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426双陆篇061你是我最初也是最后的爱人(求月票)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在这等待的四个小时里,陆棠苏幻想过上百遍他们从里边出来的情景,?#21019;游?#26366;想,他们竟是一前一后隔着老远,大哥双手插袋在前面大步流星走着,完全不等梁书妍,而梁书妍则是悠哉悠哉晃着小包跟在他后边……

    难道是吵架了吗?

    看那气氛,确实也够诡异的!

    不过,陆棠苏,你脑子究竟?#35009;?#26500;造?

    这个时候你应该鼓足勇气走上前去,质问他为?#35009;?#35201;骗你,而不是傻乎乎愣在原地,暗暗猜测着他们是不是在吵架……

    可,她有这资格冲上去吗?

    梁书妍怎么说也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而自己,充其量只是个“小三”罢了。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心,硬生生泛着疼。

    不可遏制地,她又想起今天下午到现在所经历的那一切,?#20102;?#30340;一?#23567;?br />
    一下飞机,为了给陆锡远惊喜,陆棠苏直接就打了辆的士奔向陆氏集团。

    抵达陆氏,恰好是下班时间。

    正想掏钱包付车费,就见陆锡远的座驾缓缓驶出地下停车场,于是,陆棠苏急忙让?#20928;?#36319;上去。

    后来,她亲眼目睹的一幕幕,有多戳心窝?#19978;?#32780;知。

    因为大哥不仅去梁家接梁书妍,更甚至为了陪她游江边,还撒谎……

    相恋这么久,他连花都没送过自己?#27426;洌?#21487;却在平安夜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送了梁书妍一大篮子的玫瑰花……

    玫瑰花啊玫瑰花,爱情的象征,他怎么可以就这么送给了梁书妍……

    大哥,难道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如果是的话,为何不直接告诉我,而是选择欺骗……

    越想,心越疼,此时,陆棠苏只觉得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用力掐住,连呼吸都是那么地费力。

    她下意识捂住?#30446;冢?#33392;难地喘了喘气。

    见那两人已经走远,生怕跟丢了,她只好赶忙迈开长腿?#37027;?#36319;上去。

    隔着?#27426;?#23433;全的距离,她一直尾随他们到了陆锡远停车的地方。

    “我的车你开走,明天我让?#20928;?#21435;梁家开回来!”

    没心情送梁书妍回梁家,但在这大晚上的,陆锡远也不可能让她一个女孩子单?#26469;?#36710;回去,所以经过考虑之后,他最终做下这个决定。

    “好!”

    梁书妍也不再坚持,接过他递来的车钥匙,打开车门就坐进驾驶座。

    系好安全带之后,她朝他挥挥手:“那锡远,我走了。再见!”

    陆锡远却是没有理她,转身头也不回走了。

    梁书妍见状,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反正今晚已经达到拆散他与陆棠苏的目的,至于其他的,她无所谓了。

    这辈子,如果她无法得到心爱之人,那么,陆棠苏,也绝对不?#24066;?#24471;到!

    想起陆棠苏那张丽质天成的俏脸,梁书妍眼底的恨意在这一瞬陡然加深。

    她拿起手机,登陆微博,故意晒今晚陆锡远送自己的那一大束花,甚至还特地配上一大段既暧-昧又煽情至极的句子,最后,故意了陆棠苏。

    她知道陆棠苏一直都有上微博的习惯,所以,绝对会看到这条信息。

    这么富有杀伤力的信息,再加上接下来被陆锡远亲自抛弃,呵呵,她还就不信陆棠苏不会深受打击呢!

    思及此,梁书妍不?#20667;?#24515;情愉悦地哼着歌儿,启动油门将车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

    ……

    陆锡远双手插袋,心情烦躁地走在漫长的情侣路上。

    夜,冷?#20040;?#39592;,风不停地吹,可他却像个行尸走肉般,对此毫无知觉,当然,更是不知道,有个娇弱的身?#32610;?#19968;路小跑跟在后面。

    直到——

    “大哥——”

    颤抖着的声音突然传来,陆锡远顿住脚步,猛地转过头 。

    “大哥——”

    刚刚还以为是自己幻听,?#20667;?#20182;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往自己这边跑来时,深邃的眸子稍?#26376;?#36807;一抹震惊,但很快,就被痛楚取代。

    极力隐忍住想迎上去狠狠抱住她的冲动,陆锡远站在原地,眼睁睁看她一步一步朝自己奔跑过来。

    “大哥——”

    终于,陆棠苏总算追到他面前。

    仰起小脸,语带控诉质问他:”今晚的一切,你不该解释一下吗?为?#35009;?#35201;骗我?#20426;?br />
    天知道,她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将这话给问出口。

    “你看到了?#20426;?br />
    陆锡远没有解?#20572;?#32780;是沉声反问。

    “是,看到了,全部!”

    她近乎歇斯底里回答,乌溜溜的眸子慢慢地氤氲一层水雾。

    ?#27426;?#38470;锡远只是冷冷地回应一句:?#29677;福 ?br />
    平时在她面前唠叨个不停的他,此时却?#36828;?#36716;化?#19978;?#23383;如金的高冷男,不得不说,他这样的态度,让陆棠苏深刻感觉自己瞬间被?#35828;?#20307;无完肤。

    ?#29677;福?#23601;一个喔?你不说些?#35009;?#21527;?#20426;?br />
    原以为至少他?#22815;?#26580;声细语哄她一下,可如今……

    难道,真如自己所担心的那样,大哥要跟自己分手么?

    陆棠苏心里咯噔一下,一脸惊慌看着他。

    不,不要……

    “你?#27426;?#30475;到了吗?还需要我说些?#35009;矗俊?br />
    陆锡远还是那样一副冷漠疏离的模样。

    陆棠苏?#34892;?#19981;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忍着心痛继续追问:“大哥,你这是?#35009;?#24847;思?#20426;?br />
    “大家都是聪明人,?#34892;?#35805;说得太过直白,那就不好了。以后,我们重新成为兄妹吧!”

    陆锡远转过脸,故作云淡风轻说。

    他知道这样的话从自己口中说出去有多么伤人,可一想到那些她与不同男人在一起的艳-照,他?#31449;?#27809;有办法不去介意……

    当然,撇开这个不谈,他更是无法眼睁睁看着她身败名?#36873;?br />
    毕竟艳-照对任?#25105;?#20010;女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万一梁书妍当真狠下心将照片流传出去,后果绝对不?#21543;?#24819;。

    针对这事他暂时没有更?#34892;?#30340;办法阻止,所以,只好选择与她分手……

    “兄妹?呵?#24688;?br />
    陆棠苏自嘲,“我们算哪门子的兄妹?#20426;?br />
    “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在法律上,你还是我妹妹!”

    不想继续伤害她,可在这个节骨眼,陆锡远只能逼自己讲出如此不负责任的?#21834;?br />
    陆棠苏呵呵冷笑两声,用一种近乎绝望的语气对他说:“陆锡远,算我这23年来?#21019;?#20320;了。咱们以后是路人,再也不见!”

    话落,她再也不看他一眼,与他擦肩而过。

    “棠——”

    陆锡远想叫住她,?#20667;?#24213;还是忍下来。

    他深幽的目光蕴满浓浓的痛楚,一瞬不?#27493;?#22312;她身上,却是不知道,女孩早已泪流成河。

    看着她渐行渐远,单薄的身影在寒冷的黑夜中,益发地显得孤单可怜,这一刻,陆锡远的心疼得像是被人用无数把刀子狠狠地捅了一遍又一遍。

    疼,漫无边?#23454;?#27867;着疼……

    陆棠苏一边走一边任由眼泪无声地流,哪怕挡住了视线,她都没?#34892;?#24773;去擦。

    呵呵哒,男人果真是玩爱情游戏的高手,五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陆棠苏啊陆棠苏,在一个坑里连续摔了两次,你怎么能那么?#30340;兀?br />
    可是,她就是爱他啊!

    因为爱,所以才卑微,因为爱,所以才将一切道?#20387;?#24120;弃之不顾,因为爱,她甚至连神圣的婚姻都不敢向往……

    对一个男人掏心?#22836;危?#32467;果呢?

    换来了?#35009;矗?br />
    换来了他彻彻底底的背?#36873;?br />
    心,好痛好痛,身体里的所有能量在顷刻间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寸步难?#23567;?br />
    突然,她的脚步顿一下,紧接着一阵?#31389;?#34989;来,娇小的身子晃了晃,缓缓倒在地上……

    ———————

    医?#28023;琕IP病房。

    “放心吧陆总,陆小姐没?#35009;?#38382;题,就是长时间未进?#36710;?#33268;晕倒。打完点滴睡一觉,明天早上就好了。”

    “好的,谢谢!”

    医生宽慰了陆锡?#37117;?#21477;之后离开。

    陆锡远轻步走回牀边,眸光?#33080;?#30568;了牀上熟睡的小女人一眼。

    营养液正缓慢地顺着管子,输送到她的?#29468;?#20013;,而她,依然紧闭着眼,看起来十分脆弱。

    原本想迈开长腿离去,可神差鬼使地,最后他还是搬了张椅子,在牀边坐下来。

    长时间未进?#24120;?br />
    这丫头,本来已经够瘦了,还学人家减?#35009;?#32933;?

    真应该好好教?#21040;萄担?br />
    陆锡远忍不住握住她另一?#24187;?#26377;在输液的手,轻轻捏了捏。

    冬天,她的手脚都很冰冷,尽管房里此时开?#25490;?#27668;,亦是没?#35009;?#20316;用。

    而这时候,陆锡远才发觉,她红艳的唇色,也因天冷的关系,?#36710;们?#32043;。

    突然想起她对自己的质问,他不禁暗忖,她该不会是从傍晚就一直在外边流连吧?

    为了他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值得吗?

    还是说,在她的观念中,根本就不把身体?#34987;?#20107;,若不然,也不会跟那么多男人……

    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再一次跃入脑海,尽管他已经拼命让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在意,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将这一切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

    他,真的做不到!

    虽然事情发生在他们再次谈恋爱之前,可陆锡远还是没有办法接受,他爱了五年、苦苦?#32610;?#20116;年的女孩儿,在说着爱他的同时,做这么多对不起他的事……

    心,蓦然一痛,他倏地松开她的手站起来。

    帮她拔了输液管,掖好了被子,这一刻,陆锡远再?#35009;?#26377;犹豫,转身轻步离开。

    回到陆家,已是凌晨两点。

    没?#34892;?#24773;开大厅的灯,他一路摸黑?#19979;ィ?#36827;了自己的房间。

    拿起?#36335;?#27927;了个?#20154;?#28577;,躺在牀上,睡意全无。

    只要一闭上眼,整个脑子全是关于陆棠苏的事情,刺得他的心,一阵一阵狠狠发疼。

    努力过好几次情况都没有变好之后,陆锡远索性放弃,披着一件厚厚的睡袍起了身。

    好久没有如此?#29616;?#30340;心如?#38497;睿?#35760;得上一次这样,是因为听闻小影和阿尧的死讯……

    ——————

    陆星宇舒舒服服?#35328;詒晃?#37324;,做着一个无比满足的美梦。

    梦里,他去参加赛车,无数美女环绕,要多拉风有多拉风。

    可下?#24187;耄?#19968;股冷飕飕的感觉突然窜遍全身,他哆?#24405;?#19979;,然后,非常不情?#21018;?#24320;迷蒙的眼。

    “大……大哥?#20426;?br />
    霍地,他马上爬起来,困意瞬间全消。

    妈妈咪呀,这人吓人吓死人,大哥是存心让他提早去见上帝么?

    哇呜——

    “终于醒了,嗯?#20426;?br />
    陆锡远皮笑肉不笑坐在他牀沿上,深邃的眸?#28216;?#30511;,灼灼盯着他。

    陆星宇被他盯得头皮发麻,打了个呵欠之后,嘿嘿笑着问:“大哥,这三更半夜的,别说你找我有事啊!”

    “不找你的话,怎么会过来叫你起床?#20426;?br />
    陆锡远幽声回答,俊脸上的神色依然令人辨识不清。

    “那你找我啥事?#20426;?br />
    印象中,大哥?#28216;创?#21322;夜过来叫自己起床,一时间,陆星宇也?#34892;?#25720;不着头脑了。

    “起床刷牙,陪大哥去跑步!”

    “什……?#35009;矗俊?br />
    陆星宇顿时风中凌乱。

    ……

    最终,身为中国好弟弟的陆星宇,还是秉承着舍命陪大哥的信念,冒着呼啸的寒风,与陆锡远一起来到别墅后边的足球场。

    跑了两公里,平日十分缺少锻炼的陆小爷,早就累得气喘吁吁,可陆锡远却像是吃了药一样,根本不想停。

    “大哥,不行了!你让我歇歇吧。”

    陆星宇皱着一张漂亮的脸,苦哈哈求饶。

    “行,那你到旁边坐着。”

    陆锡远总算网开一面,赦免他。

    陆星宇闻言,瞬时喜上眉梢,“大哥,那你呢?#20426;?br />
    “我继续跑!你坐着等我。”

    话落,陆锡远很快就继续往前跑。

    注视着他矫健的身姿越跑越远,陆星宇晶亮的眸子转了转,深刻觉得大哥今晚绝对受了特别大的刺激。

    难道是失恋了?

    可那梁书妍不是很喜欢他吗?

    他?#30446;?#33021;失恋?

    还是说,大哥喜欢的另有其人?

    噢——

    八卦的雷达一启动,陆星宇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忍着寒冷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数星星,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之后,才见陆锡远终于停下来。

    陆星宇抬腕看了看?#26500;?#34920;,凌晨六点,再过一会儿,约莫也快天亮了。

    他赶忙跑到陆锡远旁边,递给他一条毛巾,语带关心问:“大哥,连续跑了两个小时,这心里好受些了吗?#20426;?br />
    “没有!”

    陆锡远接过毛巾,如实回答。

    他一边?#26753;?#19968;边往屋里走。

    陆星宇疾步跟上,扬起唇角提议:“既?#24187;?#26377;,要不我们一起去温泉池泡泡澡,聊一?#33041;?#26679;?#20426;?br />
    “不用!”

    陆锡远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陆星宇却是打定主意“管”他到底:“大哥,我关心你!”

    “我知道!”

    他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弟,陆锡远当?#27426;?#20182;。

    “既然知道了,你就不应该把我当外人哇!大哥,老实说,你是不是被抛弃了?而且抛弃你的另有其人,不是梁书妍,嗯?#20426;?br />
    ?#21834;?br />
    陆锡远闻言,突然转头打量他一眼。

    陆星宇?#22868;?#23601;知道自己猜中了。

    哇咔咔,竟然还有女人敢抛弃他家大哥,这也太令人意外了。

    ?#27426;裕?#20182;不应该这么高兴的,他应该同情一下可怜的大哥。

    于是,陆星宇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恢复如常,热情地说服他:“你弟弟我怎么也是个情感专家,天才型的策划大师,指?#27426;?#36824;有办法帮你重新把人追回来呢。怎样,不收费喔!”

    ?#21834;?br />
    “大哥?#20426;?br />
    “陪我喝酒!”

    “啊?喔,好!”

    于是,一大清早的,陆星宇又再次华丽丽地走上继续舍命陪大哥的道路。

    洗完一个舒舒服服的?#20154;?#28577;,陆星宇?#36828;?#33258;发来到陆锡远房间。

    这时,陆锡远已经坐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一边喝着红酒一边?#20154;?br />
    陆星宇走过去,给自己倒一杯,随口?#28902;?#20102;一下。

    “大哥,可以说了吗?#20426;?br />
    他迫不及待问。

    原以为大哥会直接?#35828;?#21578;诉他,谁知……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前段时间跟前女友复合,他很爱她,也打算跟她结婚。”

    陆锡远很委婉地用另一种方式开口,却不知道,身为人精的陆星宇,早就对所谓的“有一个朋?#36873;奔?#24618;不怪。

    不过,陆星宇当?#24187;?#26377;打断他,而是让他继续说下去,“然后呢?#20426;?br />
    “然后……然后他突然发现自从分手之后,那女孩的私生活很乱,跟不同的男人发生关系,?#21476;?#20102;不少艳-照……”

    讲到这,陆锡远突?#27426;?#20303;,不知道?#36855;?#20040;说下去。

    陆星宇一脸震惊,未料到大哥竟会喜欢上这样的女孩,好令人大跌眼?#30340;牛?br />
    他咽了?#22763;?#27700;,正想劝他“天涯?#26410;?#26080;?#30142;蕁?#20309;必单恋一枝花?#20445;?#28982;,话还没说出口,就听陆锡远无奈地叹叹气,“你说她为?#35009;?#35201;这么做?#20426;?br />
    “她?那女孩?#20426;?br />
    ?#29677;牛 ?br />
    陆锡远点点头,“既然那么深爱一个男人多年,怎么?#22815;?#21435;跟别人发生关系?#20426;?br />
    “你确定那个女孩是真心爱你那个朋友的?#20426;?br />
    陆星宇?#34164;?#30528;问。

    “对!”

    陆锡远的语气十分笃定。

    “那他们当初怎么会分手?#20426;?br />
    陆星宇又问。

    不得不说,他的问题有那么点一针见血。

    陆锡远沉吟片刻之后才说:“因为误会。”

    “既然是误会了,指?#27426;?#20320;所说的照片也是误会呢。还是说,你那朋友有当面跟那个女孩确认过?#20426;?br />
    “那倒没有!”

    他怎么可能去找她确认……

    万一结果是真的,他又该如何面对?

    哎!

    “不是我说,现在的PS?#38469;?#36825;么发达,以假乱真根本就不是?#35009;?#38590;事,再不然的话,找个极度相似的人拍一拍照,也是有可能的。大哥你还记不记?#29611;?#21021;棠苏被冤枉,不也是因为有人找了个替身吗?#20426;?br />
    提起陆棠苏,陆星宇好看的眸子不自觉划过一抹惆怅,未等陆锡远回答,他就无比郁闷地叹了叹气,“哎,也不知道我家糖酥酥现在怎么样了?死丫头都不跟我联系……咦,大哥,你去?#27169;俊?br />
    见陆锡远将?#31080;?#25918;下,霍地站起来,陆星宇突?#25381;行?#25077;。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回房去补觉吧。”

    陆锡远交代一声,顺手捞起一件大衣,?#36125;掖?#36208;了。

    陆星宇见状,下意?#30585;?#20102;摸鼻子,艾玛,难不成大哥是去找那女孩咯?

    噢,他应该跟去才对。

    思及此,爱哥?#37027;?#30340;陆星宇,此时哪里?#26500;说?#19978;补觉,他立刻起身,悄无声息跟了出去。

    ……

    半个小时后,陆锡远开车抵达医院。

    停好车,行色?#25494;?#36208;到病房时,却被医生告知,陆棠苏出院了。

    “?#35009;矗?#19968;大早的,她怎么可能出?#28023;俊?br />
    陆锡远并不接受这样的答案。

    据他所知,这家医院的出院手续都是在早上九点半过后才办理的,而现在,分明不到九点。

    “是这样的陆总,陆小姐还没有办手续,她一大早留了张字条和现金就走了。”

    医生硬着头皮解释。

    知道这事儿棠?#31449;?#23545;干得出,陆锡远?#35009;?#20877;多说些?#35009;矗?#26397;医生轻轻颔首说了句“了解了,谢谢”之后,他失魂落魄离开病房。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27809;?#24050;关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27809;?#24050;关机!”

    连续拨了两遍,回应他的都是机械的女声。

    陆锡远眨了眨深邃的长眸,骤然间,心乱如麻。

    坐在长廊的椅子上,稍?#36234;?#24515;情整理一番过后,他才起身往停车场走去。

    大老远地,就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双手环胸倚着自己的车门。

    陆锡远大步流星走过去。

    “星宇?你怎么来了?#20426;?br />
    他拧拧眉,眸光略带探究瞅了陆星宇一眼。

    “大哥——”

    陆星宇站直身子,双手插袋,目光陡然变得认真,“你说的是棠苏,对?#27426;裕?#20320;跟棠苏在一起了!”

    ?#21834;?br />
    心事被说中,陆锡远当下就变了脸,“怎么可能?#20426;?br />
    谁知,陆星宇却一脸严肃对他说:“大哥,别骗我了。其实,我早就知道棠苏喜欢你了。”

    ……

    ——————

    陆家。

    陆夫人提着几个保温瓶?#24613;?#20986;门,就见两个儿子一前一后进门。

    “锡远、星宇,这一大清早的,你们去哪了?刚刚都?#20063;?#21040;你们。”

    “嘿嘿妈,我跟大哥去后街的点心店吃早餐了。”

    陆锡远还没回答,陆星宇笑嘻嘻找了个借口搪塞。

    陆夫人不疑有他:?#29677;福?#36825;样啊。对啦,难得今天放假,你们要不要跟妈一起去霍家看看小影和孩子们?#20426;?br />
    换作以前,陆星宇肯定二话不说,屁颠屁颠跟着去,但此时,他明显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于是,他笑着打哈哈:“不啦,我怕最近感觉自己不够帅了,免得被妮妮?#24736;?#25105;还是养一养颜再去好了。”

    “呵呵,那随你。 ”

    陆夫人不?#20667;帽欢?#31505;了,视线转向陆锡远,“那你呢?#20426;?br />
    “大哥也要跟我一起养?#30504; ?br />
    陆星宇又抢着回答。

    这下子,倒是让陆夫人起疑了。

    “你们兄弟俩该不会有?#35009;詞侣?#30528;我吧?#20426;?br />
    “没?#23567;?#22079;嘿,我哪能有?#20387;?#24744;呢。”

    陆星宇朝她笑得十分灿烂,心里?#31383;?#26263;叫苦,自家?#19979;?#36824;真不是省油的灯。

    而这时,一直不说话的陆锡远终于开口了:“妈,您是不是跟小影?#24049;?#20102;,快点去吧,免得让小影久等了。”

    “那行,妈走了。”

    提到宋浅影,陆夫人这才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带着佣人?#25494;?#24537;忙离开了。

    陆星宇抬眸看了陆锡远一眼:“大哥,走吧?#19979;ィ?#32473;你看一些东西。”

    “好!”

    兄弟俩默契十足进了陆星宇房间。

    陆锡远坐在沙发上?#20154;?br />
    不一会,就见陆星宇抱着一个大盒子走过来。

    “大哥,这些都是棠苏的东西,去年她离开时,忘记带了。”

    他一边说,一边将盒子放在茶?#24178;稀?br />
    陆锡远没有出声,伸手过去将盒子打开。

    ?#32043;?#26144;入眼帘的,是一本厚厚的相册,看样子,已经有一些年份。

    拿起相册,他翻开第一页,见到某张男女的合影时,心跳骤然加速起来。

    那是他赴C市上任之前,在机场拍的。

    记?#29611;?#26102;,家里人非常不理解他的职业选择,所以,只有棠苏一个人去机场送他。

    然后,拽着他拍下这张照片。

    男人的表情?#34892;?#20005;肃,而女孩,却是笑靥如花。

    陆锡远情不?#36234;?#23558;照片取出来,意外发现后边还有一句?#21834;?br />
    “你是我最初也是最后的爱人!”

    这句话,莫名地,戳中了他的心。

    此?#36125;?#21051;,陆锡远握着照片的手,也禁不住微微颤抖。

    他垂眸,不想让星宇发现他心中那排山倒海袭来的感觉,却未料到,陆星宇竟这么对他说:“哎呀大哥,你这样翻得翻到?#35009;?#26102;候才看到重点?动作快点!”

    “重点?#20426;?br />
    陆锡远稍稍?#35835;?#24867;。

    “对,重点还在后头呢。看完之后,连我都感动了。哎,怎么就没人这么爱我呢。”

    陆星宇?#33041;?#22320;感叹一声。

    ?#21834;?br />
    被激起了好奇心,陆锡远索?#36234;?#30456;册翻到后面几页。

    那,同样是他的照片,只不过不是拍摄出来,而是?#27809;?#31508;描绘。

    不管是笑着的他、皱眉的他、高兴的他还是生气的他,都被刻画得栩栩如生,无比传神。

    陆锡远震撼了,许久许久都说不出?#21834;?br />
    如果不是对他有着刻骨铭心的感情,又怎能将他画得这般好?

    而他,居然?#22815;?#30097;她是一个私生活糜-烂的女人……

    星宇说得对,就算那些照片再怎么真,里边的人都不会是她!

    这么想,心情豁然开?#30465;?br />
    只是,就算不是她,一旦照片流传出去,对她的名誉,也是不小的抨击。

    毕竟,人言可畏,毕竟,人们通常都只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36855;趺窗?#21602;?

    如何才能最?#34892;?#22320;将一切全部扼杀?

    想到这,陆锡远的眉头不?#20667;?#32416;成一团。

    他倚着沙发,将相册抱在怀里,认真地思考着应对之策。

    陆星宇以为他还在怀疑陆棠苏,不禁摇摇头,为棠苏说好话:“讲真,我跟棠苏自小一起长大,别看那丫头活?#29467;?#21521;就以为她行事作风开放,她其实挺保守的。反正我是打死都不相信棠苏会做出这样的事!”

    陆锡远总算抬头,幽?#30446;?#21521;他,问:“那你有?#35009;窗?#27861;让梁书妍住手吗?#20426;?br />
    “那还不简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梁书妍用这么下三烂的办法逼迫你和棠苏,咱们就用同样的办法对付她。”

    陆星宇摸了摸精致的下?#20572;?#24471;意洋洋笑道。

    反正,他陆小爷向来就不是?#35009;?#27491;直之人,这?#36136;?#24773;,他干得不要太多。

    “不行!犯法的事情不能做!”

    陆锡远当下?#22836;?#20915;了他的提议。

    就算他现在不?#22868;?#23519;官,对法律的拥护之情,亦是丝毫未减。

    “大哥,你能别这么死?#36234;?#21527;?#20426;?br />
    陆星宇当场就炸毛了,“对?#35835;?#20070;妍,不用非常手段不行的。难不成,你想告她?我跟你说,等你告得赢,都不知得等到?#25991;?#20309;月。再说,照片在梁书妍手里,只要她一个不爽,随时可?#38405;?#20986;来散布,你让棠苏怎?#31383;?不管真假,大众的唾沫都能淹死人。”

    “还是再想想另外的办法!”

    陆锡远?#31449;?#26159;不忍心。

    不管怎么说,梁书妍都救过他?#24187;?#35753;他找人毁了她,以他的性子,还真做不到。

    “那要不这样吧,咱们找几个女保镖,强行拍她的luo照,这总行了吧?#20426;?br />
    鬼点子向来极多的陆星宇,总算退让一步。

    他探究?#24867;?#30528;陆锡远看一眼,心头不禁暗想,若到这份上大哥还不答应的话,那他可就自己单独行动了。

    所幸,陆锡远不至于那么无可救药。

    只见他将相册放回盒子里,将盒子盖好之后,飞快地走过来给陆星宇一个熊抱,接着兴奋地在他脸上亲一口:“这个主意貌似可?#23567;?#35874;谢你了,星宇。”

    话落,在陆星宇的膛目结舌中,他头也不回离开。

    走到门边,陆锡远突然转过头,对陆星宇抿唇一笑:“对了,棠苏的盒子帮我保管好,下次找你拿。”

    “砰——”

    房门甩上的声音,让陆星宇缓缓回过神。

    摸了摸被亲的一边脸,他惊叫一声:“老天,大哥撞邪了!”

    ……

    从家里离开之后,陆锡远马不停蹄赶往机场。

    之前他有查过H市飞C市的航班时间,早上?#35828;?#38047;有一趟飞机,下一班就是中午十二点,也就是说,棠苏极可能现在还在机场。

    抬腕看看表,10点45分,应该还来得?#21834;?br />
    于是,陆锡远忍不住加快速?#21462;?br />
    -本章完结-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竞彩让球胜平负啥意思 内蒙古时时彩组三群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126期独家一尾中特料 江苏体彩11选5投注技巧 dhk曾道人一码中特 彩客网官网 江西多乐彩直播 河北11选5前三跨度走势图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最快 至尊单双王单双中特 免费六肖中特 宁夏11选5助手下载 羽毛球拍什么牌子好推荐 管家婆六合图库九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