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七十九章 归家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粉红~!O(∩_∩)O~本章乃上月粉红十五加更~!嘎嘎!本日第三更,遁走,继续努力~!)

    *****************

    墨染衣连着七天跑遍了七峰的交易会,愣是没找到合心意的喷火灵兽。

    不是价钱太贵,与其本身价值不符,就是太过娇弱,难伺候的紧,她木?#34892;?#24515;养得好,果断放弃之。

    随着墨染衣跑本峰炼器室越来越频繁,不少精炼堂的弟子都知晓了本峰篆符堂的一个制符女弟子,对炼器之道非常痴迷,三天两头就租借炼器室不说,每次出来都将自己搞?#27809;?#22836;土?#24120;?#22899;修惯常顾惜的形象都顾不上了。

    此传?#38405;?#26579;衣是从墨清浊嘴里听到的。

    小族弟前段时间被他的兄长拉出去历练了一番,回来之后脸红的毛病倒是好了不少,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些,眉眼间很?#34892;?#39134;扬的味道,多了一股子英气。

    墨染衣暗暗点头,果然,男孩子就是要多与同性相处才好。

    “染衣姐姐,你想调来精炼堂吗?”

    “没想过,怎么这?#27425;剩俊?br />
    “精炼堂的同族都这样说。”墨清浊有点小失望,他初听这个传言还很高?#35828;?#35828;,要是染衣姐姐也能调来和精炼堂,就能和他一处了。

    “我在篆符堂呆着很好,”为了加?#31354;?#35805;可信度,还又添了一句,“真的很好!”

    可不是好吗,又轻松又自在,没人管束,属于自己的时间大把。

    “可染衣姐姐不是在研习复炼之术吗?有精炼堂的师兄师姐指导。不是更好吗?”墨清浊的声音越来越低。

    呃,这个……怎么解释呢?

    符文和炼器其实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她现在初涉其道。不能分心他用,没?#24515;?#20040;多精力学习炼器,等日后时机成熟。她是肯定要向炼器一途进军的,不过不是现在。

    “确实喜欢。在书上找了复炼的法子,便忍不住着手实验了一下,可和正统的炼器还是有区别的。”墨染衣思索着,用墨清浊能够接受的理由缓缓解释道:“若要专精炼器一道,所费时间和精力都不少,目前来说,并不适合我。所以,我更多是以此聚拢灵石,修为才是最重要的!”

    她爱财,爱灵石,归根究底,还是为了修炼!

    墨清浊觉?#32654;?#30106;了,自己不该生出那种小情绪来,染衣姐的灵根实在太差,若不想着法的赚取灵石,修炼会很艰难。

    哪里像他。虽然?#25163;?#26222;通,可还有哥哥看顾,不时塞灵石灵丹过来。

    “染衣姐,我这里有瓶养气丹。你拿去吃吧。”少年清澈如水的眸子透着让人感动的真诚。

    “咦,小子,你看不起我是不是?”墨染衣佯装生气,唬得墨清浊一愣一愣。

    “没……没有啊!”

    “逗你呢!你看,我也?#24515;兀?#21644;你说,姐姐卖矿锄可是赚了不少呢!”她洋洋得意起来,巴掌大的小脸微微扬起,笑得如花?#27704;謾?br />
    墨清浊?#34892;?#24653;惚,面前的染衣姐,眼眸?#22411;?#20986;灵动的?#22120;錚?#19981;同于往日的朦胧不真切,雾里看花之感,这一刻,他看的很清楚,和他心底里最深处的记忆贴合在一处。

    染衣姐,有一颗明?#38590;?#20809;的心!

    柔弱之姿不过是浅薄的表象,里面的她,需要很认真很认真的去读懂。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他是看懂了染衣姐的那一个,染衣?#24867;?#20182;并不设防。

    突然想到曾经在交易会上碰到南宫藏锋的一?#21804;?#22696;清浊裂开嘴笑得傻傻的,呃,扮猪吃虎,?#27426;裕?#25198;弱凌强的感觉还真不错呢!

    墨染衣觉得墨清浊笑得很奇怪,并不知道因这一刻的顿悟,让这个纯洁如?#23383;?#30340;孩纸,走上了一条不归的腹黑路……

    ……

    “我哥说,篆符堂的李师叔“入赘”咱们墨家,族内会大办一场,让敏姑姑风光出嫁!”

    墨染衣拍了墨清浊的脑袋一下,嗔道:“小心说话,什么‘入赘’,没影的?#25314;?#34987;人听到传到李师叔耳朵里,可不得了!”

    娶了墨家女,自然受墨家供奉,不过和真正意义上的入赘还是不同的。

    “哦!”墨清浊随口应道,眼睛黑亮黑亮的,闪着兴奋的光,“我哥还说,兴许咱们到时候能提前下山参加婚宴!”

    墨染衣眼睛一亮,“真的?”

    “我哥说的,不会有错!”这孩子一口一个“我哥说”,对自己这个离家多年未曾蒙面的哥哥,显见是无比信服的很。

    “内门弟子呢?也会返家吗?”她急声问道。

    “应该也会吧,”墨清浊这一次倒不确定了,?#34892;?#36831;疑道:“峰主对咱们墨家很看重的。”

    墨染衣叹了口气,看重是看重,并不是独独看重墨家一个,其他家族有喜事的时候,各家的子弟也不是没提前下山过。

    这是峰主给墨家的脸面,亦是给李师叔的脸面。

    虽然篆符堂在外门诸堂中地位不高,可终究是一堂之属,这点脸面总要给的,此乃御下之术,可比赐下什么东西有面子的多,李师叔被这番抬举,还不?#25991;?#28034;地的为峰主效命!

    她真的很记挂妹妹,墨染衣从不认为内门便是天堂,大家安?#27704;?#19994;快快乐乐的一心只怀修炼事。

    如外门一般的争斗几乎都写在脸上,而上层博弈,往往杀人不见血。

    她自入门以来,听到内门弟子被贬斥至外门的有,犯错被罚的有,被峰主一怒之下直接斩杀的也?#23567;?br />
    内里的因由无可察据,但总归让她认识到,内门也不是什么太平的地界就对了。

    或者说,整个修真界,凡是修真者,凡是踏上这条修行路,就注定有躲不开的是非。

    我辈逆天而行,大道崎岖不平……

    **********************************************************

    春日里的万花城生机勃勃,从高空向下望,繁花?#24179;酰?#40763;翼间?#36335;?#33021;嗅到若有似无的花香。

    墨染衣眯了眯眼,这边的太阳都好像要比宗门的大一些,浑身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她勾起唇角,目光越过一条条?#20540;潰?#23450;在城中的某一点。

    心念微动,身下的千符竹鹤略一低头,飞速的俯冲向下,髻好的发丝凌乱飞扬,一如她此时的心情。

    她不是第一个回返的墨家子弟,城里的人似乎已经?#36234;?#26399;驾驭着各种灵具、飞剑、灵兽的修士从天而降而见怪不怪,如以前一般跳墙而入,心里想着要给爹娘一个惊喜,又有点担心他们的心脏强度不够,吓出什么毛病。

    满院子的灵花,?#21512;?#30427;开,煞是喜人。

    规模可?#20154;?#31163;家时大得多,娘的绣架看不到了,倒是爹的铁板和模具依旧晒在?#40548;永鎩?br />
    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咦?纸模?#23478;?#32463;干透了,今天是第五天了吧?按爹的性子,早早就会等在旁边,一刻都不愿离开的,怎么会不在?还是说,两年多没见,爹转了性子,地主家有?#21972;?#20102;,心里不慌,就不放在心上了?

    ?#26263;?#24744;老人家回去吧!这件事我不会同意,您那两个孙女就更不会赞同!”

    墨染衣猛地转头,似乎想要透过那门板看到室内的情形。

    这声音她听了多年,如何会听错,分明是爹的。

    可爹口中的爹,难道是……

    “世安,爹知道你怨我,可当年……唉!我也是气的!这个家本来应该是你撑起来的,可你却……成了这个样子,我,我是难受啊!”

    ?#26263;?#24744;别说了,我不怨您,是我自个不争气!”墨世安闷闷的说道。

    墨染衣的眉拧了起来,当年的事一直是爹心里的一道疤,他们一家人都不愿提起,就是不想将这伤疤揭起来,那会很疼,很疼。

    “这样吧,等小衣或者小玉回来,你问问她们的意思。”良久,墨家老爷子叹气说道。

    “好。”墨世安闷声应道,身为女儿的墨染衣立时听出自己爹的声音里带着几?#21046;?#20518;和不情愿。

    “什么事要问我们呢?”墨染衣推门进屋,看到一个身着锦袍华服的老者,安坐在上首,她爹墨世安坐在一旁,对面还有一个和墨世安有几分相似,年岁相当的男人,而素娘,她的母亲,只能站在墨世安身后,连个座?#27426;?#27809;?#23567;?br />
    她心里凭生几?#21046;?#24700;,虽说大家族里讲究礼数,女子没什么地?#21804;?#21487;这是她家,在墨家老爷子将他们一家赶出府的那一天起,他们?#32479;?#20102;两家人,又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她娘为什么不能有个座?#21804;?br />
    “娘,你坐。”墨染衣随手一招,一旁的座椅在地?#20384;?#20986;一道长长的划痕,发出异常尖锐的响声,?#36335;?#21010;在每个?#35828;男?#19978;。

    “衣衣!”素娘惊喜的想要向前,却顾忌墨家老爷子在场,生生顿住了身形。

    “你这孩子,又不走门!”墨世安要?#20154;?#23064;镇定的多,对于自己女儿的神出鬼没的属性了然于胸,微颤的声音中多了些对旧日的缅?#22330;?未完待续)

    <hr />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好运快3怎么玩 安徽11选5第一位遗漏值尾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年期特码资料 双色球3d试机号查询 北京pk10打九码死了 河北燕赵风采好运彩3 黑龙江体彩11选5 西甲联赛历届冠军 加拿大快乐8官网 河南22选5如何算中奖号码 如何制作刮刮乐 山东群英会开奖 赌博电子游艺 30选5宣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