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九十三章 活死木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粉红~!O(∩_∩)O~?#34892;?#25105;不是美女!同学的粉红票~!?#34892;?#33311;溪同学的打赏~!明天大概就能恢复双更了,撒花一下~!)

    ***********************************************

    看起来墨清影对这次的任务很重视。网 高品质更新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除了她和宣九之外,墨清影没再邀请任何人。

    她就不用说了,自家人,信任的很,宣九的出身大家心里都有数的很,纯历练,?#38405;?#20837;玉简阁的机会并不在意,?#25490;?#36129;献点也是可有可无,墨染衣觉得这?#19968;?#38203;炼自己的意图居多。

    人心隔肚皮,像这种任务奖励,又是寻物任务,要思虑的不仅仅是如何找到东西,还有到手之后如何保住东西,有的时候来自外在的威胁反而不算威胁,只因事先便有了防备,反而是身边信赖的人,狠咬一口,才真的痛入骨髓。

    墨清影显然深知其中的道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的争端,他们这一行只有三人。

    和他们一样接下那寻物任务的同门相比,显得异常单薄,这其中,墨清影和宣九都是高大帅壮的四有青年,和其他人走在一起也就算了,偏偏当了墨染衣的陪衬,怎么看她都像是夹在两幢冲霄高层中间的土坯房。

    嘶!

    一看就是那种拒不接受动迁协议的钉子户,既可笑又可气……

    为了节省真元,有经验的师?#36136;?#22992;都提前与各峰驭兽堂的弟子打好了招呼,租借飞行灵兽代步,那些没有出行经验的?#30340;瘢?#21017;自以为潇洒的御剑而?#23567;?#26356;有个别?#30340;?#20013;的?#30340;?#26174;摆似的驾驭飞剑在空?#35874;?#30528;圈。

    墨染衣心中无数鄙视,却不知人家也在鄙视她,呃。由此证明,鄙视,一般都是相互的。

    寒玉宫七座灵峰。各峰都有驭兽堂不假,飞行灵兽加起来不少。可与广大喜爱冒险拼搏的弟子相比,就相形见拙了。

    墨清影事先没有料到会碰上宣九,更没有料到自己不过是临时起意,多问了一嘴,宣九师弟便答应下来,是以,他事先和人定下的两只遮天云雀就不够了。网W

    幸好。墨染衣身量娇小,两人又是族兄妹一家人,合坐一只也就是了,她轻飘飘的体重,根本没让身下的遮天云雀体会到什么?#23567;?#21387;力?#34180;?br />
    墨清影“预约”的这两只遮天云雀很显然身体素质极佳,同样速度的情况下,比本峰的弟子要多飞了小半个时?#21073;?#21035;小看这小半个时?#21073;?#36817;半个月的行程下来,他们最少要比其他人快上一天左右。

    夜里。两只遮天云雀回到封灵环里休息,墨清影和宣九两个人隔天交替御剑代步,竟是昼夜不休,连夜兼程。

    “宣师弟。我怎么感觉你的飞剑速度更快一些?”与无边木海的速度越来越近,墨清影的?#26408;?#36234;来越安定,他们就算不是最快的,也能归到先至的一?#28023;?#20973;借自己多年以来外出经验,再加上两年前他就来过这无边木海,对这里的情况下了很大一番功夫了解,他很?#34892;?#24515;找到那件“失物?#34180;?br />
    宣九瞄了一眼正在致力于烤肉事业的女子,淡淡的道:“复炼过。”

    墨清影恍然,他早前就听说过自己这个族妹于复炼一道有所长,那日,墨染衣交还宣九那几件上品法器的时候,他也在场,?#27425;?#26366;料到,这飞剑复炼之后,不但会更加锋锐,还有提高飞行速度的效果。

    “染衣,等你有暇,帮为兄复炼一下可好?”墨清影笑着问道。

    “清影大哥找齐了材料,交给我就?#23567;!?#22696;染衣应承的很?#32431;歟?#25163;上穿成串的兔肉,被火烤出了一层油光,兹兹的轻响着,她抄起随身带的调料,均匀的洒在上面,无法抵挡的香气?#33268;?#24320;来,别说偷偷咽着口水的墨染衣,就是墨清影的目光也在上面流连不去,舍不得移开。

    看了看手上整只的草兔腿,平?#26412;?#24471;挺好的野味,肿么现在就难以下咽了呢!

    宣九似无所觉的一下一下咬着和墨清影相同质量的兔肉,凤眸中似有一点光芒隐晦的跳动了一下,高挺的鼻?#28216;?#19981;可见的动了动。

    墨染衣心中不无得意,这两?#24674;?#21069;还嫌她小女子娇气,吃个东西都那么讲究,还切成块,穿成串,不过墨染衣除了逮兔子,扒皮切肉全程自己动手,他们也说不出什么,只是眼中的不以为然那样的赤果果!

    不知道烧烤是穿越者的必备的食物么?不知?#36182;?#20961;穿越者在野外必吃烤肉么?!

    唉!和这些土著,是解释不清的,有谁能了解姐思乡的心情!!!(噗!宅女,你小言了!宅女偷?#25377;?#27735;,有么有么?宅只不过对野外生存的穿越者必吃烤肉?#26408;?#20856;桥段,加了块砖头,添了片小瓦,嘎嘎!)

    炼气期的修真者远没有达?#22870;?#35895;的程度,吃饭是很必须存在的事,不过这口味好不好,多数不被?#24179;希?#20294;前提是,面前没有这么香,这么诱人,泛着金黄色光泽,一看就忍不住吞口水的诱、惑。

    要说,这苍穹大陆的兔子,就是好吃,想想也是啊,同样吃的都是草,但这边兔子吃的草的质量明显要高于墨染衣原来所在的世界。

    墨染衣并不是一个很大方的人,尤其是那么小小的一只草兔,分了两只腿出去,去掉一个头,还能剩下神马!

    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所有的肉串,为了保持自己的淑女形象,她还特意背过身去,只留下一个快速进食的背影,一把空铁钎和越来越寡淡的香气……

    “走吧。”难得的,开口的是宣九同学。

    墨清影点头,飞快的跳上飞剑。

    不知道是不是墨染衣的错觉,这位族兄的飞行速度明显与前几日有了超越。

    后面的日?#27704;錚?#27599;当三人停下休息,一只草兔就变成了三只,宣九历来是寡言的,一贯的高姿态,眼睛都好像?#24187;?#19968;下的,墨清影的脸上却是多了更加真诚的笑?#24120;?#20294;每?#27604;?#20018;烤熟,那只属于的面瘫脸的,修长优雅的手,总是第一个伸过来,十分精准的掠去三分之一。

    墨染衣跟两个大男人是没什么话可说的,她只要做到听墨清影的指挥就好。

    倒是宣九很让她意外,对无边木海似乎不陌生的样子,?#19981;?#21644;墨清影交流关于任务的事宜,时间一长,她悟了,这位原来不是对所有人都冷言少语,和男同胞的交流还算正常,就是对女同胞抵触,非常之抵触。

    每每有其他?#28216;?#20013;的女修用好奇?#32032;?#30340;眼神瞄他,这种情绪就更加剧烈明显,那漂?#32451;?#30520;中的厌恶之色,毫不遮掩,飚回去的眼刀绝对的犀利冰冷,不寒而栗。

    啧啧,怪不得三任未婚妻都被人撬了,换了是谁也承受不住啊!

    **********************************************************

    无边木海的容神木,又被叫做活死木!

    明明没有生机,却还在无限生长,这等奇异之事,也就是在苍穹大?#21073;?#25442;了是在地球,全世界的科学家都会?#20960;?#36807;来,没日没夜的实验研究,从各种角度出来,才推衍其如此异常的根源所在……

    墨染衣好奇的敲了敲面前的枯树,都说人要?#24120;?#26641;要皮,按常理,树没了皮就会死掉,可很明显,这个理论放在这很不合?#21097;?#36825;容神木就没皮,照样成了苍天大树,不就是光剩杆不长叶子嘛,换个角?#20154;?#32771;,这叫个性,有木有?!

    “通通……?#37145;?#38899;?#34892;?#27785;,再摸?#24187;?#29978;是滑手,冰凉凉的,感觉很不错。

    作为一个立?#23621;?#21521;炼器发展的修真者,墨染衣首先的考虑的是,此种木头能不能作为炼器材料,无边木海,听这名字就能猜到了,这地界有多辽阔,而这诡异生长的容神木,几乎存在于无边木海的每一处,没有一处落空。

    ?#32479;?#19968;把自炼的匕首,不是说果断的插上去。

    微微皱了皱眉,没有她想象的坚固,枉费她使了这?#21019;蟮木ⅰ?br />
    但?#24517;?#39318;拉出来的时候,却是让她有出乎意外,毛骨悚然的感觉。

    表面上看,活死木?#29616;?#26377;一道深深的口子,但在猎人之眼的作用下,她却看到有红黑色的东西涌出来,就像……就像……

    就像是人被捅了一刀,拔刀时喷溅出的鲜血!

    她愣愣的看着那里,觉得身上的汗毛有立起来的趋势。

    宣九出乎意外的走过来,先是看了看那道口子,又看了看她手上的匕首,眉毛一挑,眼中的锋芒如有实质向她飚过来。

    “能看到?”他的目光集中在墨染衣的一双眼睛上。

    墨染衣眨眨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轻轻抖动,“我的本命灵宠是鬼剑蝶……”她的声音几不可闻,听起来似乎是与宣九的问句毫无关联,实则是解释了她为?#25991;?#30475;到那常人看不到画面的因由。

    通幽之眼!

    鬼蝶的天赋技能!

    宣九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字眼,收回目光,不置可否的转身走开。(未完待续)

    <hr />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南粤风采26选5规则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 腾讯彩票老鬼 北京赛车玩法简介图片 幸运28app平台 篮彩怎么玩 甘肃快3推荐号码 天津快乐10分钟一定牛 排列五连线坐标走势图带连线图 电子游艺 中国福利彩票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搜索河南11选5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点石成金刮刮乐有技巧 体彩十一运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