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九十一章 委托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粉红~!O(∩_∩)O~?#34892;粃m710131同学的粉红票~!?#34892;?#21516;学舟溪同学和lanlandelan同学的打赏~!宅无话可说,发了一天呆,没写出来,全勤是?#25105;?#30340;,关键浪费了大家的感情,抱歉抱歉!容我整理下思路再奋起~~~~~~)

    ************

    “墨师妹,我也是没法子,你看……”杜齐笙也很为难,基本上弱势群体,咳咳,就是那些没钱没势的,都让他先一步淘汰了,哪凉快哪呆着去。

    在墨师妹有限的精力和时间下,自然以创造更高的价值为首要之务。

    他也是实在推拒不得,才会开这个口。

    尤其是他面前的这位,当年的八卦传的沸沸扬扬,很多人只关注于这位接二连三被退婚的糗事,少数人却更在意他那一派宗主之子的身份,杜齐笙就是其中之一。

    在他有意交好之下,和这位宣师弟也算是建立了良好的交往,人家找上他,证明他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杜齐笙一?#26412;?#24471;,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于式微时相交好过等人发达以后再去谄媚,就好像墨染衣师妹,当年刚进?#25490;?#30340;小毛?#23601;罰?#21448;分在不咸不淡的篆符堂,谁能想到她会有今日的光景,将一手复炼之术,耍的出神入化。

    宣九师弟也是如?#32781;?#20154;家可是正经的仙二代,现在不过是落难了,焉知他日不能奋起?!

    何况,这位师弟的进境虽然缓慢,但这些年可一直没?#22411;?#19979;来过。更没出现所谓的瓶颈一说,人家虽然慢,但一直在提升不是。谁又能保证他不会筑基,甚至……?#35874;?#32536;触碰更高层次的金丹!

    “好吧,这是我闭关前的最后一次!”墨染衣正在积极筹备闭关事宜。杜齐笙是知道的。

    忙不迭的点头,“墨师妹放心。那我让他现在就过去找你?#20426;?br />
    “麻烦杜师兄了。”墨染衣很诚恳的说道,作为中间搭线的人,就是要将两边不好当面讲的话说个清楚明白,杜齐笙在这一点做的尤其到位,好的坏的,他都说的非常仔细,丝毫没有遗漏。且每个人,即便是第二次、第三次托他引荐,他依旧会不厌其烦的解说清楚。

    墨染衣同学以前见的多了,这东西好卖,可售后更为关键,这修真界可没有三包一说,坏了败了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别找她的麻烦。

    这炼器一道做的就是口碑,口口相传,人品比技术更重要。若不是修真界没有合同一说,她都想和每个人立个契了。

    这边杜齐笙和墨染衣结束通话,笑着对一旁散发冷气的宣九道:“宣师弟,?#34892;?#35805;。为兄不得不在之前与你分说分说……”

    宣九面无表情的听着杜齐笙口若悬河的先是将那位墨师妹的复?#37117;?#26415;夸了又夸,随后举了一些成功例?#27704;?#35777;明他之前的说法,再然后说起这位墨师妹修为浅薄,将时间都放在修行和钻研炼器之道上,挤出功夫有多么的不易,暗暗点?#35828;?#33258;己在中间的作用,要不是他,这委托那位墨师妹定是不接的,就是接,也要等到人?#39029;?#20851;再说。

    这闭关修行,少则几月,多则几年,谁说得准呢,看那位墨师妹的架势,准备了一阵子了,时日应该?#27426;獺?br />
    最后,很婉转了说了下所谓的“规矩?#20445;?#26080;外乎就是失败了不管罢了。

    他听的不?#22836;常?#36339;上飞剑,悬立于半空,只说了句:“我自去。”便御剑离去,只留下长长的剑光,划过天际。

    杜齐笙想了想,终是没有再给墨染衣传音。

    **********************************************************

    “剑!”

    三柄飞剑“嗖嗖嗖”飞过来,“通通通”插在她身前的地上。

    “材料!”

    话音?#31456;洌?#20648;物袋向下,“哗啦啦?#20445;?#21508;式各样的材料瞬间在她面前堆积出一座小山。

    囧!

    她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些东西和?#27465;?#20284;乎又黑了些,又高了些的宣九师兄,目测了一下他的身高,目光中?#20937;?#30097;惑,难道这人三十多了还窜一窜?她肿么感觉她近两年拔高的个头没什么效果,看着两人之间的差距还是那么多?

    “酬?#20572; ?br />
    好嘛,这回是一个袋子扔进她怀里。

    墨染衣:……

    肿么她每次碰到这位宣九师兄,都这样无语呢?以及,深深的无力!!!!!!

    “这位师兄,您给的材料多了。”墨染衣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不占人便?#35828;摹?br />
    宣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继续从储物袋里往外掏东西。

    好吧,这位师兄是很酷的,废话不说,必要的话也是能省就省。

    她?#34892;?#25235;狂!

    早知道是他,她就不会同意接下委托!

    早知道他钻空子,一气?#32654;?#36825;么多东西,她一定会多加一条,每次只接一件!

    “能不能?#20426;?#20182;单手握着一对银光闪闪的打王鞭,?#30452;?#24179;伸,站立如松,身?#36865;?#25300;俊秀,狭长的眸子透着淡淡的问询之意。

    长吸一口气,墨染衣认命了。

    这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25512;?#20182;怕是觉得她?#20011;?#31572;应了,就有义务履行承诺,根本就不反思一下,自己这样做有多不道德!

    “可以!”她也学会了,不就是简练语言么,谁不会啊!

    幸好她的储物袋更新换代过,不然还真是要丢人了,她一拂袖,将材料全装进去,对着天空比了个手势,转身潇洒离去。

    装酷谁不会啊!

    几缕黑丝?#22238;?#30340;出现,套住?#35828;?#19978;的三柄飞剑。又系住宣九手中的两根打王鞭,虚空中的鬼剑蝶现出身来,胖妞的包子脸臭臭的。狠狠的瞪了好几眼,拖拽着跟在主?#35828;?#36523;后,进了房门。还不忘回头,拿那双圆圆的小眼睛夹他。撇撇小嘴,猛地扭头,“啪”一声关上房门。

    宣九混不在意,索性就?#22871;?#22312;地上,感觉到面前房间周围的灵气阵阵动荡,?#36335;?#19968;道看不见的墙将他隔在外面,心知是对方启动了阵法。他缓缓闭上眼睛,心里盘算着,这五件上品法器不知能成几件,他不贪心,有三件就够了,不,两件也成。

    虽说他听来的传闻是说这位墨师妹复炼成率甚高,可他并不相信,他更愿意相信修真界千百年来的规律,复炼甚难。多少炼器师都“会?#20445;?#20294;敢说“精”的能有几个。

    精铁锄是不入品的东西,法器又不同,下品法器与中品法器更和上品法器无法相提并论。更何况,他以寒晶为主材料炼制的两根打王鞭,从实际意义?#20384;?#35828;,?#20011;?#36229;于上品之列,介乎于上品与极品之间。

    极品法器,就是筑基期修士也未必能拥有一件,他对这两根打王鞭寄予甚多,只待这剩下的时日将之完全祭炼,?#21697;?#21488;再开之日,去闯上一?#24120;?br />
    他缓缓闭上眼睛,掩下目中的精芒,静静?#21364;?#30528;……

    **********************************************************

    墨染衣现在能制出四种属性符文,初?#35835;?#37327;符文、初?#37117;?#36895;符文、初级敏捷符文和初级防御符文。

    她大概摸索着一些规律,从最初的初?#35835;?#37327;符文开始,成功炼制出十个,?#32479;?#29616;了初?#37117;?#36895;符文和初级敏捷符文,而大?#32982;?#20986;了百个,初级防御符文始现。

    估摸着,一千个左右,还会?#34892;?#30340;符文出现,她满怀期待,却不心?#20445;?#39277;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

    初级防御符文,没说的,加防御的,她身上的道袍,玉?#21688;鬃拔?#20214;套都拍上了,不过她也发现一个限制问题,每一件,不管是玉?#21688;?#35013;还是长弓刀剑,都只能拍上两种符文,再多不能。

    就目前来说,她只能实验到上品法器,再高?#35828;?#28789;器她根本接触不到,也就无从得知结果,是不是也只能叠加两种符文,是以,她需要更多的法器来给她实验,不同的符文组合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在不同的位置上,哪两种符文才最合?#30465;?br />
    因此而受惠的人不少,委托她复炼的人都是奔着初?#35835;?#37327;符文来的,呵呵,只不过他们自己不晓得,只以为是让法器更加犀利锋锐,力不可挡,但在墨染衣的实验下,或多或少都带了诸如敏捷或者防御的效果,有的还被她拍了加速符文,咳咳,这个对于生产用具比较适合,放在其他装?#24178;?#36824;真是无用,被选中的也不知道该说他们是?#20197;?#36824;是不幸……

    总之,因为双属性的诞生,让委托她的人都十分惊喜,这也是她短短时间就能声名鹊起的主要原因。

    综合过往的经验,但凡攻击类的法器,就不要拍什么防御符文和加速符文了,那纯属是?#25317;?#21834;!

    直接上初?#35835;?#37327;符文和初级敏捷符文就对了!

    她最近都没有制符,手?#20889;?#36135;?#27426;啵?#22312;人前装了一把大尾巴狼,就不得不开工?#29616;啤?br />
    叹气,用手指轻弹了一下手腕上泛着淡淡红光的封灵环,地火蟾蜍习惯性的吼了两嗓子,一人一小兽,十分默契,几乎在墨染?#24405;?#20986;炼器炉的瞬间,小蟾蜍的妖火就?#20011;?#31283;稳的喷在六块中品灵石当?#23567;?br />
    将神识小心的探入到银光闪闪的打王鞭之中,墨染衣倒吸了一口凉气,面瘫脸好大的?#30452;剩?#36825;打王鞭竟是以寒晶为主材料,其?#21974;?#26009;占的比例不足一成,量小,可都是优中选优的精品,哪一样都不是光有灵石就能买到的。

    一根打王鞭已然无限接近极品法器了,两根齐出,真正的极品法器也要比之锋芒啊!

    啧啧!真舍得下本钱啊!(未完待续)

    <hr />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内蒙r 福建22选5开奖查询 安徽25选5昨天开奖号 棒球棒是打人还是打球 大乐透历史125开奖结果 福彩25选7开奖号码 2019288期福彩中心开机号 英超联赛和欧冠联赛 25选7复式计算 浙江风彩大乐透走势图1 山东时时彩犯罪记录 尊龙21点 如果巴黎不快乐12 中国足彩馆 云南时时彩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