜈蚣虫铠,三百标准灵石。”

    墨宝阁不是卖字画的,而是墨家名下售卖法宝的一家?#22871;櫻细?#26469;说,法宝这种高端产物,结丹期以下的修士,碰都别想碰,别说这墨宝阁,就是整个墨家也找不出一件来。

    此间墨宝阁卖的大多是炼气期修士使用的法器,品级普遍不高,式样也都是经典款型,不过胜在价格官方,?#27426;?#21334;也不少要,中规中矩。

    若是墨家子弟上门,不管是买还是卖,都会关照一二,是以,墨染衣倒是常来,每每急需灵石的时候,她就将手里积压的材?#19979;?#21040;这里,肯定是没有自己摆摊卖的多,但胜在立时能套现。

    墨清浊瞪大了眼睛,很是?#36291;?#21315;足蜈蚣竟这么值钱吗?

    他低着头,头发又将他的脸挡住大半,心中?#34892;?#30097;惑,他曾?#20302;?#30340;打听过,价格应该在两百标准灵石左右才对啊!不过能卖的多当然是好事。

    “这是完整的虫铠。”墨染衣小声嘟囔着,声音虽轻,这“完整”二字,却异常清晰。

    “?#23601;罰?#36825;价可不低了,别人来,能不能拿到这个数都两说。”中年修士笑眯眯的,伸出两个手指。

    “费了很大的劲呢,还用了一颗化毒丹……”她抬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哦?是毒死的?”中年修士又眯着眼睛看了几眼,点点头,“倒是难得,处理的不错,不仔细看可一点都看不出来,找人帮忙清的毒?呵呵,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这样,我再加三十标准灵石,再不能多了,你的化毒丹和找人清理的花销可是都有了!”

    “多谢族叔。”她行了一礼,礼多人不怪,反正是长辈嘛,不吃亏。“我们还想买两套玉蚕套装……”

    ……

    两人揣着三十下品灵石,一人一套乳白色的玉蚕套装走出了墨宝阁。

    墨染衣满意的不行,步子?#35760;?#24555;了几分,难得有少女的雀跃心情。

    她急着回去炼化玉蚕套装,没有注意身后跟着的墨清浊一脸的纠结。

    “染衣姐……”

    “怎么了?”墨染衣转身回头,疑惑的看着他,怎么没看出高兴样呢?

    墨清浊脸涨的通红,千足蜈蚣是染衣姐一个人杀的,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他们之前所得,已经分过了,刚刚在店里,染衣姐示意他不要说话,他就没有出声,现在却不能当哑巴,他不能再占染衣姐的便宜。

    “我只有八十块下品灵石,染衣姐,你先拿着,剩下的,我会尽快还你的。”少年的目光?#22411;?#30528;坚持。

    墨染衣笑了笑,只取了五十块,“一次五十,分三次给我就好,这些天专心炼化玉蚕套装,呃,半个月以后吧,我们再碰面。”说完,她朝墨清浊挥了挥手,先走一步。

    墨清浊只觉得?#31243;?#30340;厉害,?#34892;?#30340;也有窘的,摸了摸背包里的玉蚕衣,细滑温软,抿了抿唇,清亮的眸?#29992;?#19978;一层薄薄的水雾。

    *********************************************************

    墨家的玉蚕套装很人性化,分男女款。

    男款有内穿的玉蚕软甲,外穿的玉蚕?#39063;郟?#22836;上系的玉蚕方巾,双手?#27426;?#29577;蚕手套和脚下的玉蚕靴。

    而女款,玉蚕手套和玉蚕靴不变,里面是玉蚕丝裙,外面是玉?#20185;?#34915;,头顶的方巾?#19981;?#25104;了玉蚕抹额。

    <hr />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何为蓝球比赛中德比 dx彩票走势图 中超吧 谁有准的马会资料网站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2019年极速快3开奖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文库 香蜜湖娱乐城大门 西甲英文集锦 香港土地公六肖中特 118心水论坛改为115 2019至2019德甲总积分 双色球开奖现场直播 2012西班雅篮球比分 四川快乐12任五遗漏查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