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九十四章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94

    齐肃做了一个深呼吸,冷静下来。

    现在不是纠结李攸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宴会的时候,齐广森是另一个目标,狙击手再开枪的话,齐肃不能确定李攸宁会不会受伤。在那种混乱的场景,所有人都在惊慌乱跑,狙击手很有可能会率先清除掉目标附近的障碍物。

    即便同宴会厅相隔数百米,齐肃也仿佛能感觉现场的嘈杂。?#26143;?#20154;更惜命,也更担惊受怕。没人知道那一枪究竟是瞄准了谁,所以人人自危。

    要不是齐广森这么多年来见过无数大场面,恐怕这会儿也要被逼的面红耳赤,惊慌失措。但他很冷静,一边赶紧调动安保人?#20445;?#19968;边立马安排参与宴会的大?#39029;?#36864;,宴会厅不止一个出入口,供三十几个人快速离开绰绰有余。

    齐肃沉下心,放弃狙掉齐严的想法,转而重新搜索三号狙击手。

    他必须快点找到对方,三号狙击手不会任由宴会厅里的人安全撤?#35828;摹?br />
    齐肃突然想起那辆突然出现的消防升降梯,穿着消防服的消防员冲进了大楼对面的建筑,不知道消防?#26412;?#31455;是进去干什么。

    齐肃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停着消防升降梯的建筑,发现那里非常平静,完全不像是发生了需要消防员入场的事。他随即仔仔?#36214;?#27599;个角落不落地扫过这个建筑所?#22411;?#38706;口,顶层。

    果然,在那栋建筑的露天顶层上有一个非常模糊的黑影,他穿着融入进黑?#36947;?#30340;夜行衣。若不是齐肃用望远镜观察时,正好因为宴会大楼那一面玻璃幕墙折射过去的光,印出一点那?#35828;?#36523;影,不然齐肃可能?#19981;崢绰?#30524;。

    但是,一开始齐肃没有把这个地方定为狙击点是由于那里地势实在太?#20572;?#36825;个顶层不过11层,而宴会大厅却在集团大楼的23层,理论上,不管是再顶尖的狙击手都不可能从这么低的平台狙击到高平台之内的目标。没有哪个专业狙击手会为自己选一个这么劣势的狙击点。所以在一开始,齐肃想当然就把这里排除掉。

    但是三号狙击手为什么会把这里当做临?#26412;?#28857;?#31354;?#19981;合常理。

    齐肃也有点?#27426;?#26041;奇特的行为搞糊涂了。?#27426;?#24456;快,齐肃便发现三号狙击手居然收枪离开了露天顶楼。

    齐肃一瞬间联想到,或许三号狙击手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齐肃马上联系到21号,问他现在宴会大厅情况如?#21361;?#40784;广森人死了没?#23567;?br />
    21号在宴会大厅里安了针孔摄像头,可以随时监视里面的动静。

    无线耳机里传来21号的声音,他说:“现在宴会大厅已经撤退了半数人,齐广森和齐严都还在。”

    “李攸宁也在是不是。”

    ?#21834;?#26159;。”

    “我现在没工夫跟你谈为什么李攸宁出席了这次宴会你却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猜测,杀手很有可能混入了宴会大厅,你现在马上把还留在那个地方的所有人筛选一遍,缩小人选范围。我先把外头的狙击手干掉。”

    没过多久,估计一?#31181;?#19981;到,21号就已经确认了还待在宴会大厅的三号狙击手的队友身份信息。这速度太快,以至于齐肃立马想到,21号既然随时都在监控宴会大厅的情况,可能早就发现了?#22235;擼?#20294;这□□的就是不说!

    “混蛋,完事后你他妈的别跑。”齐肃极为罕见地爆了句粗口,把无线耳机狠狠从耳朵里扯掉,扔在地上,脚后跟用力一踩,无线耳机瞬间脆成?#27426;言?#28195;。

    齐肃恶狠狠吐出一口恶气,重新趴回地面,开启瞄准仪。两枪打爆那辆假消防车的前轮胎。不一会儿,三个穿着消防服的消防员从建筑内跑了出来,其中一个人背着一个橘色的大袋子,看起来像是装着什么器械。两个工作人员模样的人跟出来送消防员。

    齐肃一眼就看穿三号狙击手,那种走路的姿势,背包的姿势,职业气太重也不是什么好事。

    子弹钻进对方的脑袋里,跟在那人身后的工作人员甚至在还没?#20174;?#36807;来之前就被撒了一身的血。

    齐肃迅速撤枪,将枪支重?#20262;?#36827;黑色手提箱里。将箱子扔在房间中央,齐肃便匆匆离开。这个箱子内部早已安装了?#24187;?#23567;型□□。齐肃将衣服上的帽子往头上一扣,低着?#26041;?#27493;匆匆地从据点离开。他从另外一个大楼的后门进入,引爆了黑色手提箱内的□□。他从大楼正门出去,横跨过街道。绕过?#27426;熬用?#24314;筑,那栋建筑的侧边有一个百货商场,齐肃走到百货商场储物柜前,刷条码,打开一个箱?#21360;?#31665;子内存放着一个衣袋,齐肃将衣袋取出,拎着这个袋子走到隐蔽的公共洗手间去。

    十?#31181;?#21518;,他已然西装革?#27169;?#20223;佛正要赶赴盛宴。

    衣袋里有齐肃的手机,齐肃一边朝集团大楼赶过去,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

    正因聚会被一场突然袭击终止而感到头疼的齐广森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他接起,语气温和下来。

    齐肃在电话里说:“我已经到楼下了,但这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齐广森急忙说道:“只是一点小事,我的孩?#21360;?#20320;现在马上到21层来,安全人员会?#38405;?#25918;行的。”

    齐肃说:“我只是来听听你想说什么,没有和你相认的意思,你不要误会了。”

    齐广森顿时?#34892;?#22833;落起来,强颜欢笑:“没事,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快过?#31383;傘!?br />
    齐肃说:“那我现在就?#20384;礎!?br />
    齐肃在门口出?#29401;?#35831;函,因为枪击?#24405;?#32780;高度谨慎起来的大楼安保人员反复检查了多遍邀请函,最后还是放了齐肃进去。

    虽然23层已经?#39029;?#19968;遭,?#27426;?#19968;楼的大厅除了安保更为严密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两位前台小姐还依旧保持着八颗牙齿的微笑,而因为宴会的举办,整个集团大楼的工作人员都提前下班,是以这个时候也不存在不相关人员被吓得慌不择路的情况。

    大?#29611;?#22235;部电梯都停在了一楼,齐肃很快乘上了其中的一部,按下21楼的按钮。

    齐肃在电梯升上去的那两?#31181;?#37324;一直在思考,看到李攸宁的第一面应该和他说些什么。

    好久不见?你最近过?#27809;?#22909;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恐怕李攸宁有更多的问题想要问他。

    齐肃深深闭上双眼,总觉得事情正在一步一步走出自己可以预料的范畴内。

    他在脑中再回?#35835;?#19968;遍21号对他描述过的杀手的形象特征,随着电梯叮一声,提示已经到达21层,齐肃睁开了眼睛。?#36924;?#19968;瞬间完全收敛了起来。一眼望去只是个?#34892;?#21388;气的漂亮青年而?#36873;?br />
    电梯出口是t字型,t字拐弯处正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人,他见齐肃出来,立马朝齐肃鞠了一躬,做出引路的手势。

    齐肃跟着他来到一间宽敞明亮的厅堂,齐肃发现原本在23层参加宴会的大部分宾客都已经转移到了这边,他们居?#24187;?#26377;离开。

    齐肃进去的时候,齐广森正在和齐严说什么。黑衣人快步走过去在齐广森耳边细语几句,齐广森立马朝齐肃这边看过来。同时吸引过来的目光还有齐严,以及,李攸宁。

    宾客们三五聚在一起,窃窃?#25509;錚?#20284;乎是在议论刚才的意外,又或许只是在谈论一些别的事。齐肃这样一个陌生面孔独自走进来,引起了不少?#35828;?#20851;注。

    齐广森向齐肃迎了过去,齐肃注意到李攸宁的表情不是很自然。而齐严,他什么表情都没有,齐肃也不指望他能做出什么高?#35828;?#31070;色来。

    从刚才的一番骚动看来,齐严恐?#20081;?#32463;知道自己雇佣的杀手没有第一时间完成任务,不然齐肃和齐广森不会到现在还好端端站在他面前。

    李攸宁侧头和齐严说了几句便朝齐肃这边走来,齐肃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李攸宁和齐严不会是大学同学吧。

    ?#23433;?#29238;。”

    “攸宁,这是齐肃,来认识认识。”

    齐肃被齐广森推到李攸宁面前去,齐肃很仔细观察到李攸宁一瞬间抽动的嘴角。

    “我和他在国内已经见过面的,不用再介绍了,是吧李总。”

    “是啊,我们熟得很。要是连我们都还要再经由别人介绍,那真是有点讽刺。”

    “齐董事先也不知道我们的关系。”

    “现在他知道了。”

    齐广森有点吃惊,李攸宁和齐肃说话的语气可完全不像是“见过面”这种程度。他?#26434;?#40784;肃在国内的事,齐广森并不全然了解。他只知道苏燕带着儿子回到了国内,孩子的名字也是当初他取?#29611;?#40784;肃。他看过齐肃的照片和一些个人资料,发现他的童年成长得非常混乱。辍学,泡吧,混乐队,玩摇滚,最后虽然又回去继续读书,却稀里糊涂进了娱乐圈,大学也上的戏剧学院。他对齐肃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私家侦探在几年前给他带来的那些资?#20384;鎩?#36825;是一个没教?#29611;?#23567;孩,他对齐肃下的定义就是这样。知道齐肃真正站在他面前,他发现自己似乎有点错?#32654;?#35889;。他在见齐肃时,已经准备好接受齐肃的愤怒咆哮和咒骂,他知道齐肃绝不会第一时间就接受他。但齐肃表现?#32654;?#38745;又冷淡,甚?#21155;行?#21487;怕地无动于衷。齐广森宁愿齐肃?#20174;?#28608;烈点,情绪剧烈点,这样至少可以证明齐肃还是期望过父亲的。但那次巴黎的见面,让齐广森有一种,齐肃对父亲这种概念早已淡漠,死心。

    齐广森的判断第一次出现这么巨大的偏差,齐肃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齐广森已经无法下断言了。他觉得这个孩子已经?#23545;?#36229;乎他的想象。

    即便他现在突然和李攸宁这样的国内豪门语气熟稔,他也不过是稍微吃一点惊。

    齐肃和李攸宁?#24403;?#20102;一下。

    李攸宁小声地在齐肃耳边低语:“你为什么会和齐严搞到一起?”

    齐肃回道:“齐严想要杀我,你和他什么关?#25285;俊?br />
    两人很快分开,齐肃读到李攸宁的?#25509;錚?#25105;不知道。李攸宁的眼神是震惊的,同样也带着不?#20260;家欏?#26446;攸宁强忍住没有回头去看齐严,他当然是无条件相信齐肃的。

    李攸宁快速扫了一眼齐广森,觉得他之前想的可能和现实差得十万八千里远。

    李攸宁忍不住掉?#35828;?#20919;汗下来,想着?#27426;?#19981;能让齐肃知道他曾经揣测过多少他和齐严发生了一些龌龊事。

    李攸宁越想越觉得?#30007;椋?#26377;种自?#21644;炅说?#24863;觉。

    齐肃错过李攸宁肩身时,?#27426;?#22768;色地拍了下李攸宁的侧腰。李攸宁当即?#35835;?#19979;。

    齐广森带着齐肃在宴会厅里逛了一圈,将齐肃一一介绍给所有宾客。齐广森并没有言及齐肃的身份,只说齐肃一直在b市生活,前两个月刚来纽约,很喜欢电影方面的工作,希望?#21523;?#21451;们可以多提携提携他。

    齐广森说得又含蓄又明显,就差说齐肃是他儿子,今天就是带人过来溜溜,混个脸熟。

    齐肃这一圈下来,把纽?#21152;?#20998;量的上流人士都认了个遍。算是真正?#35835;肆场?#26377;人认出他前段时间刚刚同dior有合作,还接受了法国某知名杂?#38745;?#35775;。期间若有似无的传出和齐严关系?#29992;?#20256;闻。原来并非桃色?#29992;粒?#20004;人本就是兄弟!哥哥照?#35828;?#24351;,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而且齐广森就这么当着齐严的面,大张旗鼓地介绍齐肃,想来齐肃将来在齐家的身份地位是绝对有保障的。

    只是,在做诸?#27426;?#26159;心眼如蜂窝的人物。齐广森一张嘴已经把齐肃的定位说死。齐肃喜欢拍电影,所以他将来会朝影视圈发展,公司的事他插手,家里的事,主心骨还是长?#21360;?#36825;么一来,齐严的地位其实也变相?#29611;?#20102;证实。这次宴会就是齐广森在提前表态,即要将齐肃亮出来,也要安抚齐严。

    只是,大家都知道齐广森近来身体不怎么硬朗,突然出现的次子成为第二继承人,那么遗产究竟怎么分?齐严态度到底如何。?#26434;?#20844;司董事来说,他们自然希望齐广森可以坚持一些时间。?#26434;?#40784;广森的盟友,他们也不希望这座航空?#38468;?#21457;生什么意外。?#26434;?#37027;些政界官?#20445;?#20316;为党派的背后支?#32456;擼?#40784;家肯定是越稳定越好,越能赚钱越好。相对的,齐严还是更被外界看好。

    就在齐肃被齐广森带着混脸熟时,他发现了他要找的杀手。那是一位妖娆的女士,十分美艳动人,穿着?#40723;?#22810;姿酒红色抹胸鱼?#36393;梗?#36523;姿摇曳。她正同一?#36824;?#22919;谈论珠宝,两人?#25104;下?#20986;或惊叹、或赞同、或鄙夷的表情来。显然聊得非常投入。但齐肃注意到,她经常通过喝酒时快速扫视整个会场。她身上有很多东西可?#26434;?#20316;一击毙命的凶器,譬如那对三角锥型的耳坠,又譬如她戴在右手无名?#24178;?#30340;未闭合戒指。

    她是?#38405;澄欢?#20107;的女伴身份出席的,很正统的女杀手。

    齐肃并不擅长在这种众目睽睽下将人悄无声息杀死的手法,这是21号的拿手绝活。但是齐肃正在对21号发脾气,他不想找21号。更何况,21号现在根本不知道在哪个鬼地方。

    就在齐肃心中?#30340;?#26102;,他转过身来,看到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会场的21号。他?#29611;?#26159;兰瑟·汉莫的装扮,兰瑟·汉莫是法国绅士,会喷香水,戴领巾和口袋巾。

    齐肃其实非常不想21号和他一同出现在李攸宁面前,当初21号设计李攸宁被张瑶瑶纠缠,李攸宁或许就要?#20174;?#36807;来了。

    不?#19978;耄?1号并没有走过来同齐肃搭讪。他在会场里有认识的人,齐肃当然不知道他究竟?#29611;?#20160;?#31383;?#27861;?#31859;?#24049;成了人见人爱的?#19968;鎩J率?#19978;他是全世界最招人讨厌的人之一。

    现场指导他和兰瑟·汉莫关系匪浅的极少,这让他们有了装作不熟悉的先决条件。

    ?#24052;?#19978;好,su,,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距离我在巴黎看到你,你又变漂亮了!”

    齐肃原本准备的客套话顿时有点梗在喉咙里,他很轻很轻地瞪了21号一眼,说:?#24052;?#19978;好,汉莫先生。”

    21号走后,李攸宁果然立马?#20384;?#38382;他和21号怎么会认识。

    齐肃只好说:“刚来这边的时候情况不太好,是汉莫先生帮了忙。”

    “你可以找我啊,我在这边一样有同学可以帮你!”

    “不,我可以靠我自己。”

    “这种时候还逞什么强。”

    “你确定我在逞强?”

    李攸宁突然不说话了,赶紧凑近齐肃跟前,问道:“你真的是齐严的弟弟?”

    齐肃淡淡扫了李攸宁一眼,说:“我想你应?#27809;?#19968;个说话,齐严真的是我哥哥?”

    “你之前居然一点消息都没跟我透露!”

    “我在一个礼拜之?#23433;?#30693;道。”

    ?#21834;?#26446;攸宁无奈扶额。

    齐肃逃了摇头,说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这个地方很危险,如果可以的话你现在立马找借口离开。”

    “很危险?为什么?”

    “你以为齐严真的会这?#21019;?#26041;的让我分遗产?有杀手在这里,你赶紧走。”

    “我不走。”

    “你再说一遍?”

    ?#21834;?#25105;不走。”

    “反?#22235;悖?#25105;的话都不听了。”

    “我比你年长,你不能在公共场合这么训我!”

    齐肃板着张?#24120;?#35828;道:“?#29611;模?#25105;下次注意选择私人场合。好了,别废话,赶紧走。”

    就在这个时候,齐肃看到公孔雀代名词的某位法国绅士已经半胁?#21462;?#21322;□□地带着妖娆女杀手离开宴会大厅,转进了前往卫生间的长廊里。

    齐肃松了口气,21号不会失手的。

    他转而对李攸宁说:“好了,没事了,你不走也没关系了。”

    “啊,到底什么情况?我都要被你搞懵逼了,你就不能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我吗。”

    “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好吗。?#34892;?#20107;一句话两句话真的说不清楚。”

    “我信你,齐肃。因为我信你,所以愿意等你,你不要骗我。”

    “不会的,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了。”

    李攸宁的?#25104;?#32456;于?#31859;?#36215;来,而21号也在这个时候功成而返。21号开始关注起齐?#20384;?#20102;,他无聊得很,端着一杯香?#27169;?#38752;在一张桌前,脸上挂着一个心灾?#21482;?#30340;笑。齐肃知道21号在笑什么,他在笑齐严的故作镇定,假装宽容。?#30007;?#29421;窄的人焦躁跳脚最是?#27599;礎?1号的恶趣味。

    齐?#29616;?#28176;焦?#36924;?#26469;,如果之前23层的宴会厅玻璃碎裂是他雇佣的杀手在动手前的提示,那么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35828;?#25163;,这些?#22235;?#36947;不是最?#29611;?#26432;手吗?!

    齐严最看不惯的便是齐肃那种爱理不理的模样,仿佛?#32844;?#20570;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32844;?#23545;不起他,就该这么低声下气地求着补偿他。

    齐严觉得父亲是老糊涂了,齐肃这种人,给点钱打发?#36864;?#20102;,他居然还要如此大张旗鼓地将他引进纽约上流交际圈内。他的人脉那条不是自?#21495;?#21147;争取过来的,就连他那些大学同学,也都是因为他们在辩论会有过对手或是队友的经历,所以才能那么要好。

    他什么都要从零开始做,为什么齐肃一出现就能把所有东西都?#29611;劍?br />
    齐严不服气,他讨厌齐肃,讨厌到恨不得齐肃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齐严下意识扭头看了眼窗外,狙击手呢,都死哪去了?!

    齐严的肩膀突然?#24908;?#20102;一下,他吓了一跳,见居然是齐肃在拍他的肩。他扯起一个难看的笑容来。

    齐肃微微凑近齐严,声影仿佛从海螺里飘出来:“哥哥在找你的狙击手吗,?#19978;?#20182;们都已经死透了。”

    齐严听得心惊肉跳,嘴上依旧说着:“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27426;!?br />
    齐肃轻笑一声,没有说话,只是眼带笑意地看着齐严。这笑,是讥讽的笑。

    齐严又惊又怒,最后却全在这幅笑容里沉淀成震惊。

    他花了大价钱雇的杀手,死了?都死了?

    齐肃怎么知道?

    齐严的心逐渐凉下来,这个时候,他终于用正眼看了即将要成为他弟弟的男人。齐严从齐肃身上感觉到一股寒冷。

    好,好好,好个扮猪吃老虎的齐肃!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贵州11选5奖金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走势图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玩法 福建11选5遗漏导航 竞猜篮球让分胜负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足彩胜负彩玩法规则 年特码资料大全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怎么下载 吉林11选5单期走势图 体彩浙江6+1第18137期开奖结果 时时彩开奖最快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