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一三一章 收保护费

    (?#34892;?#38452;天好心情同学的粉红~!O(∩_∩)O~本章字数少些,明天补上~!)

    *****************

    墨染衣将射剑的弓做成了灵具,以灵石为原动力,保证高射速,伤害均衡。

    她有符文辅助,后者对她的意义不大。

    除了射剑的卡槽,另?#35874;?#20851;,可射出灵力凝成的光剑,掺杂了部分风影石,光剑泛着清透无垢的淡淡光芒,具?#24863;?#35768;风的特性,不羁,难以捉摸,射出的轨道并非直线,不?#30528;?#23450;其最?#31456;?#28857;。

    镶?#35835;?#20013;品灵石,才能射出三十道光剑,墨染衣忍了,貌似修真者使用的器物,就没有不烧钱的,烧啊烧的,也就习惯了。

    “墨道友,墨道?#35328;?#21527;?”

    “是明晨道友啊,怎么,那款飞剑不满意?”墨染衣从后院走到前面,见到来人,有少许的诧异。

    这?#24187;?#26216;道友是个散修,前一阵子出现在坊市中,走街串户的竟找一些价格低廉的好货,软磨?#25165;?#30340;与人讲价,再拿到?#34892;那?#25670;摊,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人高价买下。

    墨染衣的自炼坊在炼气期修士中也有小有名气,但店里的东西有点小贵,一般人消费不起,她就是那种要么不开张,开张吃三个月的典范。

    前些日子这明?#31354;?#19978;她,商量低价不成,便想出了合作的法子,他抵押一部分灵石,将飞剑先拿走,卖掉以后,在她标价的基础上抽半成的佣金,当然。这一款式样,墨染衣店里就不能摆了,他对外宣传。网 高?#20998;?#26356;新 只说是限量品,至于他售价多少,就不关墨染衣的事了。

    这种营销手段让墨染衣很有亲切?#23567;?#26159;以,很痛快的答应下来。明晨挑了五六天,挑的墨染衣都腻歪了,终于定下了斩风剑,这款飞剑?#38750;?#21147;量的高攻,很符合时下炼气期修士的首要要求,墨染衣出品的飞剑,都是一水的初?#35835;?#37327;符文、初级速度符文拍上。高攻高速,非一般可比拟,剑尖一朵小小的墨色花蔓便是她的专属标记,花姿婀娜,形似“衣”字。

    “满意,怎么不满意!”明晨笑得见牙不见眼,“前日那柄斩风,已经卖掉了,这不,我来和墨道友结清。再取两柄。”

    “两柄?”墨染衣挑了挑眉,看来上一把斩风剑没少卖啊。

    “对,对,麻烦墨道友了。”卖方威武的时候。买方都是很低气的,尤其是墨染衣这种垄断状态。

    “明晨道友稍?#21462;!?#22696;染衣微微一笑,轻移莲步走开,片刻后转回,手中正是两柄斩风,剑尖明显的墨色印记,一眼分明。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明晨匆匆离去,墨染衣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灵石袋,转回后院,将灵石一古脑的倒出来,按属性分门别类,收进储物腰带?#23567;?br />
    炼器室内的一口大箱子大敞?#30446;?#35013;满了斩风剑,不同的是,这些飞剑的剑尖没?#24515;?#26579;衣的专属印记。

    “店?#20197;?#21527;?”从声音?#22411;?#20986;一股子小心翼翼。

    墨染衣忍不住发笑,她店里卖的都是低端货,上门最多的便是炼气期修士,对飞剑的渴望,是没?#34892;?#20026;界限的,很多修为不足九层的修士会很不好意思的上门,或直接或婉转,只为打听一下飞剑的具体价钱。

    刚开始?#20445;?#36825;些人大多是讶异她店里飞剑的高价,渐渐的,这些?#35828;?#30446;光中多了少许敬畏和渴望。

    谁不知她墨染衣出手的飞剑,是这寒玉坊市中下品法器中最好的,没有之一。

    如雨后清新的花苞一般,当那不染纤尘的女子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仗着胆子进来的小修士,忘了呼吸。

    “这位师弟,想看看飞剑?”声音软糯清甜,笑容柔美。

    “我……我……”小修士瞬间成了磕巴,脸涨的通红,手脚都不知道摆在哪好了,一眼一眼的瞄着门口,下意识的想离开这个地方。

    “胆小鬼!”后面一个眉眼机灵的小鬼跳了出来,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那小修士一眼,仰起头,不可一世的道:“我们是来收保护费的!”

    ?#35835;?#19968;下,随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能不能?#27426;?#21834;?修真界还有黑势力吗?

    看他们的穿戴和年龄,分明是最新一届新收的外门弟子,出?#21697;?#30340;?

    “两位师弟,莫不是开玩笑吧?#30933;?#20204;……保护我吗?”她指了指两个小鬼单薄消瘦的小身板,和她差不了多少,?#20260;?#30340;修为摆在那呢,收拾这俩孩子,不过分分钟的事。

    “要想日后安宁,就花钱消灾吧师姐!”后进来的小子,长得倒是挺清秀,脸上强装的狠厉,透着几分好笑。

    墨染衣笑着摇头,“两位师弟,还是回去好好修行吧,日后有所成?#20445;?#33267;少……手里要有个能吓住?#35828;?#27494;器吧,到那时再来协商师姐要不要你们保护,可好?”

    “师弟,我们走吧。”先进来的小修士小声说道。

    “你想回去挨揍吗?”被叫做师弟的,猛吸一口气,大声道:“师姐也听过我们出?#21697;?#30340;名头,头上没人管制,行事就恣意一些,有什么出格的,内门的师叔们互相推来推去也就算了,没人计较的,师兄弟们有把子力气没出使,闲功夫也多,要是在师姐的门前操练起来,影响了师姐的生意就不好了,师姐你说呢?”

    伶牙俐齿的,倒是有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样子。

    “你们两个小鬼,”墨染衣凌空虚点着,“?#19968;?#21435;吧,想要保护费,?#24515;?#20204;说的算的人来。”

    她没有错过那回去挨揍的话,不想为难这两个小不点,她在坊市虽然只守着这一亩三分地,可周围的店家,时不时的还是会互通有无,出?#21697;?#22806;门的事,她倒是听过一些,无非是些过不下去的外门弟子,以收保护费为名,赚些灵石贴补,出?#21697;?#20307;修最多,还真就像那小鬼头说的,有把子力气,身体结实的很,打走了人家三两天?#30452;?#36342;着来,又不能闹出人命,很是影响生意,烦不胜烦,还不如花点小钱买个平安。

    寒玉宫对这些?#35828;?#24577;度,才是真正值得琢磨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佯装不知,这样?#29992;?#19981;清的态度,才是各商?#20197;?#24847;花销灵石的真正原因。(未完待续)

    <hr />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香港赛马会图库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9188体坛网体坛周报 2019年香港内部透码A 彩票网上购买 二八杠ct透视仪 香港码报全年资料 官方购买手机体育彩票 梭哈梭哈全部梭哈 中彩网开奖数据双色球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软件助手下载安装到手机 彩票投注站怎么开 海南七星彩论坛 体彩江苏7位数18163期开奖结果 正宗香港六合彩日历 什么是高频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