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九十章 阴阳煞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粉红~!O(∩_∩)O~?#34892;?#35199;蜀堇同学的粉红票~!那啥,今天网购的化妆品到了,宅?#32479;?#32654;了一下出去逛了逛,回来总压抑不住美好的心情,定不下心思码字,所以,只有一更,小小声的说?#22909;?#22825;补哈~!预计是苦逼的1W2!这叫自作孽啊!嗷嗷!!!)

    ******************

    稳定了情绪,两姐妹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诉这几年分离各自发生的事。网 高品质更新

    墨染玉越是说自己的经历乏善可陈,没什么可讲的,一再求姐姐讲她讲爹和娘讲家里的事,墨染玉就越是疑心。

    “小玉,你从不骗姐的,你告诉我,你这些年到底去了哪?因何八年便筑基有成?可是服用过筑基丹?”

    墨染衣不是好糊弄的人,每一个问题都问在?#35828;?#23376;上。

    其实她更想问妹妹的师傅,那位玉尺峰长老千窍真?#35828;?#20107;,仅墨染玉八年筑基这一项,她便对这位据说是玉尺峰峰主左膀右臂的长老萌生了莫名的敌意,赶脚他虐待妹妹了。

    “师傅带我去的地方,很适合我修炼。”墨染玉目光微闪,斟酌着?#20040;剩?#21487;她一贯是直来直去的性子,?#28216;?#35828;过谎,就是再没眼色的人也能看出这其中有问题。

    墨染衣抿了抿唇,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到处都是苍天古木,一眼望不到边……”小玉同学干巴巴的说道,她本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不惯作伪,眼看着姐姐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心里一阵阵的发虚。“姐!我去了无边木海……”

    她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吧。她可能天生就没长那根筋,不知道?#33804;?#20309;将话说的圆满。

    大抵也正因为墨染玉是这样执拗,认死理的性子。才会平平安安从那里走出来,并且一路坐火箭似的,接连突破。直到筑基。

    “无边木海?!”墨染衣咬着牙,心肝俱颤。

    无边木海位于苍穹大陆以西。苍穹大陆曾经鼎盛一时的邪魔宗派万生万灭门就盘踞在那里,据说,万生万灭门的弟子入门之时,便会在无边木海内寻一处所在,种下一?#33804;?#31070;木,以心神附之,人生灵木生。人死灵木死,却不会枯萎腐朽,整棵树光?#21644;?#30340;呈灰败之色,逐年?#20013;?#29983;长着。

    万生万灭?#34384;?#33853;后,无边木海内,再见不到一颗活着的容神木,便意味着,这个邪魔宗派已然正式绝迹于苍穹大陆。

    除了这些不知死活的巨木,无边木海没有半点生命的痕迹,见不到绿色的植物。没?#35874;?#36454;乱跳的动物,直到有一天,无边木海被食血鸦占据,这些比现代乌鸦不知大了多少倍的脏?#31353;?#31165;。以人?#25303;?#34880;肉为食,每隔?#27426;问?#38388;便成群结队的外出猎食,它们始终保持着将猎物带回家的习性,长年累月之下,本来荒凉苍茫的无边木海堆满了尸骨,恶臭难当。

    呃,还有更值得一提的是,活物在那里生存不易,阴魂却如鱼得水,眼下的无边木海,简直成了魔道修士的狩鬼场,品质优异的阴鬼都出自于那里。

    那样一个地方,又脏又丑又?#26893;?#21448;危?#30504;?br />
    就是她妹的师傅给找的修炼之所?!

    还非常适合?!

    尼玛!

    墨染衣是有多大的定力才压下想骂娘的冲动啊!

    “那岂是你能去的地方?!”

    墨染玉犹豫了一下,想着已经坦白了,就索性坦白个彻底吧,“我修炼的功法,名唤《阴阳煞》,木生之力,阴生之力,都为我所需……”

    墨染衣默然。

    她听懂了,所谓木生之力,乃是草木生机之力,而阴生之力,说白了,就是凝而不散的阴魂。

    这样一说,那无边木海还真是个好去处,阴魂,那里是绝不缺的,木属性灵气?有灵石就木有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妹啊!?#35828;?#21697;味和咱家胖妞差?#27426;?#21834;!

    “怎么听这名字这么像……”魔门功法呢?那啥,人家魔修最喜欢用煞、灭、死之类的字眼了。

    不得不说,墨染衣同学你真相了。

    墨染玉点头,“师傅说此乃魔宗典籍,除了需用阴魂之力与寻常功法无异,威力甚强,?#20197;?#32467;丹期之前,煞气未成,不?#22918;?#23519;觉,可我无忧。”

    她的心放下一半,魔宗功法就魔宗功法吧,除了个别几样异常血腥的功法,魔修其实也与正道修真没什么差别,都一个鼻子两个眼睛的。

    和她以前在小说里看的,魔修一出场就乌云盖日,鬼哭狼嚎差得很多。

    再说,妹也说了,威力甚强,她这个妹妹一向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不会夸大半分的。

    寒玉宫的内门并不是善地,宗门对外全靠内门弟子打拼,管它什么功法,能?#22969;妹美?#23475;?#32479;傘?br />
    “此事不许再对别人说起,就是爹娘也不行!”墨染衣拉着小妹的手,神情郑重的嘱咐道。

    “好,我听姐的!”要不是姐姐哭的她心里难受,墨染玉本想连姐姐一起瞒?#35828;模?#19981;想让他们知道她去过无边木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很?#24405;?#20154;因为她修炼的功法而厌弃她。

    在师?#21040;?#20004;本功法摆在她面前,让她做选择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选了这本师傅口中激进猛烈,威力甚大的《阴阳煞》,而不是平稳缓和,延寿驻颜的《长春诀》。

    此时看到姐姐眼中只有柔柔的心疼,没有其他,墨染玉只觉得所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其实师傅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有几次遇到危?#30504;?#26368;后都平安无事,开始还?#24187;?#30333;,后来想过才晓?#33579;?#26159;师傅出?#31181;?#20102;我。”

    墨染衣温柔的笑着,心里将小妹的师傅又揪出来骂了一溜十三遭。

    她的妹纸啊!就是这么单纯,但凡人对她好一分,她便记两分。

    师傅保护徒弟不是应该的吗?有本事将人扔那,就得负责将人原原本本的带回来!

    还扮深沉,装低调,让小妹发现他?#20302;?#30475;顾施救而感激。

    她就不信一个金丹期的修士,若?#34892;?#19981;留行踪会做不到!

    故意施恩!

    尼玛!就是这样!

    无耻啊无耻!

    “至于筑基丹……我倒是听师傅后来说起过,他本给我准备了一颗,可没想到我一鼓作气冲破了桎梏,筑基成功,筑基丹自然就无用了……”

    墨染衣想掀桌?#24515;?#26377;?!

    也就是她这个单纯的妹纸吧,修真界谁不知道筑基丹是好东西啊!

    既然是给她妹准备的,就早早拿出?#31383;。?br />
    还藏着掖着的,神马意思?

    她妹天资好,自己努力,自个筑基了,那是她本事,她能耐,她?#20284;?br />
    可你也不能克扣她应有的福利啊!

    做人,肿么能这么无耻?!

    就算不吃,拿出去卖也好啊!

    难道千窍真人还打算留给下一任弟子?

    墨染衣气的脑门子疼,可看妹妹虽然表现的?#24187;?#26174;,在提到千窍真?#35828;?#26102;候眼?#35874;?#26159;带着几分孺慕之情的,便长吸了一口气,柔声道:“真人可准你提前下山归家看看?”

    “是,姐姐能和我同去吗?”墨染玉此时才像一个十?#20035;?#23569;女该有的样子,欢欣雀跃着,满眼的希翼。

    尽管墨染衣也知道,她的妹纸从小就和常人不同,过于清冷了,可还是忿忿的将墨染玉过于老成淡然的的表现埋怨到她妹的师傅头上。

    “我前些日子才回去过,现在怕是不好再离开,不过我有好多东西要带给爹娘,你家去正好帮我捎带。”她很自然的话题转开,不想看到妹妹因她不能同去而失望的?#22330;?br />
    墨染衣从院?#27704;?#25644;了几十盆五颜六色的灵花,逐一与妹妹分享着何时何地,在哪里买来,这一株?#34917;猓?#37027;一株厌水的,又从储物袋里?#32479;?#20960;只玉盒,里面藏放了不少灵植的种子,十分细致的说起种植之法,墨染玉认真的小脸微微扬着,?#27426;?#28857;着头,遇到不清楚的地方,连连相问。

    姐妹两个一个问,一个说,相似的眉眼,不同的气质,淡淡的温馨流淌。

    于她们来说,说的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享受每一分每?#24187;?#34701;洽相处的过程。

    或许外人并不理解她们姐妹之间如此“寡淡”的相处之道,?#21861;阅?#26579;衣和墨染玉而言,她们“懂?#20445;?#22905;们“明?#20303;保?#20063;就够了!

    **********************************************************

    “杜师?#37073;?#21448;是什么人托到你那?”墨染衣有气无力的对着通讯玉符发问。

    话说,委托多自然不错,可墨染玉的筑基对她刺激很大,墨染衣决心发奋,刻苦努力修炼,便婉拒了甚多求上门的复炼之请。

    这些?#35828;?#26159;有股?#35821;?#32780;不舍的精神,大路不通便走小路,墨染衣与杜齐笙在矿锄生意上合作愉快,后来她专精复炼业务,这位更是上窜下跳搭桥铺路,她也?#20540;?#26377;人帮她筛选?#31361;В?#20415;默认了杜齐笙“代言人”的身份。

    这不是,她婉拒过的,?#31181;?#26032;找到他那里,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未完待续)

    <hr />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玩一个冰球俱乐部有多贵 吉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秒速飞艇改单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查 香港六合彩主图库 手游德州扑克源码 湖北十一选五中奖号码 东方6+1开奖查询 3d组六 湖北快三… 88867con四肖中特 足球4场进球中奖规则 新浪爱彩七乐彩走势图 管家婆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