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七十四章 他们竟然以这么亲密的姿势共眠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乔楚正倚在房间里休息,忽地来了一群人将她围住。

    见过了各种世面的她并未受到惊吓,淡然看着面前重重黑衣人。

    但当她看见梁越的时候,骤然失色。

    “乔小姐,我们江先生有请。”

    心底不安骤然扩大到了极致,难道……

    不可能……下意识否决。

    乔楚笑的虚假,故意扯着话题:“什么事把?#21512;?#29983;吹了过来?”

    “请。”梁越没有理会她的转移,面无表情道。

    乔楚紧咬唇齿,愤愤随着他一同进入了?#30340;凇?br />
    抵达所在之处时,骤然?#34892;?#24778;慌:“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眼前是一处废弃许久的工厂,荒凉没有人烟。

    显然,她这一趟来了,下场会是……

    “乔小姐不要江先生等太急了,我们江先生耐心有限。请您来这里,应该也明白缘由了。再端着,怕是……”点到为止,梁越看着乔楚顷刻惨白的面色,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乔楚豁了出去,踩着高跟进入了工厂内。

    “江先生找我来是有什么事?”乔楚看着面前身形颀长,气场迫人的男人,骤然失了阵势。

    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人天生具?#22411;?#32773;的气息,能够将人压制的死死。

    ?#30475;?#35265;到他,她都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世面都消失殆尽。

    像是?#35805;?#20809;,所?#34892;?#20107;都能被他看穿。

    “乔小姐,不知道我为何请你来?”江惟琛低笑,英挺的面容展露迷人,可那抹笑意?#28216;吹?#36798;眼?#20303;?br />
    乔楚心底早已敲起了不安的鼓,但?#39318;?#38215;定着:“我自是不知道……”

    “那我让你知道,为什么会请你来。”

    梁越适时?#32654;?#20102;iPad,当看清楚上面的内容时,乔楚骤然血色全无。

    上面是她蒙面打钱给那个账户,虽然她办的天衣无缝,自认为不会被发现。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会这么快……

    “江先生,什么意思?”事到临头,乔楚还装着无辜。

    “乔小姐的手段未免太不入流,把戏太烂。”江惟琛幽深的眼泛着一丝光,满是危险。

    乔楚笑了,已然不惧怕接下来的戏码。

    “江先生,我只后悔,我还不够狠。”乔楚笑道。

    “那我来教你一?#21361;?#20160;么是狠。”江惟琛暗哑出声,喉间低低的笑,像是与这面的黑?#31561;?#20026;一体,周遭满是清冷。

    乔楚忽地惧怕,眼前的男人,关于他的传闻她听过许多。

    每一则,都是极致的残忍,得罪他的人,从不会好过。

    轻则踏足不了楚城,重则……往后人生都会熄灭。

    “不过在此之前,乔小姐需要为你做的事情弥补。”江惟琛居高临下睥睨着她。

    ***

    初唐看着电视各个频道播放的头条,以及网上各种话题。

    都是关于乔楚的……

    她今天忽地开了一场发布会,意外的与她有关。

    看着电视里乔楚憔悴的面容,她低垂着头:“在这里,我要向顾初唐道谢。对她说一句,对不起……”

    “关于她的不雅?#24405;?#24149;后使者是我……因为她曾经得罪过我,所以我策划了这次?#24405;?#29031;片是假的……”剩下的话语,初唐都听不进去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她……

    可照片,她是如何得到的。

    又是为什么她会忽然准备了这场发布会,到底因为什么她会承认……

    记者蜂拥而上:“乔小姐,您身为金牌经济,完全可以封杀掉她,为什么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乔小姐,请问您为什么会突然承认是您做的?原因是何?”

    “乔小姐……”

    记者的发?#26102;?#38548;绝,乔楚面色苍?#23039;?#36947;:“我要解释的都说完了,关于其他问题我不再作答。”

    接着,她被保镖簇拥着离开。

    初唐怔怔看着,浑身血?#21512;?#26159;快被抽干。

    手机忽然传来铃声,初唐颤抖接通。

    乔楚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顾初唐——”

    初唐听着,没有接话。

    “你知道的,照片不是假的。但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有照片……”乔楚压着嗓子,忽地笑了出来。

    初唐忽觉浑身冰凉,后背被薄汗打湿的彻?#20303;?br />
    “还记得一年前吗……陆言之生日会,你难道就察觉不到什么不对劲吗?”似在嘲笑她的?#38706;?#36807;去,乔楚笑的更为嘲讽。

    “顾初唐,你知道吗,你之所以会出现在江惟琛房间。正是因为你曾深深?#19981;?#30340;陆言之啊。不过算你走运,他把你推错了房间。本来,我向他推荐的是李总。哈哈哈哈哈哈!”乔楚笑的癫狂,已然失去了以往的镇定。

    初唐眼底满是震惊,不可置信。

    她说……一年前的那一晚,不是意外,是因为陆言之……

    “顾初唐,我诅咒你……你?#24908;?#24471;有多高,就会摔得有多惨。”乔楚恶毒说道,电话忽地就此中断。

    初唐再也不见,只觉得“轰”的一声炸响,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

    乔楚目光惊恐看着梁越手上的东西,向后退着:“不要,不要……”

    她不能沾这个东西,她会从此堕落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江惟琛风淡云轻看着乔楚,她当初敢?#21069;?#20570;,就该想到会承受的后果。

    胳膊一疼过后,乔楚惊恐看着梁越的动作。

    忽地想起,很久之前……

    她曾把那种东西放在初唐包里,陷害她。

    乔楚忽地明白,她的报应来了……

    效果很快发作,乔楚开始失了意识,陷入混乱之?#23567;?br />
    江惟琛看着神志不清的乔楚,薄唇微勾:“把送给她的大礼带过来。”

    梁越身后,许多强壮大汉将乔楚重重围住……

    ***

    初唐睡得不安稳,先是梦见许久之前她溺水那一天。

    ?#30001;程残?#26469;,看见陆言之温柔的脸忽然变得阴森可怖……

    再而?#20052;?#26970;不停在她耳边说道:“你之所以会出现在江惟琛房间。正是因为你曾深深?#19981;?#30340;陆言之啊。”

    “不……不……”初唐逃不出?#35199;剩?#30333;净的额上已然满是薄汗。

    “初唐。”江惟琛?#20037;?#30475;她梦中惊慌的模样,显然做了噩梦。

    她紧紧蹙着好看的眉头,长长的睫毛颤的可怕,时不时呢喃着话语。

    “不要怕,?#20197;?#36825;里。”将她拥入怀里,眼底满是心疼。

    乔楚那个女人,和她说过什么刺激的话语了。导致她这般……

    对她的?#22836;#?#30475;来?#25925;?#22826;轻了。

    初唐挣扎间,忽然寻到一处温暖,庇护她的避风港。

    下意识紧紧拥住江惟琛的劲腰,寻着所有的安全?#23567;?br />
    ***

    初唐醒来的时候,觉得疲惫不已。

    身旁,是江惟琛紧紧拥着她纤细的腰肢。初唐小脸骤然染上一丝绯色……

    昨晚,他何时回来的,怎么她都不知道。

    醒来却发觉,他们竟然以这么亲密的姿势共眠。

    江惟琛睡眠也极其的浅,她?#27426;?#20182;也跟着随之醒来。

    初唐赧然对上他深沉的眼眸,心脏那处重重跳了又跳。

    他泛着一丝优雅的慵懒,并且她发觉……他?#20185;?#26410;着片?#30130;?#21482;穿了最贴身的衣物。

    亲密的姿势让初唐想要逃离,却被他抱得更紧。

    他低哑着嗓音,泛着难得一丝不清醒:“不多睡一会儿?”

    “时遇该饿了。”初唐不解风情接道。

    “我也饿了……”江惟琛眼神如狼似虎,散发出一阵阵精光来。想要把初唐吞吃入腹!

    初唐推了一把他健硕的胸膛:“江惟琛!”

    “不喊江先生了?”故意逗弄着她,?#30475;?#35265;面,她都是拘谨这般喊着。

    方才那声娇嗔的江惟琛,当真是……好听极了。

    “你讨厌。”初唐气恼,他怎么可以这样……

    “喊我惟琛。”他默认她的说法,提着他早就想听的那个亲密称呼。

    “不要……”初唐拒绝。

    “嗯?”他眯了眯眼眸,透着一丝危险来临的前?#20303;?br />
    抵不过他的霸道气场,初唐不情愿吐出一句:“惟琛……”

    声若蚊呐,几乎听不清楚。

    不再为难她,江惟琛满足起身。

    初唐看着他浑然不在意在她面前……换衣服,骤然闷闷出声:“江惟琛,你注意下形象!”

    “叫我什么?”男?#35828;?#21713;的嗓音又带着危险。

    “惟琛……”初唐委屈重?#21834;?br />
    江惟琛满足,看着她不敢扫来,别扭?#25199;?#30528;的身影,觉得可爱极了。

    等待许久,他没有回应。

    初唐讶然转身,恰好撞进他幽深如潭的的视线内,骤然从头到脚,都是赧然,一片极致的绯色!

    抵不住她这般的美,江惟琛忍不住深深吻了吻她娇嫩的唇瓣。

    许久之后,才舍得放开。

    却听见她不满抱怨:“还没?#23567;?#21047;牙。”

    “嫌弃我?嗯?”江惟琛沉声道。

    初唐哪敢,还不是他?#30475;?#38712;道到极点,害她呼吸不上,才放过。

    下了楼,时遇已经醒来。

    看着初唐面色通红,自家爸爸清爽餍足的脸,不禁摇了摇头。

    看来,以后他的初唐姐姐要?#35805;職制?#36127;了……

    初唐准备做早?#20572;?#21364;被江惟琛按在餐椅上:“我来。”

    不多时,他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时遇吃完去上了学,只剩下他们两人。

    “照片的事情,对不起……”初唐主动提及那件事情,道了歉。

    她太鲁莽,没有任何证据?#31361;?#30097;他。?#28216;?#24576;疑过陆言之……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陆言之会残忍到把她推到别人的房间——

    犹记得,他的生日时邀请她,她整整?#32769;?#19968;天。

    特地打扮,追求最完美出现在他面前。

    她得到的是他送的一份难忘大礼——

    如果那晚,不是江惟琛。而?#20052;?#26970;所言的李总,也许她人生从此?#30007;礎?br />
    不会遇见江惟琛,不会遇见时遇,不会像现在这样。

    想到这种可能性,初唐第一次对陆言之……恨之入?#24688;?br />
    他怎么可以……?#21069;?#23545;她。

    她曾捧着一颗真心,却被他无情践踏。而这件事情,是彻?#23383;?#32467;了她对于他所有的……想法。

    她无法原谅……

    “你当时说江惟琛,你为什么……要毁了我。初唐,你可曾想过我的感受?”江惟琛低哑出声。

    初唐小脸骤然局促不安,她那时不知道真相,自然怀疑到他身上。

    “以后,遇见事情。选择相信我,而不是怀疑我。嗯?”将她拥入怀里,满是无可奈何。

    饶是她那晚说了这般伤人的话,可他?#25925;?#33293;不得。

    于?#20146;?#34892;离开,不和她再起争?#22330;?br />
    他真的是因为她?#27426;?#20877;的改自己的底线……

    初唐颔首,她以后会选择相信他,而不是质疑。

    “现在是不是该给我一些补偿?”江惟琛目光深沉看她,意味深长。

    初唐局促,大着胆轻轻覆在他的唇上,想要迅速离开,却被他扣紧了后脑。

    耽误许久,初唐才赶到了片场。

    以往看向她意味深长的目光,都变得友善。

    自从她脱离了丑闻之后,也开始累积了人气。

    今日拍了定妆照,到拍她和霍云唯的时候。需要摆出亲密的姿势,初唐忽地想起江惟琛霸道的话语,禁不住红嫩的唇角泄露一丝笑意。

    “在想什么?这么开心……?#34987;?#20113;唯在她身边低语,随之笑的迷人。

    “初唐,和云唯一起牵手看?#20302;罚?#31505;一笑,对……”摄影师连续按着快门。

    所幸姿势都不是太过惹火,初唐配合?#25490;?#23436;。

    拍完定妆照,到了对戏。

    初唐心情,?#21050;?#20063;进入的极快。

    每一条都在快速的过,导演甚是满意……

    今天的戏拍完过后,竟然有一两个粉丝喊着她的名字,求签名。

    初唐?#34892;?#24778;喜,签完过后,面对他们要求拍照也没有拒绝。

    回到家里,看着微博。果然她的动态一发,“Weber”马上点赞转发。

    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她?#34892;?#22909;奇这个?#39029;戏?#19997;会是什么样的人。

    能够在她最艰难的时候也一直在,没?#22411;?#31163;。

    ***

    ?#30333;?#36817;有时间?嗯?”

    用完?#20572;?#27743;惟琛忽地发问。

    初唐不解对上他的视线,诚实答道:“还要拍戏啊……”

    “过几天是老爷子的大寿,难道你打算让我一人回去面对?”江惟琛眸光深了深,她若?#19968;?#31572;是,她会知道后果是何。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都没有准备礼物。”初唐茫然失措,这种大事情他竟然不提前告知她?!

    “你就是我送给他最好的礼物,他一直念叨着我的人生大事……”江惟琛满意?#21019;健?br />
    初唐小脸微红,别扭道:“你爷爷?#19981;?#20160;么?”

    总归是得准备的,第一次见面,总不能失了礼?#24688;?br />
    “礼物的事情你不必担心,你只需要和我一同出席就足够。”江惟琛扫去她的不安。

    初唐颔首,心?#30528;趟?#30528;送什么才好。

    想了许久,都想不出好的答案。

    初唐决定,干脆她去好好看看,再看送什么好。

    “后天晚上七点,我去接你。”江惟琛轻吻在她的发间,满是深情。

    “嗯。”初?#36843;?#26580;应道,享受着此刻两人的亲?#24688;?br />
    到时候,不管如何,她都要抽出空来……

    他把她带回去见他最重要的人,也是证明……她在他心底的位置有多重要。

    想到这里,初唐心尖忽地溢出一阵阵暖来。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浙江飞鱼历史开奖结果 第54期绝对一肖两码中特 足彩17150期对阵分析 贵州11选5预测号码 胜负15022投注比例 甘肃快3遗漏号码统计器 东方6十1中奖奖金 甘肃十一选五复式价格表 湖南幸运赛车网上买 浙江飞鱼今天开奖结果 nba搜狐体育 快乐赛车开奖纪录 华东15选5 白姐内部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