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第874章 魔物蘇醒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眼看“大山”醒來,趙天倫等人情形更加危急。只見八人皆身體一震,吐出一口血來。顯然,“大山”已經掙脫了他們的封印。

    肖逸大急,再不敢耽擱,當即飛身而起,通天劍隨意而走,如龍飛舞,留下道道金光。

    那金光留在空中,漸漸形成一個“唵”字,在空中瞬間變作十丈大小,金光閃爍,威嚴無比。

    與此同時,肖逸臉上也顯出一股金色,好似羅漢附體,給人以神圣莊嚴之感。

    若是冰主在場,當認出這一招乃是佛家六字真言的第一言。當年在九幽之地時,肖逸因禍得福,繼承了佛家六字真言法訣,在幫助冰主封印九幽炎魔時,發揮了巨大作用。

    但當時由于第六字真言記憶不全,未能完全發揮出六字真言的威力,最后導致功歸一簣。后來,他到豫州偷看了佛家易筋經法訣,參悟佛法,無意間將六字真言悟通,才算真正學全了真言功法。不過,后來未遇到類似險境,也一直未動用此功法。

    今日,他修為大漲,再次動用六字真言,與過去相比,其威力實是增長了數倍。

    那“唵”字落到“大山”之頂時,整個“大山”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肖逸見狀,微微松了口氣,手中劍勢不斷,金光流轉,又凝成一個“嘛”字。

    六字真言在佛家是極為高深的功法,每一字凝成,都要消耗極大的功力。即便是佛家高僧在此,也要調息蓄勢,順氣而為,不可能像肖逸這般舉重若輕,施展如此高深的功法如行云流水一般。

    轉眼間,“呢、叭、哞”三字也相繼而成,紛紛落入“大山”之頂。過去,肖逸寫到“哞”字時,直用了一炷香時間。而此次卻是片刻而就。

    這時,那“大山”已經漸漸安靜下來,山體呼吸的動靜大減,幾乎快要陷入沉睡。只是山體還有些抖動,不知是在與真言頑強相抗,還是內心驚懼,瑟瑟發抖。

    肖逸微微一頓,凝聚心神,心中佛意濃厚,臉上的神色更加莊重,散發出濃烈金光來。

    接著,隨著其劍光流轉,那“吽”字漸漸成型。

    第一次動用六字真言時,就是因為“吽”字法訣遺忘,導致功敗垂成,今日,肖逸對這“吽”字也格外謹慎。

    當其劍光停止時,那“吽”字終于掙脫其了劍光束縛,迎風大漲,臨空而起,轉眼間化作一個十余丈大小的咒印。

    在其威勢之下,那“大山”劇烈抖動,驚駭非常。

    肖逸見六字真言威力如此之強,心中也是驚訝無比,暗道:“早知真言如此厲害,我又何必想著逃走呢?”

    他今日修為與對戰炎魔時,已然今非昔比,有了天地之差,這六字真言雖然未變,但威力卻增強了百倍不止。他開始錯估了自身修為,險些被“大山”嚇走。

    那“吽”字落向“大山”時,“大山”竟驚恐地發出一聲嚶嚀,足見真言威力之大。

    肖逸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氣,正要設法救出趙天倫等人,那“大山”突然發生了異變。

    只見那“大山”好似從地上站起一般,突然拔高了百丈,一個巨大的泥團突起,如同人之手臂,向著“吽”字砸了過去。

    由于太過突然,其速度又快,肖逸疏于防范,竟來不及阻擋。

    一拳砸在“吽”字上,那“吽”字金光一暗,劇烈震動數下,總算沒有破裂。

    但肖逸覺得胸口沉悶,十分難耐,暗道:“這魔物比炎魔要厲害百倍,我還是低估了。”

    原來,這“大山”只是被六字真言的天地威壓所懾,到最后被逼急了,才準備與拼死一搏。由此也可見,這“大山”靈智已然甚高。

    肖逸唯恐真言被破,當即將通天劍一拋,化作十丈大劍,朝著其手臂就斬了下去。

    那“大山”一拳未建功,當即又從身上凝出一只手臂,一拳砸來。

    肖逸見狀,忙舍了當前手臂,身形急轉,凌空虛度,直面那新生手臂,心念一動,通天劍乍現,一劍斬了下去。

    那手臂拳風渾厚,猶如實質,足以開山蹈海。通天劍一路破開拳風,奮力斬下。

    當劍光與拳頭相觸時,通天劍一頓,肖逸也渾身一震,立時將全身真氣都送入通天劍內。同時,五行運轉大開,急速從外界汲取靈氣。

    兩者僵持片刻,那拳頭終究不敵通天劍之利,被從中斬為兩截。

    肖逸深吸一口氣,暗道:“好強的力道。”

    “大山”所用力道乃是天地之力,雄渾無比,已非人力所能匹敵。這也是肖逸修為深厚,通天劍又非凡兵可比,才勉強抵了下來。

    然而,不等肖逸喘息,那“大山”劇烈一抖,山體中又迸發出兩只手臂來,一向“吽”字,一向肖逸,齊頭并進砸來。

    此刻,肖逸周身風聲大作,快速恢復真氣,但畢竟靈氣有限,一時無法全然恢復。以其當前狀態,動用浩然正氣也只能抵住一拳而已。

    正常而言,肖逸自然先保自身,只能任由那“吽”字被毀。但他心思一動,暗道:“這魔物急于毀掉‘吽’印,顯然對六字真言頗為恐懼,若是六字真言落下,應該還有莫大的作用。”

    于是,主意打定,一步跨出,不惜動用龍行步法,讓開轟向自身的一拳,將浩然正氣灌入通天劍內,將攻向“吽”印的手臂斬斷。

    “嗷嗚……”那“大山”憤怒之急,發出一聲怒吼。

    旋即,大地好似成了八爪魚,同時生出許多條粗壯的手臂來。眾拳亂舞,直把肖逸和“吽”印都籠罩在內。

    這時,肖逸體內的五行真氣和浩然正氣都損耗不小,自保都覺困難,已然護不住那“吽”印。

    “吽”印一破,六字真言就徹底被破。肖逸凝聚六字真言的速度雖快,但是以當前情形來看,“大山”絕對不會再給肖逸凝聚前五印的機會。

    如此一來,肖逸至多只身逃出洞去,那趙天倫等八人的性命就只能聽天由命了。</P>
斯伯丁篮球76与74区别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
<menuitem id="pn7pf"></menuitem>
<cite id="pn7pf"></cite>
<ins id="pn7pf"></ins>
<noframes id="pn7pf"><del id="pn7pf"></del>
<listing id="pn7pf"></listing>
<listing id="pn7pf"><del id="pn7pf"><th id="pn7pf"></th></del></listing>
<var id="pn7pf"><dl id="pn7pf"><progress id="pn7pf"></progress></dl></var>
<del id="pn7pf"></del>